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处罚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处罚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馆舍的书房里。

    自从芳芳很少教人读书写字之后,这里变得杂乱无章,书籍随处丢弃,一些被撕得残破不堪,到处都有毛笔留下的字迹,有人大概很喜欢孟元侯的教导,所以在一面墙壁上写满了“逆天”两个字,字体粗重,将其他人的“作品”都给遮盖住了。

    小秋不记得馆舍里有谁天天谈论逆天之术,所以他猜这一定是个内向的孩子,趁着无人之际,用满墙的涂鸦宣泄心中的渴望。

    他突然感到百无聊赖,于是开始动手收拾书籍,虽然他知道庞山道士有本事在一瞬间将书房恢复原样,还是想亲历亲为,这总比孤单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要强。

    此前,馆舍里来过许多位高权重的人。

    下午发生的惨剧极大地震动了庞山道统,至少五名首座和二十多名道士同时赶到,将新弟子们带往养神峰,只留下慕行秋一个人,他要在这里等候处罚,甚至没机会与同镇少年告别。

    夜色初降,馆舍里空荡荡的,没人看守,连张灵生都走了,也没有村妇过来送饭,小秋耐心地收拾书籍,将封面轻轻抚平,一本本地摞起来。

    “这些书没有多少价值。”门口有人说话。

    “我知道。”小秋继续从地上拣拾书籍。

    辛幼陶撇下嘴,无问自答:“我的东西比较多,过来收拾一下,这就要回养神峰了,需要我帮你带句话吗?”

    小秋直起身想了一会,他有数不尽的话要对伙伴们说,大良沈休明、沈昊、芳芳等等,他对每一个野林镇的少年都有话要说,却不想借别人的口转达,所以他摇摇头,“用不着,谢谢。”

    辛幼陶又撇下嘴,扭身似乎要走,脚步却没有动,“这回你相信我的话了吧?”

    小秋将手中的两本书放在桌子上,怔怔地看着门口的王子,辛幼陶被吓住了,后退半步,“我不是来嘲笑你的,真的。我说过游戏就是战斗,你当它是游戏,你就还是小孩子,申庚当它是战斗,所以他不是小孩子,就这么简单。”

    “你被谁打败了?”

    “当然是你,今天早晨,不记得了?哦,还有申氏兄弟,他们在饭厅里让我难堪,真遗憾我没亲眼看到你狠揍申庚。”

    辛幼陶一整天都躲在房间里独自品味羞愧,错过了一场“好戏”。

    “不。”小秋摇摇头,“我说的不是今天,是从前,你在王宫里的时候,谁在游戏中把你打败了,让你一直忘不了?”

    辛幼陶的脸腾地红了,连稍加掩饰的时间都没有,随后脸上闪过一丝怒容,最终却没有发作,反而笑了两声,“打败?我是王子,谁能……”

    他今天连遭打击,心情极差,以至于说谎的本事差了得多,笑容不知不觉消失,冷冷地改口,“是我弟弟,准确地说是我的继母,当今的西介国王后。”

    小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继续收拾书籍。

    正是这种平静和无所谓惹恼了辛幼陶,他像是受到极大的羞辱,比申家兄弟将他踢出圈子还要严重,“你根本不懂。”他扯着嗓子喊道:“你不过是小镇上的野孩子,一身臭味,除了打架,什么都不懂!”

    小秋直起身看着他。

    “你什么都不懂!”辛幼陶冲进屋里,越发地怒不可遏,两眼冒火,好像对面站着的少年是他的生死仇人,“那就是一个游戏,我们在花园里玩耍,一会他当马让我骑,一会我当马让他骑,可是……可是我当马的时候父王和王后恰好来了。王后说‘瞧,西介国未来的国王多么平易近人,臣民都会喜欢他的’。父王什么也没说,可是从此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不是他的儿子,不是未来的国王,他把我送出都城,越远越好,玄符军不够远,就干脆送到庞山!”

    小秋的确不太懂,王室的规则在他看来匪夷所思,但他明白这个故事中的含义:王后就是申庚,他们都用大人的残酷原则解释孩子的游戏,因此轻而易举地达成了目的。

    “你准备报仇吗?”小秋问。

    辛幼陶一愣,紧接着他后悔讲这个故事了,他本应该将它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永远不对任何人透露,可他竟然向一个野孩子,一个曾经欺负过他的敌人吐露心声,这是多么幼稚与软弱的行为啊,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失去一切,结果又犯下同样的错误。

    “你要是敢对别人说一句……”辛幼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威胁对方的手段,心中又恼又怒,转身跑掉。

    小秋从辛幼陶的失态当中得到一些安慰,看到别人的悲惨,自己的好像会随之减少一些似的。

    这是残忍的方法,也是残忍的游戏,小秋心想,如果没控制住情绪的是自己,心满意足离开的就会是辛幼陶。

    夜色渐深,书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只有墙壁上的那些涂写是小秋抹不掉的,他不想彻夜枯坐在椅子上,于是开始打拳,一遍之后又来一遍,他感到毛孔舒张,心神慢慢沉浸到锻骨拳中,对于处罚的悬心渐渐远去。

    向小秋宣布处罚结果的人是孟元侯,他立于门口,正是辛幼陶曾经站过的地方,背后是半夜的黑色天幕,他看着满墙的“逆天”字样,狰狞的半边脸孔微微抽动,“慕行秋。”

    小秋收势转身,面对都教。

    “你在馆舍内擅自斗殴伤人,老祖峰要对你进行处罚。”

    “申庚死了吗?”小秋只关心这件事,当他被一名道士拉开的时候,申庚满脸鲜血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孟元侯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过了一会才说:“你没有这个本事。”

    “可是他能打死二良。”

    “申庚已经豁通三田,虽无内丹,却有道门玄力,沈休唯的凡体承受不住这种力量。另一方面,申庚的形体已锻造圆满,你的力量再大也是凡人的力量,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被救活。”

    “你从来都不知道他已豁通三田?”

    这是一句质问,由一名弟子向都教提出来,有点以下犯下的意思,孟元侯再次沉默之后才开口,“不知道,除了他的父母大概没人知道。当然,我可以直接检查他的修为,但这是不礼貌的做法。”

    小秋也沉默了,凭借不多的经验,他能猜出“不礼貌”三个字蕴含着庞山弟子内部多少微妙的矛盾。

    “二良……死得痛苦吗?”

    孟元侯微微垂头,声音也变得庄重起来,“他是上山之后死的,没有痛苦,起码没有申庚挨打时的痛苦。”

    “我真希望能打死申庚。”小秋平静地说,好像那只是一个很小的遗憾。

    “嗯,野心不小。”孟元侯终于找到与小秋说话的节奏,“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打倒申庚吗?”

    “因为梅传安的咒语。”

    “没错,那本是一道很普通很初级的念心咒语,能定住最普通的火球,可是你跟秦凌霜同时念诵出来,咒语重叠之后发生了一点意想不到的变化——它将申庚的力量反弹回去。申庚等于是自己将自己摔倒,给了你打他的机会。”

    “可惜我没能把握住机会。”

    “你该感到庆幸。”孟元侯的语气比任何时候都要温和,“你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那个必要。你有别人缺少的一股劲儿,在庞山道统修行你会前途无量,因为一点私人恩怨就被逐出山门,得不偿失。”

    “我没被驱逐?”小秋记得很清楚,孟元侯曾经警告过全体弟子,谁敢私下里打架,立刻会被撵出镜湖村。

    “宗师和首座们商议了很长时间,最后觉得你虽然犯下错误,但是情有可原,可以留在庞山,但是要在后山思过一个月?”

    “思过?”

    “就是一个人住在山洞里,反思自己的过错。”

    小秋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不会被撵出庞山,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落地,虽然这仍然不能减少悲痛与仇恨。

    “芳芳会有事吗?”

    孟元侯摇摇头,“首座们一致认为,她不过是念了一句咒语,凑巧和你的咒语重叠,不算太大的过错,她还曾经试图将你从申庚身边拉开,所以她只是受到训诫。”

    小秋只剩一桩心事了,他留在最后询问,是怕太早听到难以忍受的结果,“申庚的处罚呢?他打死了一名庞山弟子。”

    “他也要在后山思过,五年。”

    “就这样?仅仅是思过?”小秋难忍悲愤。

    “对修道者来说,这是非常严厉的处罚。”

    “我没看出来。”

    “修道之途充满艰难险阻,单凭自己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先行者加以指引,这就是养神峰都教们的职责。申庚思过五年,意味着他将大大推迟凝气成丹的时间,除非有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他的父母肯定愿意。”

    孟元侯冷笑一声,“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修道也有竞争,走得越远竞争越激烈,没人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帮助他人,父子、母子也不行。所以九大道统才会设置都教这样的职位,每一名达到餐霞境界的道士,必须担任二十到五十年的都教,培养新入门的弟子。我们不是自愿的。”

    小秋无话可说了,五年之后,他或许能够远远超越申庚,这在申庚看来将是最大的报复,“我会错过入门仪式。”

    “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那……一个月以后再见吧。”

    孟元侯残破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一个月以后你会去养神峰,但我不会留在那里了。在我的看护下损失了一名弟子,没人比我的责任更大,所以我也要思过。”

    “多久?”小秋惊讶地问。

    “一百年。”孟元侯随意地回道,“咱们正好顺路,我带你去后山。愿意听我一句话吗?”

    小秋茫然地点点头,他还在寻思一百年将是多么漫长的一段岁月。

    “在养神峰上你还会遇到无数的挑战,那里有更多的道门子弟,他们更同情申庚而不是你。我希望你忍无可忍的时候能想起我今天的话——”

    孟元侯抬头扫了一眼满墙的“逆天”字眼,小秋以为都教又要说出类似少打架、专心修炼的劝导,结果他说出这样一句:

    “一定要打得对手从今以后不能还手、不敢还手。”

    (本卷结束)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