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宗师的回答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宗师的回答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左流英的一名女侍上前一步,笑容和蔼,表明下面的话是她自己的想法,“魔种生道根,道统十几万年的传承中从未记载过的奇事,难道你不想探究其中的真实原因?野林镇的居民全体消失,魔种或许尚未将他们杀死,难道你不想查找他们的下落?”

    “五行法师不就是斩妖除魔的吗?”要不是宗师和各科首座都在场,小秋会毫不犹豫地宣布自己的选择,他绝不想当左流英的弟子,而且一直以为五行科才是消灭魔种的正途。

    侍女轻轻摇头,“魔种并非世间所常见的妖魔,五行科对其只有一知半解,道统之内真正钻研魔种的只有禁秘科。”

    五行科首座申继先再次起身,笑着说:“曾拂,五行、禁秘两科已经说好,咱们不争弟子,让弟子自己做出选择。”

    叫做曾拂的女侍转向申继先,没有行以道统之礼,而是像普通女子一样曲膝施礼,“请申首座见谅,九大道统乃至整个人间的安全,无不仰仗五行科各位法师的出生入死,小女子不该信口胡说。”

    申继先没有计较,对小秋说:“你能做出选择了吗?”

    再早一会,小秋也会选五行科,可听完曾拂的介绍,他有一点犹豫,“我们野林镇还有七个人,他们不可以进禁秘科探索魔种吗?”

    曾拂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眉眼弯弯,容貌普通,笑起来像是性格温柔的大姐姐,“禁秘科不是随便能进的,三年后如果要不到你的话,我们宁愿再空缺一次。”

    小秋犹豫了,从见到李越池斩杀蛇妖的那一刻起,他就有心成为一名五行法师,可他同样也想找回野林镇,起码弄清魔种入侵家乡的原因。

    “道魔终有一战。”申继先上前一步说,“不管你身在哪一科,时候一到,你都会面对魔种。”

    小秋向宗师宁七卫投去询问的目光。

    宁七卫起身,当两位首座意见不一的时候,他必须出面,“两位首座已经表达了各自的想法,我的意见是这样:慕行秋今天无需做出选择,让他回养神峰,三年之后,待他对道统的了解更多一点,再做决定。”

    小秋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我想等一等,哪怕只是几天也好……”

    五行科首座申继先第一个表示同意,“这倒是一个办法,对慕行秋尤其有好处,他可以同时得到两科的帮助了。”

    曾拂收起笑容,替左流英说话:“禁秘科可不会浪费精力帮助他科的弟子。”她停顿片刻,“除非慕行秋哪一天明确表示要加入禁秘科。”

    宗师宁七卫的意见通过了,首座们一一告退,所有人在离开物祖堂之前都盯着小秋端详一会,左流英尤甚,一度抬起手臂,似乎要再度对他使用控心术,最后时刻又垂下手臂,另一名年轻些的女侍冷冷地说:“没人比我更了解魔种。”

    宁七卫目送首座们离开,对小秋说:“咱们到外面说话。”

    庭院里,小麒麟正在舔左流英的手掌,像面对父母时一样乖巧,看到宗师和小秋走出来,左流英收回手掌,带着两名女侍离开。

    “你想知道什么?”宁七卫问,就在庭院里信步闲逛,没有出去的意思。

    “我刚才是不是应该先选一科?”小秋心里有许多疑惑,先问的却是这一个,他觉得自己可能同时得罪了两名首座。

    “等三年是正确的,道根难得,能够自我度劫的弟子更难得,你任何时候做出决定,首座都会欢迎的。”

    小秋安下心来,寻思一会,决定从头问起,“我在洞穴里真的豁通三田了?可是……这怎么可能?我产生道根还不到半年。”

    “这样的事情的确非常罕见。”宁七卫缓步行走,小麒麟似乎不太敢靠近他,远远跟在后面,做出种种准备扑向小秋的姿势,“你的道根,你的开窍通关都跟别人不一样。”

    “因为魔种。”小秋心中一沉。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宁七卫的语气表明他没将这当成危险,“由魔种产生的道根似乎不太稳定,燃起的道火时强时弱,你在思过的时候,恰好赶上它燃烧最旺,帮助你洞开七窍、豁通三田。”

    “当时的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像是一场梦。”

    “你应该感谢孟元侯,他担心你过早度劫会遇到危险,所以给你的洞穴施放了一道梦境法术,本意是想让你心无所思,可道火的力量太强大,对你进行了一番彻底改造,如果不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你很可能忍受不住。”

    小秋更加感激孟元侯了,“野林镇好几个人因为魔种而得道根,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样?”

    “可能是因为只有你亲手触碰过魔王之花,可也能是因为只有你在修行路上的意志最坚定,这对道火非常重要。”

    “以后呢?我的道根还是这样忽强忽弱?”

    宁七卫停下脚步,“这正是我们想知道的事情,不管你进入哪一科,都会得到全面关注,我与各位首座希望弄清其中的规律,如果能控制道火燃烧的强度……”

    宁七卫住口不说,沉浸在对未来的想象中,那是一幅巨大的画面。

    小秋汗毛直竖,说不清这种特殊的关注是好是坏,“流光宝鉴为什么没有认出我的修行?昨天它说我只是洞开耳窍。”

    “流光宝鉴探测的是人心,绝大多数弟子尽管自称事先一无所知,其实早已确信自己的修行到了哪一步,你正好相反,你声称豁通三田,可你并不真的相信,你觉得那只是一场梦,你只相信思过之前开过耳窍。流光宝鉴没有骗人,是你自欺。”

    小秋脸色微红,过去的一个月里他的信心的确日益降低,“原来这样。祖师塔……无名之科又是怎么回事?”

    宁七卫罕见地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不太喜欢这个话题,走出几步之后才说:“它不叫无名之科,正式的名称是念心科。”

    “梅传安的咒语。”小秋马上想起“错或落弱莫”五字正是念心之术。

    “没错,梅传安的咒语来自念心科,不过只是小技,念心科的法术不止于此,她们之前只收女弟子,修行的方法……与众不同,在九大道统看来,那是绝不应该存在的堕落法门,即使没有滑入魔途,也是弊端远远大于益处。念心科向你展示传承,大概是因为你使用过咒语,而且道根独特。”

    “有点像乱荆山?”

    “不像。”宁七卫没有详细解释念心科的修行手段,但是对小秋的猜测断然给予否认,“乱荆山以灯烛科为主,是正道法门,与念心科没有相似之处。”

    “是,我明白了。”小秋不由得想起了风婆婆,但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向宗师问这件事,“祖师塔向我展示了几乎全部传承,林都教曾经说过他只能看到第十六代祖师。”

    “你看到事迹了吗?”

    “事迹?”

    “祖师塔收录所有注神境界以上的道士,有图形,有姓名和出身,还有每个人的经历,他取得的某级道果、杀过的每一只妖魔、创造的每一门法术,全都记录在案。”

    小秋想了想,他当时为了掩饰真相,没有细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现在回想起来,他的目光只要在塔壁上稍微留驻一会,图形与简介就会变得清晰无比,可当他的目光无意中停在某处小字时,它们似乎并无变得清晰的迹象。

    “我没有看到事迹。”

    “嗯,这叫无为天目,豁通三田者偶尔会出现这种状况,说明你最后一劫虽然已度,但尚不圆满,还需要再度一次。只有看清事迹才能算是确定传承,你仍需努力。”

    “无为天目。”小秋隐隐约约记得孟元侯留在洞穴内的手印上出现过这个词,他还有许多疑惑,但值得向宗师发问的只有一个,“养神峰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为让弟子们脱胎换骨。”宁七卫再次止步,他们绕着庭院走了已经两圈,那只小麒麟仍然跟在后面,好像也在倾听宗师说话,“仅仅依靠个人努力,炼体实在太慢了些,所以前代庞山道士制造了养神峰,进入其中的人身体时刻都在经受锻造,可是在弟子们眼中一切正常,他们在无知无觉地状态中炼体,免去许多痛苦。”

    小秋终于明白为什么要三年不出谷,即使他已豁通三田,身体还是没有达到凝气成丹的标准,就连申庚,如果不是思过五年的话,也得在养神峰至少待三年。

    “若干年之后,豁通三田的弟子将带着全新身体继续修行,走不到这一步的弟子,都教们会施法将他的身体恢复原状,否则的话,他一出谷就会筋骨寸断。”

    “对你来说,重回养神峰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因为你看到了真相,再想无知无觉将会非常困难,你可能会承受别人想象不到的痛苦,你有准备吗?”

    “有。”小秋坚定地说。

    “记住,炼体是修道之基,存想是修道之本,此两者是你摆脱痛苦的最佳法门,不要尝试其它方法,不管它们听上去多么有效。”

    “是。”小秋觉得自己没有更多问题了,只是还需要一点信心,于是小声说:“养神峰只有我一个人在修逆天之术。”

    “孟元侯或许是养神躲峰历年来最好的都教,他能传授逆天之术获得了我和首座们的一致同意,而且你也不是唯一的获传者,你得仔细寻找。”

    宁七卫低头看着这名还很年轻的弟子,突然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似乎后悔自己做出的种种解释,然后他说:“你要记得,是魔种生道根让你比其他人都要特殊,可这股力量不可控,也不可靠,你要更加努力,而不是坐等道火自燃。相对于其他弟子,你可能最适合逆天之术。”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