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五十五章 熊皮的“爱情”

第五十五章 熊皮的“爱情”

    事实上,他们离开摩根的岗哨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在燃烧平原,赶夜路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温德索尔执意离开这个伤心地,他看上去一刻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他们花了些时间重新回到了通往湖畔镇的山谷北口,沿着这条长长的峡谷往南走。

    这里的状况比起燃烧平原来也好不到那里去,到处都是烧焦的土地和岩块。黑石兽人们把这里的地面掘开,从火山口引来熔岩流,以便于兽人术士们在此豢养烈焰小鬼。这种小恶魔只有一个天赋法术——火焰箭,但好在召唤需要献祭的要求极低,是大多数低级术士的第一选择。

    不过兽人的字典里显然没有规划这个单词,有些地方,他们又不得不在熔岩沟渠上再次架上用巨大的兽骨做骨架的简陋的小桥,以供大军同行。

    这些烈焰小鬼胆子并不大,事实上,作为恶魔中的炮灰种族,这些小恶魔从来都是靠数量取胜。像迪亚戈他们这样有几个人,而且还拥有一个大家伙的队伍,它们只会躲的远远地,看着他们施施然的通过。但如果是落单的旅人的话,这些小恶魔可不会表现的这么乖巧了,那些路边还残留着牙痕和爪印的尸骨就是证明。

    温德索尔的情绪看上去非常低落,他丝毫没有理会这些杂兵,无精打采的只顾着闷头赶路。

    玛斯雷和迪亚戈跟在后面,不时交谈几句。

    “迪亚戈,什么是爱情啊?看上这种东西很折磨人啊?能把一位黑铁矮人都不能折服的英勇的战士弄成这幅样子。”暗夜精灵看着郁郁寡欢的温德索尔,好奇的说道。

    “怎么?有喜欢的女孩儿了?”迪亚戈戏谑的看着他,笑着说道。

    “当然不是,我还没成年呢,”暗夜精灵脱口而出,但他马上就后悔了,唯恐迪亚戈小瞧了自己,“其实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只要再过二十年。”

    “只差二十年而已哟。”他强调说,同时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比出一段小小的距离,“一眨眼的工夫。”

    但这个“一眨眼的工夫”对于人类来说,已经足以完成从出生到成年的整个过程了,如果顺利的话,有些运气好的人甚至连娃儿都有了。不得不说,这个集月光女士的恩宠于一身的种族之长寿,真是令除他们自己之外的所有人嫉妒。

    “咳……”迪亚戈叹了口气,完全失去了和他再谈下去的兴趣。但毛孩子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深深刺激到了别人,还在穷追不舍。

    “迪亚戈,你还没说,爱情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腼腆的问道,脸上写满了憧憬与向往。

    “这么说吧,当你看到一个能令你心跳加速,呼吸紧张,浑身冒汗的异性时,你的爱情就来了。”迪亚戈胡扯道。说实话,他前世加上今生,总共也没谈过几次恋爱,玛斯雷问他这个,简直是问道于盲。不过迪亚戈前世好歹也是被无数琼瑶剧熏陶过的,随便怎么都能胡诌几句。

    他用脚跟轻轻磕了一下科多兽的肩膀,示意它走的再慢一点,这头巨兽虽然步伐不紧,但步子很大,几乎都快要拱到温德索尔的战马屁股上去了。

    不过他又走了好大一段路,也没有再次听到暗夜精灵的聒噪,这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他勒住科多兽的缰绳,然后扭回头,意外的看到后者正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的山壁,目瞪口呆。

    “怎么了,玛斯雷?”

    “我的爱情……,来了……”暗夜精灵两眼无神,失魂落魄的喃喃道,看上去就像见了鬼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顺着玛斯雷的目光,迪亚戈往前方山谷两侧的山壁上看去。

    “雷吉,快停下!”迪亚戈魂儿都差点给吓飞了,他用自己所能喊出的最大音量狂吼道。

    借着已经开始显得昏暗的天光,他看到,就在陡峭的山壁之上,一个兽人正在推动着一块巨大的岩石,试图把它滚落下来——的确,那个兽人是个雌性,她高耸的胸部说明了这一点。她看上去比雄性兽人要瘦一些,但不失强壮,她的肌肉强健饱满,尖牙闪亮。或许对于兽人来说,这是个大美女,但对于玛斯雷来说,那就未必了。这从毛孩子那张纠结的脸上就能看出来,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暗夜精灵中的异类,至少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

    迪亚戈认为自己一定是疯了,在温德索尔在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还有时间胡思乱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从科多兽背上抽出步枪,并推弹上膛,但在瞄准射击之前,那块巨大的圆形岩石已经沿着山坡滚落了下来。然后,那个女兽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山背后。

    迪亚戈颓然放低枪口,看着巨岩翻转着向下滚落,带起四溅的碎石与尘土,如同一条咆哮的瀑布,向着温德索尔席卷而来。

    心不在焉的温德索尔终于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然后终于变了脸色。然而紧张和恐慌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那里有的,只有冷静与机敏。

    老兵的直觉与娴熟的骑术在这个关键时刻拯救了温德索尔的生命。他牵动马缰,伴随着一声呵斥,战马人立而起,然后一个向后的蹬跃,躲过了这次袭击。

    灰色巨龙般席卷着砂石与烟尘的巨石,在他前面一步远的地方呼啸而过,冲击到对面的山壁上,在上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然后反弹到路中央,打了几个旋儿,最后停下了。

    自始至终,温德索尔都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优雅的就像一场盛装舞步表演,淡定从容。他甚至都没被溅到身上一丝灰尘。

    “真酷!”迪亚戈喃喃的说。

    温德索尔轻夹马腹,让战马在山谷里来回踱着步子,以防备兽人们再次攻击,但很长时间过去了,山崖上一片寂静,什么也没发生。

    三个人略微放松了一些,玛斯雷本来还打算发起追击,但温德索尔理智的阻止了他这么做。这个联盟老兵总是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就像前方有危险在等待着他们一样。

    天色已经快黑了,在这种环境下,一旦冲进伏击圈,那将是一场灾难。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丰富的战斗经验却如同本能一般融进了他的骨子里一般,使他最终意识到了不妥的地方——那个女兽人的表现太假了,简直摆明了就是在诱敌。

    不过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如果温德索尔躲闪不及,被大石砸成肉饼,谁又能保证这次佯攻会不会变成真的袭击呢?不过这也说明了兽人在这里的人手也不是那么充裕的,如果人手足够,他们早就碾压过来了,三个敌人而已,用得着费这么大劲儿么?或许兽人们仅仅是在这里布置了几个警戒的斥候也说不定。

    经过一番斟酌,他们最终还是返回了谷口,在离谷口不远的一处小山凹里宿营。本来为安全起见,迪亚戈提议回到摩根的岗哨过夜的,但元帅固执的否决了他的建议。

    为此,他们不得不安排轮流守夜,以免被摸上来的黑石兽人给一锅端了。

    在胡乱嚼巴了一顿难以下咽的干粮之后,温德索尔第一个守夜去了,这是他本人强烈要求的。

    “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吹吹风,清醒清醒。”他这样说道。

    迪亚戈没和他争,前世的爱情剧看了不知有多少,他也知道一个人失恋之后,烦闷几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在地上铺上兽皮,然后和衣而卧,只是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

    虽然被整个焚烧过的燃烧平原燥热荒凉,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这里植物很少,除了火甲虫和火焰蜂,这里的野外很少有蚊虫之类,不像艾尔文森林、荆棘谷这些植被旺盛,水草丰茂的地方,夜晚的蚊虫铺天盖地,让人不堪其扰,难以入眠。

    因为一天的劳累,又累又乏的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深沉的睡眠总是消除疲乏与劳累的最佳途径,自从穿越到艾泽拉斯之后,迪亚戈发现自己已经很少失眠了,曾经因作息不规律、熬夜等等这些不健康生活习惯造成的失眠多梦、健忘抑郁的毛病从来就没有找上过他。

    然而就在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感到有人在轻轻的推自己。他警觉的一个骨碌从兽皮上坐了起来,把手摸向了身侧的步枪。然而他很快就又放松了下来,因为借着未熄的篝火灰烬,他看到推醒自己的正是暗夜精灵。

    “别紧张,迪亚戈,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暗夜精灵安抚他说,金黄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温和的亮光,看上去如同宝石一般晶莹,“也没敌人上门。”

    “什么事儿?”迪亚戈看了一眼摆在旁边的沙漏,离换班值夜还有很长时间。他往四周看了看,却什么都看不到。作为一个老兵,这不是温德索尔第一次担当暗哨了。他藏的很好,迪亚戈完全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我还是有些睡不着,我想不明白,我怎么会喜欢那个女兽人呢?要知道,她没有任何一点我觉得漂亮的地方。”玛斯雷纠结的说道,看上去和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人类男孩没什么不同。

    “傻小子,你那可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可不是这样子的!”迪亚戈忍不住咧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飞出来了,自从傍晚遇袭到宿营,他都一直在紧张和不安中度过,早忘记了精灵男孩还在纠结着这件事。

    “可是那确实是你说的啊,一点都没错,令我‘心跳加速,呼吸紧张,浑身冒汗的异性’,她完全符合!”暗夜精灵有些恼怒的说道,他突然有些后悔告诉迪亚戈自己的心事,以至于被这个家伙无情的嘲笑。

    “狗屎,你看到任何敌人都会这样,不论男女,你只是当时碰巧看到了一个女兽人而已!等有机会见到雄性兽人的时候,你也会有那种感觉的!”迪亚戈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我会喜欢男兽人?!”暗夜精灵惊骇欲绝,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迪亚戈突然感觉都有些词穷,他完全无法和这个二货解释和心仪的女孩儿相处时的那种奇妙的感觉,那完全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他转过头,看了看一脸疑惑与期待的暗夜男孩,感觉这事儿搞得有点缠夹不清了。

    “反正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他粗暴而不负责任的说。

    ……

    玛斯雷对他的解答很不满意,这一点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因为一直到早晨,他叫醒所有人的时候,这个男孩看上去还有些气鼓鼓的。

    他们弄了口热汤,胡乱吃了点干粮。然后就再次启程进入峡谷。

    因为今天这一路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情况,反正不会太平静,所以温德索尔在出发前就穿好了盔甲。要知道,板甲的穿戴拆卸都极为繁琐,要花好一段时间才能整利索了。不过,这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一身钢锻的板甲可是沉得很,不够强壮的人,光是穿着甲胄走上半天就得累垮了。

    他们这次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可能的袭击,但走了几个小时之后,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峡谷内一片平静。

    昨天的那场伏击看上去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如果不是仍然能看到路中间那块巨大的岩石,冒险者们恐怕会真的这样想。迪亚戈感觉自己真的很难理解兽人的思维,难道这些绿皮怪物以为他们一行人已经被昨天的袭击吓的不敢再往前走了么——按兽人对人类的看法,这还真有可能。

    越过那块石头,道路的两侧开始出现战斗后留下的痕迹。地上胡乱丢弃着一些残破的甲胄,断裂的兵器,有属于联盟士兵的,也有属于黑石兽人的,但种种迹象表明,联盟在这里遭遇了一场失败,不得不向南撤退。这从地上被泥土半掩的联盟军旗上可以看出来——哪怕有一丁点时间,联盟士兵们都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荣誉被人丢在地上践踏的。所有的盔甲、兵器和旗帜上面都落满了灰尘与泥土,这场惨烈的战斗距离现在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们在这里踯躅良久,然后继续南行,然而越往南走,情况就越是恶劣。

    在峡谷的中段,他们看到了一片更大的战场。峡谷在这里变得宽阔了些,但失去了地形的凭依,联盟兵力上的虚弱开始彻底显现出来。这里一片焦土,了无生气,因为原先屯驻在这里的联盟士兵大都都已经战死了,即使还活着的也撤离了此处,不过,峡谷里依旧充满了激烈的战斗留下的痕迹,他们至少是在撤离前破坏了这里的工事,放火烧掉所有辎重之后,才离开的。

    但他们明显没有和追击的兽人脱离,因为后面的道路上依然一路丢弃着各种物资,一直到那道扼守着峡谷南端的隘口。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