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网游之贱贼信条 > 第四章,追根溯源(求推荐)

第四章,追根溯源(求推荐)

    那名巡林客和陈佑交易完,立刻掉头回到一名武僧身边,这名武僧正是刚才和索卡特时不时说些什么的那个。看着陈佑一去不回头的背影,武僧低声问:“交易了?”

    得到肯定回答后,武僧揉着下巴,喃喃自语说:“难道我看错了。巴金斯那个无耻小贼,应该不会穿这么恶心的衣服吧。”

    此时从武僧身边又走来一个女牧师,同样打量着陈佑的背影说:“你都说巴金斯无耻了,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陈佑走在路上打了个喷嚏,想着游戏里居然也会感冒,跟着低头嘴角一抹坏笑。

    铁十字公会的武僧叫做特斯拉,另外一个女牧师叫做灵犀点点,两个人都是铁十字公会说得上话的人物。自然不比杜德兰这样的小角色,只是刚才看着陈佑的体型实在熟悉,这才专门到这边看了一眼。不过看看那个半精灵吟游诗人倒也正常,索性没有追查下去。

    等到两人一起回到索卡特身边,铁十字公会的会长和奎尔萨斯也说的差不离了。一起转身过来,看着特斯拉和灵犀点点。

    听完特斯拉的话,索卡特嘿了一声,说:“你们还真是上了巴金斯的当了,刚才那个,可不就是巴金斯那个家伙吗?”

    奎尔萨斯也是笑了起来,说:“一个吟游诗人,每天记忆的法术有限,哪有出门不带好记忆法术所需材料的?这个时候又一次买那么多的施法材料,根本用不上。他说出那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带齐的,完全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特斯拉听到这里,嘴角就是一扯。

    防贼千日,居然还是被贼摸上了门,这种事情,实在让他有些汗颜。

    奎尔萨斯说完,扭头看着索卡特,说:“听起来这个巴金斯很有些门道,也不知道怎么和铁十字公会扯上了关系。”

    那边灵犀点点哼了一声,扭头过去,居然像是根本听不得这个名字一样。

    索卡特看着灵犀点点的背影,叹口气说:“这也是孽缘啊。”

    说完,看着天色尚早,索卡特就稍微把巴金斯的情况说了一下。

    原来巴金斯在维尼亚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倒不是他等级已经进入传奇,而是经历很是特殊。

    当初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巴金斯就进入了维尼亚。别人忙着打怪做任务升级,他倒是一声不响的跑到了维尼亚的第一艺术学府克兰德艺术学院学起了雕刻。

    《世界》里,玩家除了职业外,还有生活技能。如果不是打怪,就算生活技能提升,也能带来经验值。可是这个艺术根本不在五大生活技能只能,只能算是“技艺”一种。学的再好,也得不到什么经验值。

    正因为如此,巴金斯就和大家的等级拉开了好大的距离。等大家都到了七八级的时候,巴金斯也才只有3级不到。

    不过有一点,因为大家都没有想过第一时间去学艺术,倒是被巴金斯抢了个先。再加上这个家伙嘴里甜如蜜,把他的老师,雕刻巨匠矮人老头卡尔德贝拉哄得兴高采烈。更加上巴金斯好像手里也有真技术,到后来居然也练了一手好雕刻。

    说到巴金斯嘴里甜如蜜的时候,那边灵犀点点又是沉着脸哼了一声,大步走开。

    索卡特苦笑不已,又大概讲了一下铁十字公会与小盗贼之间的矛盾由来。

    听完索卡特的一番话,奎尔萨斯扭头也看了一眼灵犀点点的背影,知道这个女牧师必然和那个不着调的盗贼之间有些什么。不过也没有多问,而是皱着眉头说:“照你的说法,会不会到时候他来捣乱?”

    索卡特揉着脸,说:“他要是不来捣乱,那才是稀奇。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很有分寸,做事不会做绝,仅限于捣乱而已。所以说到底,大家矛盾其实都不大。”

    奎尔萨斯听到这里,又看了看灵犀点点,只见女牧师虽然走了一段距离,但是在那里停了下来,似乎侧耳听着这边的事情。估计这个矛盾里面,跟这个女牧师也有一些关系。

    想了想,奎尔萨斯又说:“不过,听你这么说,这个盗贼好像有先见之明一样,居然利用时间差,抢了这么一个先机。”

    索卡特知道奎尔萨斯说些什么,皱眉说:“谁知道,也许只是误打误撞而已。”

    他们说的所谓先见之明,说的是这个游戏的升阶问题。

    《世界》开服到了现在,大部分玩家等级都已经到了十级。

    这个游戏十级一次升阶,到了二十级再升阶就能进入传奇。问题是就算这第一次升阶,都困难异常。绝大多数玩家都卡在十级这里不能继续上升。

    要说游戏公司卡死了升阶道路,倒也不是。全球数亿玩家,怎么也有好几万的玩家升阶。

    不过这个万分之一的比例确实罕见,加上这个游戏有些沙盒游戏的概念,各种任务完全不同,别人升阶的经验放在自己身上丝毫用处没有。

    现在大家都在十级这个等级上被卡的不能前进,前后也有不少时间。奎尔萨斯说的就是,陈佑似乎早知道有这么一天,所以不急着升级,而是先去忙那些听起来毫无作用的事情。结果等大家都卡住的时候,他现在再来忙自己的等级事情。

    陈佑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一再念叨,也不知道有个女牧师在背地里暗骂自己小贼,负心汉什么的。他从8号村一出来,就借着系统马车一路上赶回了维尼亚。

    等到了城里,看看已经不被允许相互斗殴,陈佑大摇大摆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揉脸恢复原来面貌。等到了马车行的外面,拍了拍有些目瞪口呆的铁十字公会玩家的肩膀,说:“辛苦了啊,等我这么长时间。”

    这两名玩家没有武僧特斯拉那么高端,知道陈佑早已离开维尼亚。此时看着陈佑从车行里出来,说是惊讶已经不足以形容,等到陈佑拍了两人的肩膀,这才微微缓过劲来。

    陈佑嘻嘻一笑,跳上刚朵拉,又对着两人拱手说:“告诉你家会长,山高水长,月黑风高。”

    这也不是黑话,完全是他随便杜撰,不过两名玩家听到耳里,顿时一愣,总觉得陈佑这话中有话,急忙用魔法通讯器接通了索卡特,叽里咕噜这么一说。

    索卡特刚刚安顿好奎尔萨斯,正要准备过两天的行动,突然听这么一说,心里也是一动。扭头问灵犀点点:“点点,山高水长,月黑风高是什么意思?”

    灵犀点点听到耳里,脸色顿时通红,啐了一口,张嘴一句:“臭流/氓。”

    索卡特顿时一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点惹到了这个灵犀点点。

    小船吱吱呀呀间,绕过了维尼亚的标志建筑双子星神殿,接着一路向南,没多久就到了克兰德艺术学院。

    此时正是上午时分,因为大多数玩家暂时找不到升阶的方法,也就对艺术有了兴趣,现在克兰德艺术学院根本不像游戏刚开始那阵子冷冷清清,进去出来的绝大部分都是NPC。而是变得人潮涌动,玩家一个个摩肩擦踵,说说笑笑。

    陈佑一路小跑,到了雕刻系,自顾自的跑到矮人老师卡尔德贝拉的桌子上,把书往脑袋下一放,说:“等我睡会儿,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卡尔德贝拉见怪不怪,或者说,对陈佑已经算是溺爱。懒得和陈佑计较,摸着胡子走出办公室,跟着把“禁止打扰”的牌子一翻,随后到大厅那里上课去了。

    陈佑带了奎尔萨斯他们八天,这个游戏对野外下线要求很是苛刻,只有在帐篷里才能下线,而且要求不被打扰。如果不按规矩来,下次上线,直接到神殿报道。加上阿勒庞山脉危机重重,因此陈佑一天下来,真正的睡觉时间不过六个小时,八天下来,怎么都要好好睡上一次。

    等到下午三点来钟,陈佑按时醒来。隐约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离开老师办公室,一路走到雕刻大厅。此时学校里已经没有什么玩家,只剩下卡尔德贝拉在大厅里对着一大堆大理石凿来凿去。

    陈佑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知道自己的老师正在雕刻独眼巨人,当下也不多说,走进去帮着搬梯子,递工具。卡尔德贝拉也不以为奇,不做声的接过工具。偶尔扫一眼这个独眼巨人的雕像,陈佑多半就会帮着把梯子退远一点,或者干脆上手给这个巨人的边缘雕凿几下。

    两个人配合很是默契,过了一会儿,一个站在那里准备丢出石头的独眼巨人石像已经隐约成型。卡尔德贝拉也知道这样的石雕一天两天完成那是奢望,跳下梯子,粗着嗓门说:“这几天你倒是玩的很开心啊。”

    陈佑又是一笑,也不分辨,跟着矮人一路走出雕刻系。

    这一路上沿途都是卡尔德贝拉雕刻的大大小小各种怪物,一个个活灵活现,冷不丁一见,倒像是进了生物博物馆一样。
    《网游之贱贼信条》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