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网游之贱贼信条 > 第十四章,翻板

第十四章,翻板

    麦德林娜作为10级德鲁伊,能够记忆的法术本来就不多,之前又是和鲨蜥兽战斗,两个5环法术都已经用完,现在让她用出化石为泥之类的法术让大家脱困已经不现实。除非在这个地窖里等到明天,不过谁知道在这个地窖里是否能够记忆法术。

    不仅仅是无法回城,就连魔法通讯都无法进行,简单地说,三个人已经彻底与世隔绝。最坏的结果就是,三个人就只能一直这样呆在这个地窖里,等到饥饿度满点,大家一起挂回神庙复活。

    这种选择,陈佑可不愿意。

    地窖里又安静片刻,麦德林娜烦躁的站了起来,到处转了转,叮叮咣咣的敲了半天,确定周围都是石壁,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后。无可奈何的扭头问陈佑:“真的没有办法出去?”

    陈佑左右看看,站起来将手指触碰在墙壁上,曼妙的花纹一条条的悄然从他指间下不断生成,向着洞壁深处渗透。但是这种渗透毫无结果,在几秒后,这些花纹就迅速萎缩消失。

    转了一圈,陈佑只能摇头,说:“我的解除装置等级已经是大师,不过这里没有什么机关。”

    麦德林娜长吐口气,往后退了两步,说:“那该怎么办?就这样等着饿死?”

    陈佑一时间也感到无奈,重新坐在地上,忽然想起卡尔德贝拉讲的一段故事。

    当初矮人老师和朋友也曾面临这个局面,被困在密室进退不能,不过后来还是逃出生天,要不然也不会到维尼亚给陈佑上课。

    虽然不知道当时卡尔德贝拉怎么离开的,不过陈佑倒是记得矮人老师说过一句话。

    任何机关都有后门,只看找得到找不到而已。

    当初陈佑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和系主任闹得太僵,最后不得不半途辍学。不过那个经常把女学生叫到旅馆里“谈心”的系主任最后也被学校开除,后来还听说被人敲了闷棍,至少后半辈子没法再去找女学生谈心了。

    陈佑没有学历,被陈永胜想办法塞到了一个公司里去。一开始他干的还不错,不过后来公司里来了一个戴眼镜的,穿戴很土的新人,看上去也没什么背景。公司里几个人就把所有的坏事都往这个女同事身上推,新人做出点成绩,立刻被那些人据为己有。

    每个公司都有这样的人,陈佑其实也很清楚,不过他无法让自己目睹这一切却只是冷眼傍观。

    所以,他和那几个人打了一架,他的工作没了。那个女同事的工作也没了。

    至于那几个人,现在可能还在公司好好地上班,赚钱,欺负另外的新人。

    社会很现实,比他想象的更加现实。

    陈佑再去找工作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但凡听说他在公司里和别人打架,都会考虑再三。而且陈佑如果没有说出这段历史,当他到了新公司,就会有匿名电话打来,把他的这段历史捅出来。

    时间长了,陈佑也就心灰意冷,回到家里当他的老实宅男。

    看见,不能袖手旁观,就算不后悔,却免不了受伤。

    那么不看见,就不用受伤。

    陈佑是这么想的,在游戏里也是这么做的。

    他有一个堪称国宝的老师,如果真想,大可以做了坏事逃到卡尔德贝拉那里,反正在维尼亚,自己的老师还能罩得住自己。不过陈佑从来不这么做,自己是自己,自己做事自己承担,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

    只不过,他只想好好游戏一次,游戏却不放过他。他都已经对铁十字公会表达最大的善意了,不过看起来,人家只会把他的善意当成软弱。

    既然如此,那只有教会铁十字公会的人,怎么认识善意,怎么认识恶意了。

    胡思乱想的陈佑摇了摇头,先是把属于自己的金币装好,又把需要交任务的那些东西放到另一个口袋,正好摸到背包里的一团纸屑一样的东西。下意识的拿出来一看,正是之前杀死鲨蜥兽,从那团残渣中取出来的藏宝图。

    之前拿到藏宝图陈佑也没心思细看,只想着赶快找到宝藏,回城了事。现在认真的看了看,这个藏宝图的残片有两个巴掌大小,上面各种标记,写着什么什么山,什么什么河之类,还有几个箭头,其中一个已经伸出了图外,估计要到下一个藏宝图才能看见。

    大概看了一下,这个藏宝图好像说的就是弗格尼尼附近,只是陈佑没有太多地图,一时间也查不出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了这个地图,陈佑心中又是一动。

    鲨蜥兽到处吃东西不假,不过那也仅限于自己的地盘里。它们总不至于冲到巨龙的巢穴里吃上一通。而且那个曼拉克刺槐对鲨蜥兽的吸引力非常强,换句话说,那两个鲨蜥兽在这一块已经呆了很久。这个地图,绝对不是鲨蜥兽从外面带进来,否则也不会好巧不巧,地图的位置偏偏指向弗格尼尼。

    但是这个大地精的“藏宝室”一看就知道保存完好,没有受到影响。鲨蜥兽腹中的这个地图,肯定不是来自这个藏宝室里。

    如此说来,在弗格尼尼附近,只怕还有一个曾经藏匿什么东西的地方,距离地表不远,不知道用什么保护以至于无人能够感知。结果被四处乱转的鲨蜥兽冲了进去,大吃大嚼,只剩下这个地图无法消化。

    想到这里,陈佑忍不住喜笑颜开。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他被关在这个地窖里,原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结果才对这张藏宝图格外注意。却不想刚好发现问题所在。如果是刚才得了宝藏直接回城,说不定脑子发昏,就把这个藏宝图给挂单卖了,这该多可惜?

    站在一边的麦德林娜看陈佑一会儿深思熟虑,一会儿仰头长叹,一会儿又对地沉思,一会儿又是嬉皮笑脸,这表情变得比小金人影帝还要利索。

    到后来,眼看着陈佑居然突然脱了鞋,赤着脚在地上乱走。偏偏走的也不正常,走两步就停一下,过上一会儿,再走两步。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在跳机械舞,倒像是药吃少了在那里抽风。

    看到这里,麦德林娜不由得心中一惊,抓住希尔薇的胳膊,轻声问:“他是不是老毛病犯了?”

    希尔薇咳嗽两声,说:“你怎么知道他有老毛病?”

    麦德林娜顿时大窘,伸手就要捶打希尔薇。却不料另外一边的陈佑突然抬头,又对着自己直直看来。

    当时女德鲁伊就觉得心中打鼓一样,也不知道陈佑是精神真的出了问题,还是在这地窖里,来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陈佑倒不是见啥起啥,他用手指可以感知机关陷阱的枢纽所在,用双脚同样也成,毕竟这是游戏,只要属于直接接触,都会被系统判定。

    刚才他左看右看,依稀觉得,这个地窖的后门只怕就在脚下,只是不知道具体位置。这不像在上面已经猜到石板就是机关,手指触摸就能解决。

    用手指在地上寻找那个后门,就需要他跪在地上爬上一圈。就算是个游戏,好歹也要保持风度。跪在地上爬着找后门这种事情,打死陈佑也不干。

    双脚感知机关,明显慢了不少,但是却有个好处,能够不动生息之间,慢慢走遍几平方米的地方。而且身体不躬不弯,似乎云淡风轻的就能找到,虽然有抽风的嫌疑,不过也能自我理解潇洒得体。要是挂着一丝微笑,那个样子要么恶心死人,要么迷死人。

    刚才陈佑走了一遍,心中隐约有了感觉,这个地窖底部边缘和周围石壁还有缝隙。有了这个,他立刻猜到,这个地窖只怕还是个翻板式的陷阱。如果下来的人多,整个地窖的底部受力不均,翻动起来,就能把地窖里的人一股脑的翻到地下去。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地下更深的地方必然是钢刺如林,就等着猎物下去被扎个通透。

    不过这么想来,这种陷阱肯定已经超出了大地精的能力范围。想必这些大地精和食人魔是鸠占鹊巢,把自己的村落建立在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古代遗迹上。

    而那个指向弗格尼尼的藏宝图,恐怕就是这个古代遗迹的“导游图”。

    不过导游图搁在一边另说,现在三个人体重不够,还不足以让地板翻动,这才是大问题。

    想到这里,陈佑急急忙忙把鞋子穿上,再看了一眼麦德林娜的方向,确定那里缝隙最大,转身把那些箱子一个个的往麦德林娜那个方向上堆去。这种重力陷阱,只有老老实实用简单的方法去做,没有什么投机取巧的可能。

    这个游戏里,金币不算重量,也只有那些箱子,以及箱子里的装备之类才算。想要让地板翻动,就只有人为制造不平衡。

    不到片刻,陈佑就把莫名其妙的麦德林娜身边堆得到处都是箱子。倒是希尔薇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也在帮陈佑搬动,等到后来,整个地面都开始微微颤动,陈佑和希尔薇对视一眼,一起把正对面的那个箱子搬了起来,用力抬向麦德林娜。
    《网游之贱贼信条》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