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正文 第825章 一群大叔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正文 第825章 一群大叔

    萧的里底处于满怒气值状态,已经持续了至少十几天了。

    现在有不少人拍他马屁,说萧相威武八七,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云云。说他乃是大辽神相,竟然未卜先知预感到了有贼军袭击宋国使节团,然而这个阴谋却被萧的里底提前识破,派了珊军一个精锐厢出击,这才挽回了局面,保住了两国面子。

    他们都没说错,高方平送信给老萧,请求加派军队保护的事是机密,别人都不知道。于是萧的里底的决策被大家称为神来之笔。他总体是有面子的。

    在萧的里底层面上,又不要他去雪地行军,为了给小高面子,加上安全第一就派了军队,却成为了执政的辉煌简历。这个过程乃是稀里糊涂的。

    “然并卵!”

    萧的里底又在宰相府掀桌子怒斥了:“这个有些人呢,他们乃是不闹不舒服!总想着搞个大新闻,一点也不知道执政之艰辛。总有那么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他就想把事情搞大。如今高方平失踪了,和平百年的辽宋边境上、双方紧急陈兵四十万以上!你们告诉本相,这个局面发展下去能是什么。”

    一个将领稀里糊涂的出列抱拳道:“大道理末将不懂,但相爷运筹帷幄,用兵堪比诸葛,自是不害怕蛮不讲理的汉人蛮子的,宋国要战便战。”

    “放你娘的屁!”萧的里底大骂道,“还要战便战呢,你知道打仗要死多少人?你知道打仗需要征集多少人、多少钱粮?战事一起,皇帝不能享福,不能狩猎,不能享用美酒陪美女了,本相的日子不好过,你觉得你会好过吗?你以为,萧太后当年定下之澶渊政策是过家家?”

    把全部人骂的低着头之后,萧的里底又道:“皇帝巡猎期间,国中无主,却于我萧的里底治下,发生如此耸人听闻之事,到时候让本相如何交代?虽然最终要战辽国也不怕,但是诸位,这不是战不战的问题,而是外交规矩和国格问题。若我大辽国连使节的安全都维护不了,你们来告诉我,辽国强在什么地方?霸主做到这个份上,坐拥两百万雄兵的大辽,真的算是上国之荣耀吗?”

    麾下一群狠人觉得老萧怕是弄错了吧,所谓的霸权不是老子们想砍谁就砍谁吗?何必在乎别人的感情?怎么在他萧相来解读,霸权是要保护大家呢?

    “还愣着干嘛!”

    萧的里底已经对这些智障很绝望,敲着桌子道:“全部给我带军出去找,一天不把高方平给找回来,你们也都别回来。”

    “可是萧相,高方平的去向就连他们自己宋国团队都不知道。辽国疆域之广阔,咱们去哪个方向找?”一个将领道。

    “你若不知道寻找方向,张着嘴巴就想问人,那本相干脆换个知道方向的人来算了。”

    萧的里底的意思是,你们必须知道方向,否则老子用你们干什么……

    出门在外最怕的不是野狼,而是病魔。

    高方平病了。

    病症未知,反正已经不能走路了,整日只能扑在菊京的背脊上,感受着她的体温。

    高方平不知道自己是被冷病的还是气病的,因为高方平已经极端不信任耶律大石和萧干的“定位系统”了。

    在后世,高方平认为北方人和鸽子一样,乃是自带定位系统的存在。作为一个南方人,高方平去北方的时候经常找人问路,张口就说“东走三十步,往北拐就到了”,仿佛是天生自带gps。但高方平经常听的一头雾水,因为南方人大多只知道“前后左右”,真不晓得啥子“东南西北”。

    然而,也不知道大石他们的gps是不是被冻僵了?现在他们也不知道方向,只能带着乱走了。

    某个时候,闻到了空气中的特殊味道,萧干色变道:“老子们方向偏的离谱了,闻这味道我便知道,再走就能看见海。”

    高方平险些被他们气死。

    此行目的只是避开危险,走小路去上京。结果这两棒槌带着乱走,既然他说快看见海了,当然是指的渤海。

    仔细回忆了一下逃亡以来的路线和方向,高方平惊悚了,这是反方向行进,这应该是快到沈阳了吧?

    这个时代沈阳叫辽阳府,乃是辽国的东京。

    根据高方平的体态反应,菊京很了解他,知他已经有了方向,要下地来“指点江山”一番,给大家指明方向路线。

    结果却是放小高下来后,他腿一软就摔倒在了雪地中。一病不起,连意识也没了。

    “相公你怎么了。”

    这是菊京第一次哭,把高方平抱在了怀里摇晃着,却是有气息没反应了。

    萧干和耶律大石非常关心高方平的安危,他要是死了,回去那真得被萧的里底剥皮扯骨的。

    现在已经确定闻到了海的气味,萧干当然知道要怎么走了。

    但是不等他说话,菊京说:“我已经不信任你们两人的方向感了,现在起,怎么走我说了算。”

    对于耶律大石和萧干而言,此生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被一个娘们指挥。然而没办法,他们两个已经被菊京打了不止一顿,现在只能被菊京接管了指挥权,又带着队伍乱走了

    又被始终如影随形的野狼群追踪着、兜几个圈子后,萧干的定位系统好不容易收到的信号又消失了,不但闻不到海的气味了,也不知道方向了。

    随着越来越冷的气温,高方平的气息越来越弱,大家觉得很不好,看似真的要出事。

    塞外的寒风真不是开玩笑的,后世的东北于这个时节,冰箱那是当做保温箱用的。而现在是小冰河时期。

    小牛皋已经哭泣了一整天,因为他觉得高方平的体温越来越低,身子都有些僵化了。

    一行人感觉到很绝望。

    就在最绝望之际,鬼使神差的遇到了一些牧民。

    对此萧干不知是福还是祸。牧民虽然都相对热情好客,但他们有个特点是:对辽军印象很不好。

    因为辽军会打草谷。是的骚扰宋人其实只是个例,对辽国自己的牧民那才真叫打草谷。当然正军是不干这些的,主要是偏军干。而且社会总体在进步的,特别汉化之后。所以主要是以前干的多些。

    辽国的正军和偏军,就是宋国禁军和厢军的区别。耶律大石他们属于皮室军,算是人傻钱多的那种,而不会抢老百姓。

    但总归是辽军编制,在这个地区若是遇到了女真部那类狠人,被杀人越货毁尸灭迹是很可能发生的。

    这就是萧干发现牧民后、迟疑不前的理由。

    但小牛皋和菊京不管他的理由,他们知道是火坑也得跳,因为高方平真的快死了……

    菊京抱着一个快死的人进入帐里的时候,里面的人吓一大跳,的确热情好客,帐篷里只有个十二岁左右的丫头,她急忙拿了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汤水,给高方平灌了进去。同时用被子,把高方平给包裹了起来。

    然后,很那个极其漂亮的丫头一句话不说,很单纯又很期待的样子,在旁边守着高方平。

    这个小美女她并没有什么目的,或者说她的人生也没什么目的,她只是见高方平生的貌美又弱小,就想做成这件事,让这个弱者活过来。就这么简单。

    也正因为她单纯,耶律大石和萧干跟着也进账的时候,小美女吓得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一把推开耶律大石,就跑不见了。

    丫头别的不知道,看到耶律大石他们那破烂的衣服后,仍旧可以辨认他们是皮室军。算好皮室军人傻钱多口碑还不算太坏,否则她就立即吹哨子让族人过来砍人。

    “爹爹,帐篷来了几个人,乃是四个有胡子的,一个没胡子。”小美女说道:“有胡子的两大叔看着是辽军,一个有胡渣子的大哥哥病了。一个有胡子的小叔看着像汉人,还有一个没胡子的漂亮女人。”

    小美女她什么也不懂,只是急忙去把有关辽军落难的消息,报告父亲大人。

    我@#¥

    她爹一口酒喷了出来,哭笑不得的拍拍女儿脑壳。她一通胡子、还加大哥哥大叔、小叔的下来,她爹真没听懂她在说的什么。

    当然有一点听懂了,女儿说有两个辽军官,那就不是小问题了。

    辽军的口碑先不说。既然是军官还落难至此,那一定是遇到了重大问题。辽国的政策非常严酷,袭击辽国军人是族诛的罪名。所以小美女他爹很对此很担心,就算自己的族人什么也没做,但根据尿性、很可能牵连上关系,甚至被毫无节操的辽军诬陷。于是这整一个部落就哭瞎了。

    因这些问题,牧民既淳朴也彪悍,一但遇事就喜欢把事做绝,在打的过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因为怕事,就把辽军给干掉毁尸灭迹。

    权衡了一方后她爹一改慈祥的神态,拿起了刀,怨气十足的模样。

    不过吹哨子之前,她爹又多问一句:“秀儿,能辨认他们是哪军的军官吗?”

    “乃是皮室军。”秀儿傻傻的样子道。

    “皮室军……”

    这个大叔略微迟疑了一下,皮室军口碑倒是不算太坏。此外也是贵系。

    于是到此,这个机智的大叔觉得这是危险也是机会。虽然有可能被他们给害,但也于机会攀上贵系,结交两个“中央军”里的朋友,真能这样的话就是诱惑了,这整个部族的日子都要好过些。

    至少“上面有人”的话,其他的辽军来收保护费的时候会客气些,温柔一些。

    鉴于对象乃是戾气不重的皮室军,大叔认为可以赌一把。不过他放下刀子的同时,又生一计,凑近秀儿道:“爹爹去见那些人,你去告诉你董叔,让他带人带刀子,埋伏在帐外听我号令,若形势有变,就进去把他们一起砍死。”

    “摔杯为号啊?”秀儿似乎也听过这样的话本。

    大叔道:“咱们穷,没那么多杯子来摔,听我号令行事就可以。”

    “嗯嗯好吧。但是就算砍人,也不能把那个有胡渣子的大哥哥砍死了,他生的很好看。”秀儿说完跑着去了。

    大叔一阵郁闷,谁知道她指的各种胡子到底啥意思呢,若是砍起人来,还管得了谁好看谁不好看?真是的……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