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555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555

    由心讪讪笑了笑,“那个小刘他现在还没醒过来?”

    “哼,你骗我吧。都七天了,如果他还没死应该也要醒过来了!”少女娇滴滴的怒哼了一声让由心突然回到了七年前的场景。

    可是少女此时明显已经将之忘记得干干净净,“起禀圣女,在下并没有欺骗圣女的意思只不过现在刘启他真是的躺在床上。”

    被叫作圣女的少女眼珠一转,“你带我去!”

    由心被吓了一跳,在教内圣女可是圣高无尚的存在。“这个有些不好吧!”由心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他是我指定的人选,我自然要关心一下他的生死!”圣女对着由心的反对有些不满的回道。

    由心听得一愣,圣女好像感觉自己太过于着急有些失态了。“我要去为刘启祈下福,好让他早日醒过来!”圣女突然回复到了那冷冰冰的表情对着由心道了一声。

    “是!”由心见无可奈何也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带着圣女来到了刘启的房间之内。

    “还真没醒?”圣女有些慎重的观察了一下刘启,同时当见到刘启还在这里的时候暗暗舒了口气。

    “只要你在天赐教你就逃不出姑奶奶的手掌!”有谁会想到此刻圣洁无比的圣女内心想的却是这些。

    圣女有些恼羞的皱了皱眉头刚刚想将刘启那还握在手中的扇子弄下来的时候却猛的愣在了原地,“放手!”当已经使出全力的时候那扇子竟然还是一动不动的抓在刘启的手上。

    “没用的,不知道为什么小刘一直都抓着这把扇子不放手。在下也曾试着让人将它取下来,可是都无功而弃!”由心恭敬的对着圣女解释道。

    圣女闭着眼睛,可是眼珠子却转个不停。“你们出去,让我单独和注定之人谈谈!”

    “是!”由心一听圣女如此说心中一凛,想当年他也曾听到过那稚嫩的嗓音跟自己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圣女一见众人退出去后,立即将手袖扎了起来。

    “我还不信收拾不了你了!”只见圣女又将那结白的纤手握在刘启双手紧握的扇子上然后用力的向外拉着。

    “放手,混蛋!”一男一女在床上开始了拔河比赛,圣女一丝丝洁白的劲元之气出现在她的双手之上。

    刘启那沉寂的身体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召唤,“啊!”圣女惨叫了一声然后直接就被躺在床上的刘启拉入了怀里。

    “圣女,你没事吧?”由心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圣女猛的一惊。

    “我没事,不准你在门外我要给七年一渡的注定之人传授些东西!”圣女虽然贴在刘启的身上可是语气却仍然淡定向门外的由心回道。

    “是!”由心一听圣女如此说突然没了声音。

    当听到走远的脚步声圣女终于舒了口气,可是却发现刘启的双手竟然松开了而且两只咸猪手已经挂在自己的双峰之上。

    “我打死你!”圣女一发现后呆了数秒然后像个发疯的女人一样拍打着刘启的胸膛。

    刘启并没有反应,仍然继续沉睡着。

    “好奇怪,他竟然在吸着我的劲元之气!”圣女打得累了才醒了过来,可是不经意间擦过刘启的脸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纤手上的劲元之气竟然被刘启吸入了体内。

    “啊!”惊叫了一声圣女连忙逃离了床,当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那挂在窗户之上的星月剑。

    犹豫了几下后圣女还是咬牙出了门,“这样偷回去太丢圣女的面子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再找他要好了!”皱了皱琼鼻少女满脸愤愤的出了门。

    “呃!”没过多久刘启终于悠悠的醒了过来,连忙察看了全身后发现自己还活着刘启暗自舒了口气。

    “竟然有这么蠢的事情!”刘启试着调动一下自己的战神修为却突然发现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就是将筋脉稍稍阻隔了那么一下下啊!”刘启郁闷得不行,要不是仍然感觉那不断流动的火焰质体刘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武功尽失了。

    “靠!”刘启一动身子才感觉到自己胸口竟然生疼着,“那天被那贱人打伤了吗?”刘启喃喃自语了一声。

    当刘启看到挂在窗户之上的星月剑的时候才眉开眼笑起来,“咦,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它认了我做主人!”

    “什么它认了你当主人?”由心正好送那圣女回到就听到了刘启很臭屁的话。

    “不是,那这把剑怎么会在我这里啊!”刘启又哪里知道在第三天的比较的时候,败北对方将会有权力留下败方的兵器这也是那冷大祭士最忧患的事情,可是竟然真的发生了!

    由心这才醒悟刘启才来天赐教没多久,感叹了一声然后一五一十的向刘启解释起来。

    “明天你要去典藏阁了!”由心突然对着刘启说道。

    刘启一听才起的身子又瞬间倒了回去,“什么?”刘启简直不可思议看着由心。

    “要不,你代我过去算了?”刘启试着向由心征求意见道。

    由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这是教内的规定圣女所选的人选都是一定的我代替不了!”

    刘启虽然以前很想去那个什么典藏阁可是当发现自己动用不了战神的实力之后现在有些摇摆了,“我怎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啊!”刘启捂着还有些疼痛的胸口喃喃自语了一句。

    ……

    “你胸口怎么了?”刘启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妙曼的身躯背对着自己向自己淡淡问道。

    刘启立即立在原地,“不知道是被哪个混蛋给打得!”刘启轻轻揉了揉,当自己察看的时候竟然看到的是拳头的痕迹。

    那少女一听刘启如此说猛的转过了身子,“你还记得我吗,小贼?”

    刘启奇怪看着要自己爬到山顶之上来的天赐教的圣女,心中一惊。“这身影、这声音好像有点熟!”心中虽然震憾可是刘启还是脸色平平看着眼前圣洁无比的圣女,“刘启怎么会记得圣女呢?”

    圣女冷哼了两声,“把剑给我!”

    刘启愣神之际,手中的星月剑就被圣女给生抢了过去。

    “我擦!”刘启哪里会想到由心口中口口声声说得圣女竟然是一个强盗,“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天赐教内横行强抢东西我们教的圣女马上就要来了你等着被圣女弄死吧?”

    听着刘启的胡言乱语圣女脸色微微变了变,“我就是天赐教的圣女,被你。”可是刚想说下一句话的时候却突然止住了嘴,少女实在说不出自己被刘启看光光这件事情。

    刘启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大卡车给撞了,“由心不是说圣女很文稚、很文静、很秀气的吗?”刘启-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我擦,你敢骗我!”

    圣女看了看刘启那张开好像在咒骂人却没有声音的嘴,“难道你不满?”

    刘启连忙摇了摇头,“那现在我回去了?”虽然星月剑被圣女抢走了,可是刘启也只是可惜了一下然后对着圣女道了一声就往山下走去。

    “站住!”圣女冷冷的喝声直接打断了刘启的脚步,“谁让你回去了,跟我来!”一道曼妙的身影摇晃了几下然后继续往一座山顶的那石柱建筑走去。

    “好像麻烦大了!”刘启暗自道了一声,刘启已经想起来了那天那个在那九曲河源头洗澡的少女。

    “怎么会?”刘启在心中叫了一声,可是当想到这山头估计也就只有她这么一只母的时候心中什么侥幸统统死翘翘。

    圣女转身继续往前走去狡黠的笑容泛满在自己的脸上,“来到这里,你就准备等死吧!”

    刘启跟着圣女来到一处石柱建筑的宏伟房子前面,“进去吧,里面便是典藏阁!”说完圣女恶狠狠看着刘启。

    刘启大步迈了进去,“反正都这样了,我倒要看看这由心口中的典藏阁内到底有什么。”抱着这个想法的刘启身影慢慢消失在那座大门之内。

    “轰!”只见那圣女轻拍了一下自己身边附近石柱然后大门应声落了下来,刘启眼前突然一暗。

    “嗡、嗡、嗡~”一声声火烛燃烧时的响声出现在房间之内,刘启放眼望去竟然是一排排摆得非常整齐的书架。

    “这个情景好熟悉!”刘启立即就想到了自己在王宫那个书房的情景,“竟然一模一样!”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了一声刘启随手翻开了一篇竹简。

    “天凡由心,我与天赐。天赐教是由、、、、”啪刘启直接就将手中的竹简盖了起来。这明显是一篇关于天赐教起源的神叨叨的简介,刘启心中再清楚不过这其中唬人的成分。

    “天赐,真的是上天代言人吗?”刘启嘴角扯过了一丝丝笑意,抬头望了眼那好像深入天穹的房顶。

    本来想逃出去的心情顿时无影无踪起来,“既来之则安之!”摇了摇头再次打量了一下这典藏阁刘启又随手翻看起来。

    “嗒、嗒!”刘启往往都是浅看就收,一旦是关于天赐教的神秘刘启直接就扔回去。刘启对在这里能看到天赐教真正的幸秘一点也不抱希望,那关于永武也基本就是个烟雾弹。

    一个人影不停的在书架之上抽出竹简然后没过多久又丢回去,刘启一个上午之后就已经看完了第一层格局的所有东西。

    当来到被密密码码书架挡住的后面刘启愣了一下,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台阶。台阶之上竟然也有许多的书架。

    “阶梯!”刘启有些喜出望外,刚刚他看到的东西竟然都是天赐教内发生的事情以及被神化的起源。

    “第一层战兵,主要是对自己肉体进行粹练。战兵之阶是不存在劲元之气的,而且也是对后来的基础只有肉体强横了才能贮存更多的劲元之气。”

    “这!”刘启拿着书上的竹简半晌都说不出话,连忙放下手中的竹简然后刘启一停的翻看起其他的来。

    “全部都是关于修行上的注解!”刘启默然无语张望着那列列静静驻立的书架。要知道在外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修行武学的典释,就是一些关于武学的书也是稀少的可怜更别提战神以上的书籍了。

    “呵呵!”刘启走在书架之间此时终于感觉自己被一大堆的宝藏所掩埋着的快意,“找到了!”刘启一边不停的抽阅着书架上的竹简一边不停向后走着。当走到一个书架才抽出来望了一眼的竹简刘启有些欣喜的叫了一声。

    三天后,那圣女才懒洋洋的从山下行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个竹盒的她有些异常的不情愿移动着脚步。

    “轰!”她来到石柱建筑前打开了那道巨大的石门,“应该没有饿死吧!”圣女有些坏坏笑了笑然后就被第二阶书室中的现象惊愣了。

    此时刘启如同老僧入定一样坐在地上,身前身后放了许多的竹简。眼前更夸张的是竟然飘着了道竹简,那竹简静静飘在刘启的身边不动也不动。

    “可恶,他竟然是一个战神级别的存在!”那身为战神的圣女一望就看出了端倪,“我让你突破!”只见那圣女来到刘启的身边然后伸出那修长的腿直接就对着刘启揣了一脚。

    “哧!”刘启被踢得滚翻到了一边直接就吐了一口血。

    “这么弱?”那圣女做完这动作后看到刘启那趴在地上垂死挣扎的刘启猛的愣了一下,“完了,你不要死啊!你死在这里我就惨了!”当圣女看到刘启那真真切切的二阶战兵修为的时候彻底的慌乱了,叫了几声然后直接就跑出了典藏阁。

    刘启只觉自己的经脉突然被人给震得粉碎了一般,虽然他是可以修炼可是他并不能调用那修为不然也不会在圣女接近自己的时候也全无发现。

    “咚、咚!”感觉自己心跳越了越弱刘启突然生出了窒息的感觉,“我不能这样死在这里!”刘启双染满鲜血的双眼猛的闪过了一丝决然。

    “喀!”一声细响刘启全身都被冻在了冰块之中,那冰块并没有像刘启使出极冻凝结一样只是出现一块而是不停的增加着。

    没过多久典藏阁之中出现了一块巨大无比的棺材一样的冰块,那书架被这突然出现的巨大棺晶压得满地都是,刘启静静倦缩在其中一动也不动。

    “虽然你是圣女,但是你不能随意斩杀教众。如果你杀害了他们,他们将会由圣坛转化为厉鬼一直缠着你让你生不由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用她那沙哑的妇孺老音谆谆告诫之声不停的回荡在脑海之中。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