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光膀子的少年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光膀子的少年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辛幼陶走进馆舍大门,得意地四处张望,守在庭院里的张灵生立刻跑过去,担心地问:“怎么样?没事吧?我只对他们说慕行秋施法,可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所以把你……”

    “没关系。”辛幼陶一脸轻松,“戒律科的一位执法师召见我,很巧,他曾经去过皇京,跟我的一个叔祖有过私交,我们聊了一会,他就让人把我送下来了。”

    张灵生松了口气,“皇京是天下繁华至极的所在,可惜我没去过,辛道友的叔祖是符箓师吧?”

    “嗯。”辛幼陶敷衍地应了一声,走向自己的亲信们,“大家辛苦了,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帮助,待会每人领一份礼物。”

    辛幼陶脸上青肿未消,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胜利者姿态,满院的孩子刚才都看到了他挨揍的场景,这时却多多少少有些迷糊,觉得王子好像也还了手,反抗得还很激烈。

    沈昊大步走过来,脸上伤痕不多,大部分是别的孩子造成的,“小秋哥呢,怎么没一块回来?”

    经此一战,辛幼陶心里对沈昊的恐惧又增了几分,脸上故作不屑,两脚还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七八个孩子挡在他身前,张灵生也喝道:“沈昊,你又想干嘛?”

    沈昊瞥了张灵生一眼,“你不是刚说过同门弟子理应友爱相亲吗?所以我来向辛道友打招呼,顺便提个问题。”

    “沈昊,我要让你舅舅收拾你。”

    “哈。”沈昊扯下已经受损的上衣,那是舅舅从西介城送来的,光着膀子说:“见到我舅舅,请你告诉他一声,今后别来看我了,我姓沈,他姓萧,大家本来就不是同姓之人,还是少来往为好。”

    “说得好。”二良沈休唯在后面叫道,他被打得比较惨,心情却极为痛快。

    知道沈昊不会当众打人,辛幼陶的胆气恢复,从两名亲信中间挤过来,“慕行秋被宗师叫去了,谁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四周的孩子们发出惊叹声,庞山宗师对他们来说比那座孤耸的老祖峰还要高大还要神秘,小秋此行看样子真的是凶多吉少。

    “小秋哥又不是第一次见宗师。”沈昊大声说,压过其他人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向野林镇的伙伴们投去安慰的目光,“我们就是宗师带过来的,小秋哥第一天就去过老祖峰,什么事也没有。”

    辛幼陶没少传播野林镇少年曾被魔种侵袭的事情,在他的描述中,小秋等人愚笨不听劝,而他则一眼就看穿了魔种的阴谋,最终救了这群少年一命,可他抹不去一个事实:庞山宗师认为这九名少体内没有魔种,亲自决定招收他们进入山门。

    宗师的决定总不会是错的,这是孩子们最普遍的观点之一,他们对野林镇的少年们不知不觉产生了一丝敬畏。

    “这回可不一样。”辛幼陶用更大的声音说,他感受到了周围人眼神的变化,决心将大家的看法再转过来,“慕行秋身怀魔种,从前没有直接证据,宗师才网开一面,可他刚才施展法术,明明就是魔种在作祟。”

    “你也施法了,弄出一个火球,大家都看在眼里。”沈昊怒气冲冲,张灵生急忙走过来,防止这个孩子突然出手,他可不能让王子在自己面前挨欺负。

    “我又没碰过魔种,我能发出火球是因为我比你们都强。”

    两人隔着张灵生怒目互视,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张灵生正想开口结束这场对峙,附近的二良沈休唯突然兴奋地大叫:“小秋哥回来了!”

    小秋刚走进庭院,数十道目光同时扫来,许多人还指着他发出惊呼,像见了鬼一样,倒把他吓了一跳,“张道士,孟都教让你马上去见他。”

    “啊?什么事?”

    “不知道。”

    张灵生慌张地向外面跑去,在门口转身说:“谁也不许打架,否则……”他不知道该发出怎样的威胁,慕行秋似乎没有受到严厉的处罚,这让他乱了阵脚。

    张灵生走了,野林镇的少年们全都拥到小秋身边,你一言我一语询问详情,小秋咧嘴笑了,挠挠额头,“上山睡了一小觉,然后就让我回来了。”

    “宗师什么也没说?”二良疑惑地问。

    “就是让我好好修炼,别再惹事。”

    其他少年也慢慢围过来,都对小秋的毫发无伤感到不可思议,辛幼陶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听人说过,庞山宗师和禁秘科首座都是极为严厉的人,怎么会对一个小镇的孩子网开一面?

    “宗师没在你身上查出魔种?”辛幼陶忍不住发问,“你连内丹都没有,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嘛。”

    小秋看了他一眼,耸耸肩,“宗师倒是说了,道门法术无边,绝大多数依赖于内丹,可是总有个别法术例外,只要有道根就能施展出来。这些法术通常没什么威力,跟道统正法不可同日而语,对付普通人倒还可以,他让我尽量少用,除非碰到危险不得不用。”

    辛幼陶惊恐地躲在亲信身后,觉得慕行秋的最后一句话像是在对自己发出威胁。

    小秋推开人群,走到大良沈休明面前。

    沈休明慌张地抬起头,张嘴想要说什么,吸进一口气又咽了回去,突然指着二良沈休唯,“我不能让他们打我弟弟,小秋哥,我……我也是野林镇的人。”

    “咱们都是野林镇的人。”小秋咧嘴笑了,他怀念与大良亲如手足的感觉。

    大良沈休明刚参战的时候只是想把弟弟拉出来,待看到对方出手无情,他也怒了,打过不少人,挨过不少打,彻底得罪了辛幼陶,这时扯下王子赠送的衣裳,往地上狠狠一掷,像沈昊一样光着膀子,“小秋哥,咱们野林镇不要别人的施舍!”

    其他野林镇少年回到小秋这一边,有人是因为帮助沈昊,有人开始只是旁观,最后还是因为野林镇的身份不可避免地卷入战团,与辛幼陶站到了对立面,这时全都脱下上衣扔在地上,还上去踩了两脚,跟伙伴们站在一起。

    二良沈休唯穿的是馆舍发放的普通衣裳,一时兴奋也脱下来,想了想,没有扔在地上,就攥在手里,站在哥哥旁边。

    馆舍里年纪最大的孩子也不超过十四岁,眼见一群光膀子少年并肩站立,阳光破云照来,将一副副瘦小的身板映衬得如同虎豹,其他孩子对这样的场景深感震撼并印象深刻,甚至超过了对王子的印象。

    除了成堆的礼物和一招火球,遥远的西介国王室在庞山道统并未显示出更大影响,与野林镇少年们近在眼前的团结相比,强弱易位。

    辛幼陶用礼物收买到不少跟班,这时都有些含糊了,他们领教过这帮少年的打架实力,觉得就为了几样小礼物为王子打得鼻青脸肿,实在不值得,于是慢慢散开,没有一个人肯吱声。

    辛幼陶对这种事向来敏感,发现自己建立的体系正在迅速崩溃,他退却得比谁都快,不屑地哼了一声,拉住最近的两个孩子,“走,去我屋里,我让你们看点好玩意儿。”

    野林镇的少年都来到小秋的房间里,只有芳芳没参与这次“光膀子聚会”。

    少年们兴奋地聊天,展示身上的伤痕,有意无意地掩饰他们过去一个月的分裂。

    “小秋哥,宗师都说没事了,那你把咒语教给我们吧,晕三儿会火球又怎样?下回让他变晕四儿。”二良沈休唯比任何人都要兴奋,蹿来跳去,像只刚被放出牢笼的小猴子。

    让他失望的是,小秋居然对他的要求摇头,“不行。”

    小秋不像其他人那么激动,在山上睡的那一觉好像还没有完全醒来,他感到脑子还有点昏沉,整个人也提不起劲儿,“宗师对我说,修道最忌讳避难就易,咒语虽然有效,却会令人产生依赖,因而荒废正途,而且它还有其它隐患。我向他承诺尽量不再使用那条咒语,也不会将它教给别人。”

    不仅二良,其他人也都失望了,沈昊晃晃拳头,“光用它我也能打得辛幼陶满地找牙,就是怕他偷偷摸摸对我扔火球。”

    “不会。”小秋再次摇头,有些事情他没有在院子里说,“辛幼陶不敢再用法术,戒律科的人说了,再发现他滥用就将他送回西介城。”

    老祖峰台院的小道士很愿意跟小秋闲聊,将戒律科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原来如此,怪不得辛幼陶刚才不那么嚣张了。”沈昊双拳抵在一起,更有信心了。

    “不要再打架。”小秋现在是野林镇唯一保持镇静的少年,“张道士被养神峰叫去训斥了,从明天开始孟都教会入住馆舍,他真会撵走惹事者的。”

    沈昊仍然愤愤不平,犹豫片刻才说:“只要孟都教公正,只要辛幼陶那伙人不来挑衅,我就先把这顿拳头寄存起来。”

    少年们又聊了一会,沈昊突然一拍脑门,“小秋哥,光顾着咱们说话了,你应该去看看芳芳,她为你奋不顾身,我从来没见过女孩子打驾也这么厉害。”

    “可不是。”二良哈哈大笑,“被芳芳打的那个小子,后来都抱头求饶了。”

    后院的房间里,芳芳正在看书,因为前段时间被孤立,她没有室友,倒也落得清净。

    现在的她又是秦先生严加管束的女儿了,双唇紧闭,看到有趣的内容会心一笑时,也要抬手遮在嘴前,绝不让有缺憾的牙齿外露。

    小秋被伙伴们推进房间,芳芳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看书。

    小秋也随手拿起一本书,坐在芳芳对面,认真阅读,等到屋外再也没有切切的偷笑声,他放下书,“芳芳,是你念出咒语让火球停止的吧?”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