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虚空中的珍宝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虚空中的珍宝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梅传安的入魔在许多人看来是有迹可循的,当初他不顾母亲的哀求和同年师兄弟的劝告,毅然决然地接受了首座左流英的招请,成为禁秘科弟子,他说:“最强者注定要站在巅峰之上,只求再往上迈出一步,纵然因此入魔坠灭,我也绝不后悔。”

    数年之后,认识梅传安的人都说,他那狂傲的宣言就已经有了魔意。

    禁秘这一科最易入魔,之所以仍能吸引出类拔萃的弟子加入,因为禁秘科的确走在九大道统的最前面,只有他们被允许接触那些模棱两可、带有妖魔特征的法术,可以翻阅最古老、最高深、最玄奥的书籍。

    作为禁秘科弟子,最大的荣耀就是能创造一门极具威力的新法术,许多人皓首穷经却一无所得,另一些人则中途迷失坠入魔途,只有极个别人能够做出成绩,从此在道统传承上名垂千古。

    十年前梅传安就声称自己悟出一道全新的法术,狂妄地要求九大道统的宗师齐聚一堂,他要当众演示,禁秘科首座左流英对这名得意弟子观察已久,毫不犹豫地动用法器对他进行细致的检查——对于法力高强者来说,魔念可能隐藏得极深。

    检查结果证实,梅传安入魔了。

    宗师宁七卫和其他首座又做了一次检查,结论与左流英一样,还好发现及时,梅传安的魔念才刚刚产生,尚未吸引到魔种,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一位大有能力的庞山弟子,哪怕被最微弱的魔种侵袭,也会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

    修道者的魔念就像是吸引猫儿的鱼腥,哪怕只有一丁点味道,也逃不过魔种的侵袭,这种侵袭甚至能够跨越时空的隔绝,最强大的法术也难以完全禁止。

    梅传安就这样在顷刻间失去了一切。

    神智尽失的梅传安还是很狂,每当稍微清醒的时候都会喋喋不休地的自称悟出了新法术,如果有听众,他会更加兴奋,当然大多数时候,他的听众只有母亲一个人,村民们在领教过疯弟子的破坏力之后,很快就对他避而远之。

    梅婆婆因此感到非常过意不去,对小秋和芳芳小声说:“他总这样,你们不用放在心上,他从‘虚空中采摘的珍宝’,谁也没见过,只是说说而已。”

    “可是他说今晚就要……就要‘自由’。”小秋有不祥之感。

    “也该差不多了。”梅婆婆擦去眼泪,“他这几天一直在说类似的话。唉,十年,是时候了。谢谢你们,你们可以走了,让我一个人听他胡说吧。”

    “我不急,我们也没有别的事情。”小秋说,他正在细心观察,想找到左流英控制梅传安的证据,目前尚一无所得。

    梅婆婆感激地点点头,“我去拿点水果。”

    梅传安早已与真实的世界脱离,他甚至感觉不到系在腰上的粗草绳,身躯笔直,在母亲与客人说话的时候,一直仰头望夜空,似乎在等天意的指示,或是倾听虚空中的命令。

    过了一会,他重新开口,语速一开始很慢,字斟句酌,然后逐渐加快,越来越快,好像时间不够用似的。

    “大道之初,始生三祖,三祖传火,分为九祖,是为九大道统之立。彼时道火初燃,法术不过三百,祖师立誓,不满十万此身不动,于是道门兴盛,弟子众多,可与魔族一战。魔族暴虐,戕害生灵,生吞人骨,活饮人血,夺人之产,灭人之族。我祖师亲率三千弟子下山,凡五战,终灭魔族,毁其形体,斩其退路,逐入虚空,禁封其门。经此五战,道火大衰,祖师弃世,十万法术百不遗一……”

    梅婆婆搬来小凳小桌和数盘杏梨,用极低的声音说:“如果你们能提些问题,他会更高兴。”

    “问题……”小秋挠了挠头,“梅道士,道火……为什么要叫道火?”

    梅传安指着小秋连连点头,“道之火,其妙不可言,其用不可知,非有道根者不传,非有际遇者不燃。此火非凡间自然之火,亦非道门五行之火,此乃奥义之火、智慧之火,减之又减不为少,增之又增不为多,天地因之小,尘芥因之大……”

    小秋望向芳芳,希望她能想出其它问题来。

    “禁秘科是专门寻找那些失传法术的吗?”芳芳开口。

    “重建古老法术只是一方面。”梅传安换了一种语气,没那么快,用语也没那么深奥,“最重要的是新建更强大的法术,早在第十一代祖师在世的时候,九大道统已经拥有二十万法术,此后日益月累,迄今已达百万之多。”

    “百万法术。”小秋发出惊叹,“那得多长时间才能全学会啊?”

    “法术虽多,可用者却不多,常用者不过数千,至极者寥寥百余,余皆不足为道。”

    “那你悟出的法术肯定是最强的了?”小秋刚问完就后悔了,这是在触人家的痛处,梅婆婆之前说过,梅传安从“虚空中采摘的珍宝”只是说说而已。

    梅传安微微眯起眼睛,“它不是最强,它是与众不同,它……”

    梅传安的呼吸突然沉重起来,右手捂着心口,面露痛苦之色,梅婆婆忙上去搀扶,他摆摆手,示意母亲不必过来。

    “它是一条信息。”梅传安的声音恢复正常,却没有了那股激昂慷慨,反而显出几分沮丧与茫然,“我还没有参透,远远没有参透。”

    “左流英是不是在帮你?。”小秋决定直接询问了,他来这里可不是听什么新法术的。

    梅传安似乎没听到这个问题,对左流英三个字毫无反应,深深吸入一口夜晚的空气,走到石墩前面,就在地上结跏趺坐,静静地整理衣裳,用下摆遮住双腿,然后他抬起头,“听我说——错或落弱莫。”

    “什么?”小秋没听清,这一连串相似的发音听上去实在不顺耳,梅传安偏偏念得极快,瞬间就结束了,好像就只有一个字。

    梅婆婆惊愕万分,“他、他从来没说过这几个字,他总对人说悟出了新法术,可是……”老人家激动起来,“他没骗人,对不对?我儿没有骗人,庞山宗师错了,禁秘科首座也错了,村里的人都错了!”

    “呃……”小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梅传安左手扶膝,右手捏剑诀指天,平淡地说:“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小秋和芳芳同时回道,内心里不由自主生发出一种庄严感。

    梅传安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此后一动不动。

    梅婆婆的激动慢慢消散,走到儿子身边,轻轻摘下他头顶的长簪,双手捧着送到小秋和芳芳面前,“请你们两位收下这份礼物吧。”

    “这怎么可以?我们啥也没做。”小秋推辞道。

    “你们能让我儿开心,这就是最大的恩情。我一个孤老婆子无以为报,这枚簪子是传安的道果信物,十年前,他二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星落境界,九大道统三百年来属他最快。”

    说到最后,梅婆婆的声音里也透出一股傲气,然后她叹息一声,“现在留着也没用了,就送给你们当件玩物吧,老婆子祝愿二位修道之途一帆风顺,早证道果,寿延万年。”

    小秋和芳芳互相望了一眼,最后是小秋接过簪子。

    “我送两位回馆舍。”

    “不用,我们认得路。”小秋说,梅婆婆还是将两人送出院门十几步远才转身回家。

    夜色正深,镜湖村村民早已休息,四下里无灯无火,只有星月照在头顶,芳芳紧走三步,两人并肩。

    “他死了,是吗?”

    “嗯,我想是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小秋不想沉浸在悲伤之中,又问:“梅传安说的真是一条咒语吗?”

    “我也不知道,梅婆婆好像很相信。”芳芳顿了一下,小声念出那几个字,“错或落弱莫。”

    “你竟然能记住?错落……错或落弱莫,好像没什么用,梅婆婆怕是要空欢喜一场了。”

    “一般咒语要以法力为根基,咱们还没开始修炼呢,当然念出来也没用。”

    想起梅婆婆说起儿子修为时的一脸骄傲,小秋问道:“芳芳,你天天看书,‘星落境界’是什么东西?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九章传承经》里有介绍,修道先要开七窍,接着是通三关,奠定基础之后才能吸气以凝聚内丹,吸气之法进展缓慢,更高一等的道士能够餐霞,然后是吞烟,再往上就是星落境界了,到达这一境界的道士能够吸取星之精华,内丹就已经非常强大了,更往上则是注神、服月芒、服日芒,共是九等,每一境界又称道果,书上是这么说的。”

    “才九等,听上去不算太难。”

    “难着呢,书上说光是吸气境界就能挡住差不多一半修道之士,许多人虽然身怀道根,终其一生也无法凝成内丹,而且越往上越难,常常万中无一。”

    “我瞧张道士肯定没达到吸气境界。”小秋掏出那枚簪子。

    簪子长六七寸,质地坚硬,非木非铁,上面隐约刻着什么,举在空中,有光一闪而过,显出簪子上的三颗星星图案,“这东西有点特别,芳芳,你收着吧。”

    “不,这是梅婆婆给你的。”

    小秋将簪子塞到芳芳手中。

    两人一路闲聊,都觉得梅传安不完全像是疯子,不知不觉间已走回馆舍。

    “错或落弱莫。”芳芳在前院对着空中说,怕忘了这几个字。

    “错或落弱莫。”小秋跟着重复一遍,将这当成告别语。

    “你们两个去梅家了?”背后一个声音问,张灵生从房间里走出来,面带恼怒。

    小秋和芳芳急忙转身,就在这一刹那,两人曾经对着念出咒语的方向,距离地面四五尺高的一小块空气发生轻微的颤动,好像只是星星眨了一下眼睛,又像是凭空搅动的一阵微风。

    无论是念出咒语的人,还是隐约听到咒语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它真的产生了效果。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