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魔魂枪风 > 《魔魂枪风》正文 0296章:摇篮里的她(296)

《魔魂枪风》正文 0296章:摇篮里的她(296)

    “天语影院需要一个极好演员、你手法灵活、机智幽默、懂得人心、于是,我们公司决定派你去当一次星探!”接到总裁的电话时,阔小天正坐在父母的床头愁眉不展……

    就在一周前,母亲专门为自己做了一顿丰富无比的夜宴、款待这位长期漂泊在外的小小游子。

    结果,那顿酒饱饭足之后、次日凌晨、父母突然就卧病不起了:父亲目光呆滞、不再会人类的言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母亲、也是躺在床上、干脆象植物人那样不能动弹。

    父母的这一场怪病,是否与现在风靡一时的鬼压床相关?

    阔小天托着下巴,望着不吃不喝、各自躺在自己床上的生身父母。

    可是,“鬼压床”只是一时的短暂梦魇行为、等睡梦醒了、当事人就又迅速恢复了正常,就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自己的父母:已经整整一周了!不吃不喝、又不动----他们各自躺倒在自己的床边,象两堵石化的、人人打败的僵硬山岭!

    “哎!”望望父母那种与自己交流隔绝的样子,阔小天叹了口气。

    “一定会有办法的、毕竟这是两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呀!”只是叹了一口气、阔小天一下子就从某种短暂的失望情绪中、瞬间挣脱了出来。

    “爸爸、妈妈----阔小天一定救活你们!不讲你们二人救活----誓不为人!”

    再次望望父亲、再望望母亲、阔小天握紧拳头----誓要找到解救父母的良方。

    因为父母几乎处于与世界绝缘的状态----所以、他们几乎不需要任何照顾。生活上虽然不需要照顾、但在精神上----阔小天还是坚定地每日送去一个初为人子的孝心的。自从父母突然间卧床不起之后,阔小天就象一个大忙人一般、坚持为父母送去最基本的话语疗法。

    也就是说:阔小天他坚持与父母保持最为基本的会话、哪怕他们没有任何回复、阔小天还是坚持与之对话……

    “哦!?”父亲的眉毛微微一动,似乎有了生命反应……

    -----------

    “爸爸、早上好!”这一日,阔小天起床之后,按照惯例拉了拉父亲的僵硬的大手、父亲的身体微微一动。

    “爸爸!”阔小天窃喜、他饱蘸深情地喊着父亲、他的父亲有了生命迹象啦!

    父亲仍然没有回答、只是那粗浓的眉毛、皱了皱-----这让阔小天更喜!

    “爸爸还活着!”或许是自己强烈的决心唤醒了父亲、或许是父亲见自己这么小、这么可怜----反正对于阔小天、这已经够了。

    阔小天刚发誓要救活父亲----父亲就发生命信号给自己!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呀!

    “爸爸!爸爸!”阔小天就掂着父亲的手、大声地叫着喊着。

    可是,任他再拼命地喊、父亲的表情与身体都没有任何反应了,更别说吱声了。“可是父亲活的!”阔小天坚持这便真理!

    “父亲还活着!”有了这个神秘的生命信号、就是阔小天今后活下去的、坚韧希望呀!

    “爸爸、爸爸:我是阔小天呀、被天语影院特聘的、‘巍峨小星探’!”阔小天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父亲却仍然再没有什么反应了。

    由于阔小天远远超于常人的敏锐感受力,一次偶然机会、被天语影院的总裁高厚德遇见、他便特聘他以志愿者的形式、加入“天语集团”、共同致力于目前市场浩瀚无边的影视行业。

    望着父亲再也没有任何表示、阔小天的眼神瞬时黯淡了下来……

    阔小天于是非常失望:“哎!”这个少年老成的儿童、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父亲的手,又走到母亲的床边。

    “妈妈!你醒醒!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乱闯祸了!”阔小天拉着母亲的手----这手小巧、但不柔软-----低头望着母亲的脸、阔小天发觉母亲的眸光似乎一动-----房间灯光效果不太好、于是、阔小天就将母亲的床,从父亲的床怕你旁边、给拽到了窗户边……晃着太阳光线,阔小天母亲的眸光、就象神灵那般、澄澈无垠地闪烁……

    “妈妈!我是阔小天!是你的孩子!我要救活你!”阔小天拉着母亲的手,大声呼喊。

    阔小天发觉母亲的眼角----有一滴眼泪、缓缓地流动了下来……

    “妈妈!不救活父母、我阔小天绝不为人!”望着母亲那一滴细小的眼泪、阔小天热泪扑面地哭着、喊着……

    似乎过了好长时间,母亲的眼角就再也没有流下第二滴眼泪、阔小天哭累了、他伏在妈妈床边睡着、入了梦了……

    “都怪婴孩时期占卜的那一卦:当时的占卜师说----这孩子犯有星灾、虽然他的前生是一颗最亮的星星、或者是一座酣畅淋漓的大海----但是,这孩子倘若呆在家里一宅、就容易患孩童痴呆症。那个据说十万年以来,真实存在于人界、神界、魂界、灵界与鬼界的占卜师、的确是这么说的。”妈妈望着爸爸、谨慎而小心地说。

    “那就允他周游四海吧!”爸爸望着妈妈的美眸、握着她的手说。……

    贺小琼感觉整个躯体很努力,她想挣脱一种僵化的局面,跳出那口低矮的小洞穴、或许是用力过度、或许是气力不足、反正在她觉得提身而起的时候,她的整个身心、都感觉漂浮出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局限。

    眼睁睁地望着岳天龙与那个强盗的一场节奏奇特的小野战!眼睁睁地望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双脚不着地、就那样在半空漂着、一直跟随在岳天龙身边----其实,贺小琼的内心是无比羡慕。

    想到这里,贺小琼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嘿嘿:这块岩石还会打哈欠!啪啪!”正在山崖为外婆采草药的阔小天、背着他的小竹楼、悠哉游哉地晃悠着,突然望见一个低矮的小洞穴、有一块镶嵌在山崖间的小岩石、象人类一样、打了个哈欠,他就赶快丢下小竹楼,凑上去一看:那块岩石却毫无声息地停止了打哈欠……

    所有打仗的人都走了,整个冷峻的山崖间、只剩下贺小琼一个人了。

    恰当地说,只剩下贺小琼一块活岩石与周围的那些岩石、紧紧地相互联系了。

    如果说其他山石、十万年或者更久地存在着、那么、贺小琼她躯体的岩石化、就是一个新鲜的岩石。

    就是说:这块岩石、它至少会打哈欠……

    拍了几下那块岩石,贺小琼的躯体仍然是自我保护一般、兀自沉默着……

    求订阅与推荐票支持!

    我们的《魔魂枪风》月票没显示,请人修、结果月票没修好、点击的显示也开始古怪了起来。

    大家别介意、其实订阅量还好,比落雪的预想要好一些!我们洁身自好做人!我们干干净净码字。
    《魔魂枪风》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