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永远的庞山弟子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永远的庞山弟子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作为一名修道者,应以饱满的精神迎接每一天的开始,张灵生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道士,对这条规矩向来遵行不误,他在天色微亮的时候起床,深呼吸十八次,叩齿九次,然后走出房间,趁着空气清爽,打了一通锻骨拳,立刻觉得身体好像轻了几分。

    张灵生从房间里搬出一桌一凳,桌面上摆好笔墨纸砚,还有一本已经半旧的簿册,他一页页翻开,直到空白页才停下,拿起笔,工工整整地写下“道统卅七祖六百廿八年”几个字,放下笔,咳了一声,冲院子另一边的房间喊道:“都过来。”

    窗缝里几双眼睛盯着他观察多时,听到喊声,野林镇的少年们立刻跑出房间聚拢过来,这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尚未从悲伤与震惊中完成恢复过来,迫切地希望得新归宿的认可。

    “排好队。”张灵生说,声音不甚严厉。

    少年们表现得非常乖巧,显然急于给大人一个好印象,张灵生对此感到满意。

    “咳。”张灵生右手拈笔,正襟危坐,“首先呢,祝贺你们,来镜湖村已经十天了,山上的宗师和首座们终于——”张灵生拖长声音,“同意收你们为庞山弟子。”

    神情落寞的少年们脸上露出一丝欣慰。

    “本来呢,每年十一月才是山门开放之时,你们来得太早了,这才七月初四,还差四个月,你们还得住在这镜湖村里,由我——”张灵生又一次拉长时间,同时稍稍昂起头,胸膛高高鼓起,“教你们一些初浅的道术和山门规矩。”

    少年们也都挺起胸膛。

    “第一步,我要将你们的姓名、籍贯和生辰登记在册。”张灵生指着桌面上的簿子,“写在这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将在庞山永久保存,直至天荒地老,它都能证明你们是庞山弟子。”

    张灵生提笔沾墨,冲排在第一位的少年说:“从你开始,姓名。”

    “小秋。”

    张灵生眉头微皱,“姓什么。”

    “慕。”小秋想了一会才说,倒不是忘了自己的姓氏,而是总也不提起有点不顺嘴。

    “入木三分的木?肃穆的穆?还是别的哪个木?”

    “就是慕……”小秋费力地在空中划来划去,他总共只在学堂里待过不到一个月,当时就没认得几个字,现在早忘得差不多了。

    张灵生提笔太久,一滴墨落在簿子上,完美的空白页一下子被破坏了,张灵生急忙拿抹布沾了一下,可墨痕还是留下了。

    小秋和众少年眼巴巴地看着他,张灵生一下子脸红了,他知道这些小家伙期待的是什么,可他不能做到,“只要进入镜湖村就算庞山界内,不准施展任何法术。”

    队伍最后面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替小秋回道:“羡慕的慕。”

    二良生怕别人不知道,在队伍中间大声说:“芳芳是小秋的媳妇儿。”

    少年们发出笑声,张灵生却不太高兴,以为孩子们在开玩笑,“安静。”他严厉地说,“慕小秋?”

    “嗯。”

    “籍贯。”

    “籍贯?”

    “你在哪出生的。”

    “树林里。”

    张灵生摇摇头,直接写下“西介国小耳堡野林镇”,然后问:“生辰,就是你哪年哪天出生的。”

    “这个我知道,圣符恭皇帝一百零二年四月初七。”

    “那你今年十二岁了。”张灵生嘴里说着,在簿子上写的却是“道统卅七祖六百一十六年四月初七”。

    “下一个。”

    二栓立刻挤上来,“我姓沈,叫二栓,出生在我家东厢的大屋子里,那是……”

    “等等,你叫沈二栓?”

    “对啊。”

    “这算什么名字?”张灵生有种不好的预感,没往簿子上写字,又问后面的少年,“你叫什么?”

    “我跟小秋姓一个慕,叫愣子。”

    “我叫沈大良。”

    “沈二良。”

    少年们一个接一个地报出名字,张灵生的眉头越皱越紧,听到“赵小狗”时再也忍不住了,将笔往桌上一横,结果在没写几个字的簿子上又留下一团墨迹。

    “你们的父母就给你们起这种名字?”张灵生很是愤慨,“咱们庞山可是九大道统之一,收的弟子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今后行走天下,难道你们就自称‘庞山赵小狗’、‘庞山慕愣子’?”

    少年们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姓名有何不妥之处,这时听张灵生一说,确乎有点不合适,张灵生叹了口气,“你们总有大名、学名什么的吧?”

    “我有大名,我叫……沈、沈昊,日天昊。”二栓抢着说。

    张灵生重新拿起笔,边写边说:“这才有点庞山弟子的意思。”

    “我也有大名,还是秦先生给起的呢,叫慕飞黄。”愣子第二个报出名字。

    野林镇一多半孩子的大名都是秦先生给起的,少年们在张灵生的压力之下纷纷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字,大良叫沈休明,二良叫沈休唯,小顺叫沈通幽,小狗叫赵大易,柱子叫管金吾。

    张灵生频频点头,下笔飞快,最后问芳芳,“你呢,叫什么?”

    芳芳脸稍有些红,前面每个人都提起秦先生,这让她心情越来越低落,二栓见她不愿说话,开口道:“我知道,我在婚书上看到过,芳芳叫秦凌霜。”

    “芳芳?秦凌霜?古语云‘芳不见霜’,你这个名字有点意思,也是那位秦先生起的?”

    “秦先生是我父亲。”芳芳小声说,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但是没有流泪。

    张灵生庄重地点下头,他知道野林镇的遭遇,一下子原谅了这群少年的无知,记录完毕,他又看了看了第一条,问道:“你就叫慕小秋,秦先生没给你起过学名吗?”

    小秋已经寻思半天了,“有……想不起来了。”

    二栓没忘记解释一下,“因为小秋和芳芳玩成亲的游戏,秦先生不准他再进学堂半步。”

    “胡闹。”张灵生摇摇头,准备收笔,“那就叫慕小秋吧。”

    “他有学名。”芳芳急忙说,双颊更加鲜红,“叫慕行秋,行云流水的行。”

    少年们一块发出傻笑,小秋的脸也红了,他还以为芳芳将从前的事情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呢。

    张灵生没办法,轻轻涂去“小”字,改为“行”字,然后长出一口气,说:“你们九个人情况比较特殊。”

    “还有一个人。”小秋说。

    “在哪?”张灵生莫名其妙。

    “他跟我们一块出来的,可是被蛇妖杀死了,能不能……能不能把他的名字也记在上面?”

    少年们想起了秃子,全都期待地看着张灵生。

    “死人怎么能当庞山弟子?庞山可没有过这种先例。”张灵生摇头拒绝,可是眼看少年们的失望溢于言表,他又心软了,“这个这个……好吧,但是只写名字,不记籍贯和生辰。”

    少年们头碰头聚成一圈,小声商量了一会,最后还是由小秋说话,“秃子叫慕松玄,松树的松,玄符军的玄。”

    张灵生没有按顺序接着写,就在那两团墨迹旁边的空白处写下“慕松玄”三个字。

    登记在册的工作终于完成,张灵生觉得有必要对新弟子们提醒几句,“从此以后你们就是庞山弟子了,不管在修道途中能走到哪一步,‘庞山道统’四个字总会跟着你们,所以——”他做出更加严厉的神情,“你们今后不准互称小名,只能叫大名,什么二栓、小狗、愣子的,都不行,得把它们全忘掉。”

    少年们点头,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秦先生的学堂里。

    “小秋也不能叫吗?”二栓沈昊心有疑惑就得问出来,“刚才你说过他可以叫慕小秋。”

    张灵生的头开始疼了,看来自己今天注定要与神清气爽无缘,“呃,可以吧,但你们尽量要叫他慕行秋。”

    少年们笑了,每个人心里叫的都是“小秋哥”,而不是“慕行秋”。

    “你们比较特殊。”张灵生要从一堆名字里挣脱出来,急忙接着说下去,“产生道根的时间很短,对修道近乎一无所知,所以住在山下的这四个月里,我允许你们随意发问——只能问跟修道有关的事情。”

    二栓沈昊立刻提出一个所有少年都关心的问题,“魔种是怎么将镇上的人都弄走的?弄到哪去了?镇上的人是死是活?今后还能找到吗?”

    张灵生后悔了,“我没去过野林镇……再说这事跟修道无关,我回答不了。”

    小秋也有一个问题,憋在心里已经好几天了,“禁秘科首座为什么不喜欢我们,我们都不认识他,也没得罪过他。”

    张灵生越发尴尬,“这个跟修道也没有关系……”

    “可是首座不是地位很高的人吗?他不喜欢我们,我们就没办法专心修道,很有关系啊。”

    张灵生觉得这个慕行秋今后会是个难缠的小家伙,想了想,说:“反正这是在山下,说点内幕也无妨。你们知道,修道之士最大的敌人就是魔,有外来之魔,就是你们曾经碰到过的魔种了,也有内在之魔,就算你们成为庞山弟子,修炼时也得处处提防时时戒备,稍一大意就可能进入魔途。”

    张灵生一手按在桌面上,一手指着高耸的老祖峰,“庞山道统共分为十科,其中禁秘科弟子是最容易入魔的一群人,差不多是一半的比例,没入魔的弟子也会变得奇奇怪怪。禁秘科首座有一个绰号,叫‘左半疯’,他对入魔这种事盯得比谁都紧。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你们毕竟接触过魔种,有点压力是好的。”

    成为庞山弟子的喜悦减弱不少,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半疯的首座盯着,少年们都感到后背阵阵发寒。

    千丈高峰之上,的确有两双眼睛在盯着野林镇的少年们。

    宗师宁七卫按倒桌上的铜镜,对禁秘科首座左流英说:“大家都同意给他们一个机会,魔种生道根这种事情值得探究。他们会受到严格监视,只要有一点入魔的迹象,他们就交由你处置。”

    左流英点下头,他没能得到其他首座的支持,只得向宗师妥协,但他会用自己的方式盯住这群少年,时刻不停,直到证明他最初的判断是正确的。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