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五十八章 基沙恩下士

第五十八章 基沙恩下士

    迪亚戈稳定而快速地射击着,一个又一个黑石兽人倒在他的枪下。在这个距离,他并没感觉到什么不适,感觉就像前世在老家铲玉米秸秆一样,轻而易举,喝水般简单。

    接下来的战斗结束的异常迅速。没有人能在激烈的肉搏时还能防备远处飞来的子弹,更重要的是发射这些子弹的人还打的非常准,几乎每次枪声响起,就会有一个兽人倒下。而且之前很多兽人目睹了术士的失败,领袖的倒下使他们更加陷入了恐慌,当有几个兽人终于绷不住而逃跑时,他们的战斗意志完全崩溃了,但更多的兽人没有选择跟着逃跑,而是丢下武器投降了。对于没有萨满的黑石士兵们来说,这种行为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这些兽人不少,大概得有二三十个。

    尽管恨不得要杀光他们,但迪亚戈发现自己还是无法下手杀死俘虏,战斗时杀人是一回事,而面对面的杀死一个毫不反抗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无论他们之前做了什么。或许温德索尔会有办法的,因为当年兽人战争胜利时,联盟也面临过同样的难题。

    “我需要一个向导!”站在蹲坐的兽人们面前,迪亚戈用人类通用语说道,虽然他不懂兽人语,但是他知道这些俘虏当中肯定有人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果然,一个兽人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您要去哪里?”他畏惧的说道。他的通用语说的很蹩脚,但勉强能听得懂。

    迪亚戈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营地后面的山洞。这个隐秘的岩洞被兽人们命名为撕裂者之石,但在人类当中,却不为人所知。

    兽人明显松了口气,这还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看得出来,他很害怕迪亚戈说出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来。那样的话,他就失去用处了——那可不太妙,因为对于兽人来说,失去利用价值的俘虏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丢给座狼做食物。

    “您跟我来。”他恭敬的说道,然后带路往山洞内走去。

    迪亚戈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

    关海法被留在了营地里看守俘虏。它慵懒的趴在地上,眼睛微眯的看着兽人们。但没有一个兽人认为这只看似温驯的大猫好相处,它的凶残在刚才给他们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颗散发着氤氲微光的金属牙齿,即使最厚实的皮甲都无法阻挡它的穿刺。

    岩洞里并不黑暗,因为兽人同样没有黑暗视觉,所以他们在岩壁的缝隙里插了一些火把,把这里照的还算明亮。不过味道就不怎么样了,火把上浸润的动物油脂在燃烧时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恶臭,把整个岩洞都熏的臭气熏天。

    “里面还有人吗?”迪亚戈在兽人身后问道。他把步枪背在背后,手里提着左轮手枪,在这种逼仄的狭窄空间里,长武器并不太好用。

    “没有了,营地里所有的士兵都在外面了。”兽人慢慢的回答道,他的人类通用语现在终于通顺点了,但仍然有些生硬。

    “你们的人都到哪里去了?”迪亚戈突然问道,他注意到这个营地里的兽人总共才五六十个,远不是一个军团该有的数量。而且许多帐篷都是空置的,它们的居住者显然并不在这里。

    “在……”兽人沉吟了一下,但迪亚戈立刻把手枪顶在了他的脑后,并搬起了击锤。击锤移动时发出的“喀”的轻响在岩洞里分外清晰。迪亚戈能感觉到这个兽人全身都变得僵住了。看来他的枪给这些绿皮怪物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虽然这印象并不怎么亲切。

    “你只管撒谎,但我能保证你只有一次机会。”他冷酷的说道。

    “我说,我说,他们都去了石堡要塞,军团长说拿下了那里,我们就可以控制整个赤脊山区。”兽人忙不迭的说道。人类总是能在生死关头爆发出巨大的潜力,看来兽人也是如此——他的人类语说的急促而流畅,磕巴都不带打一下的,唯恐迪亚戈手一抖,把他送进地狱。

    这个残暴的种族从来只敬畏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人,软弱和哀求在他们面前永远得不到同情。

    “好了,继续走。”迪亚戈收回枪,插进枪套里。他回头看了一眼温德索尔,后者显然也听到了兽人的话,他原本就忧心忡忡的脸更加的苦大仇深了。

    岩洞狭长而幽深,到处都湿漉漉的,一条小小的暗河沿着洞穴蜿蜒流动,在洞穴的最深处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水潭。迪亚戈一边小心着脚下坑洼不平的路面,一边警惕的看着前方。但山洞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因为潮湿,兽人既没有把它当做仓库,也没有住人,实际上,他们是把它当做一个临时的监狱来筹备的,但现在显然还没投入使用。在里面兜了一圈后,迪亚戈并没有找到那位被俘的下士,除了一个散发着邪能气息的祭坛。这个祭坛周围散落着一些焦黑的骨头和牙齿,以及贝壳,草人之类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看来应该是那个被他杀掉的兽人术士的财产。

    一无所获的迪亚戈有些沮丧的往山洞外走去。

    “难道来晚了?”他有些低落的猜测道。在他的身后,玛斯雷和温德索尔默不作声,他们并不知道他的目的,只是以为他在搜索溃兵,以防生变。

    “我想我们得离开了,我们已经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了。”站在洞口,温德索尔催促道,他看了一眼老老实实蹲着的兽人俘虏们,“这些绿皮怪我们可以交给湖畔镇的所罗门镇长,我想他肯定很乐于听到这个好消息的。”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类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元帅阁下,是您吗?”

    迪亚戈霍的回过头,往山谷的葫芦口那边看去。

    他惊奇的发现,一个全副武装的人类正站在那里,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着。他穿着一身暴风城制式铠甲,额头绑着一条红色的头带,一手挽着橡木圆盾,另一只手里提着一柄战刀。这不就是他一直在找的约翰·J·基沙恩下士吗?

    这个发现令他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个节奏啊?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发现自己视力依然很可靠。就在这时,迪亚戈突然意识到,这是黑暗之门开启后的第二十一年,而不是二十五年,黑石兽人刚刚入侵赤脊山,这里的局面还没崩坏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而且看这样子,这个联盟士兵也还没有被俘虏,他所属的第十二军团B连也没有被击溃。

    迪亚戈脸上感到有些烧得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搞出这么个大乌龙来的,但好在他没和温德索尔和玛斯雷说过这件事,不然丢人丢大了。

    “约翰?”温德索然也有点意外,“你们军团不是驻扎在石堡要塞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石堡要塞正在遭受攻击,元帅阁下,我们是被派出来袭扰兽人后方的小部队。”基沙恩激动地一路小跑奔了过来,行了个军礼,恭敬的说道。他转过身,把手指含在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随着这口哨,迪亚戈他们看到四个人类从周围的山坡上露出头,然后沿着山坡滑了下来。

    这四个打扮各异,但都是三十来岁的年纪,应该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但当他们来到温德索尔面前时,却非常激动,有的眼里还噙着泪花。

    “元帅阁下!”他们整齐的站在元帅面前,敬礼道。

    “B连……”温德索尔目光游移,眼神依旧在四周的山坡上张望着。

    “别找了,元帅阁下,B连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基沙恩有些低落的说道,“当我们听说您被俘虏的时候,我们整个军团就出发,打算去救您,但我们在黑齿营地和兽人们大干了一场,损失太大,不得不撤了回来。”他赧然说道,看上去很为没有坚持下去而羞愧。

    “正确的选择,不然,恐怕整个军团都要损失掉!”温德索尔赞同道,他看上去很为这个军团长的选择感到高兴。

    迪亚戈和玛斯雷自动的和这几个因为故旧重逢而激动不已的人保持了距离。他们看上去有很多话要说。虽然迪亚戈从来没当过兵,即使加上前世也没有,但这并不妨碍他理解这些士兵和老上级之间的感情,那是无数次一起战斗流血积累下来的,是可以把后背留给对方一种信任与兄弟情谊。

    但是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些人很快就结束了交谈。几个人类士兵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向你们致敬,两位勇士,向你们的为暴风城所做的贡献致敬。”基沙恩下士庄重的行礼道,他的脸上写满了感激与羞赧,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来酬谢这两个人,“我可以想象把元帅阁下从暗炉城救出来有多艰难,这本来应该是我们的责任才对。”

    “为了国王的荣耀。”迪亚戈连忙回礼道,身为人类的一员,他虽然还不清楚自己这具身体属于那个城邦,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乌瑞恩国王的名义下为自己的种族效力。

    “为了联盟。”玛斯雷简洁的回礼道,作为一个按暗夜精灵,他为维护这个联盟作出的这一切都无可指摘。

    “约根森向您致敬。”这时候,另一个人类走了上来,他穿着一身暗色的铠甲,背后背着一柄雪亮的长剑。他严肃的以手触额,行礼道,他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冒险者,这两位勇士所做的一切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得出来的,即使在历史书里都值得大书一笔了。

    “卡克拉尔向您致敬。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兄弟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开口。”第三个人走过来,豪爽的说道。他是个狂暴战士,有着一头银发和一个帅气的马尾,赤裸着上身,腰间挂着两把冒着绿光的战斧,那是斧刃掺加了瑟银的标志。

    “那些绿皮怪物也没讨得了好,他们的伤亡是我们的两倍。”他突然有些没头没脑的说道,但迪亚戈立刻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他看上去仍然对基沙恩刚提到黑齿营地的那次战斗耿耿于怀。

    “丹弗斯向您致敬,愿圣光与您同在!”一个全身黑甲的人类优雅的行礼道,他背着一面圆盾,盾牌的中间雕刻成骷髅图案,一把闪亮的银锤挂在他的腰间。这是一个来自北郡的圣骑士,全身都散发着圣光的味道。

    “向您致敬,我得说你们挽救了暴风城最后的希望。”最后一个法师打扮的人类男性弯腰行了个斯文的学者礼。他穿着一身深紫色的法袍,手里提着一柄镶着硕大红宝石的法杖。这让迪亚戈有些吃惊,因为事实上,和游戏里“术士多如狗,法师遍地走”的情况完全相反,艾泽拉斯的施法者并不多,只有那些最充满智慧并且严格自律的学徒才能够走上法师之路,此外,天赋的限制和施法材料的昂贵也决定了施法者的成才率。在赤脊山地区,只有伊尔加拉之塔有施法者的存在,而且这座塔里的法师们据说还和黑石兽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很是有些不清不楚。

    而且,即使在艾泽拉斯这样超自然力量普遍存在的世界,法师的力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他们的强大只是相对于普通战士来说,他们在战场上的威力更像重炮,但远做不到核弹洗地,毁星灭斗的程度,而且他们也并不是没有缺点,一个疲惫的耗尽魔力的法师,甚至连最蹩脚的盗贼都未必打得过。当然如果他们准备充分而且还呆在自己的法师塔里的时候,法师确实是无解的。

    所以得知一个小小的五人小队里面居然有法师存在的时候,迪亚戈很是有些难以置信,而且颇为警惕,说实话,他对伊尔加拉之塔的法师可没什么好感。

    “我师从艾尔文森林阿祖拉之塔的塞欧克瑞图斯大师,事实上,我加入B连是还肩负着老师交付的其他任务的。”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和敌意,法师温和的解释道。

    迪亚戈了然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阿祖拉之塔和伊尔加拉之塔之间的宿怨,这个梅森纳应该是被他的老师派到赤脊山监视伊尔加拉之塔的动静的。

    ……

    注:好多书友提到了时间轴的问题,我也意识到了,并且在努力弥补,但人力有时尽,有些实在弥补不了的地方,大家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哇哈哈~~~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