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五十三章 摩根的岗哨

第五十三章 摩根的岗哨

    出乎冒险者们的意料之外,离开洛萨雕像的旅途中,兽人并没有追来。或许在他们意识里,这些路过的冒险者应该早已经跑远了,而不是在雕像周围继续流连。

    在经过了安度因·洛萨的雕像之后,他们继续往东。接下来的旅程,一行人依然和以前一样平静地相处着,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不同了,除了玛斯雷这个没心没肺的二货。

    温德索尔不时用意味难明的目光扫过迪亚戈,眼神里饱含希冀与期待,但更多的是一种坚定,一种事业后继有人,心愿已了,甘愿慷慨赴死的决心。联想到前世的时候这位元帅的选择,迪亚戈的心情开始变得沉甸甸的起来。

    事实上,只有迪亚戈心里明白,他在那次传承般的奇迹里并没有发生任何身体上的变化,有变化的只是他的内心,他的精神世界,他能感觉到自己心灵变得坚石,变得牢不可摧。这更像一种人格力量,感染同化着他,使他拥有与邪恶抗争的心灵力量。

    十多天之后,他们看到路北不远处有一大片城市的废墟。几百年前,高山之王安威玛尔死后,在铁炉堡的内部斗争中失败的黑铁矮人们被流放到这里,建造了一个独属于黑铁矮人自己的城市——索瑞森。但随着炎魔领主拉格纳罗斯的到来,这个城市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废墟。

    如果你够胆去废墟里翻翻,或许还能翻出几件和没来的逃跑的黑铁矮人一起埋在火山灰里的好东西。毕竟,矮人出品的武器或者装备,在什么时代都是精品的代名词。

    不过破家值万贯,虽然黑铁矮人们已经整体搬迁到了暗炉城。但仍然有些难舍故土的黑铁拾荒者在这里出没。这些自称黑铁遗民的看守者敌视任何敢觊觎这片黑铁遗产的入侵者,并且不惜为此大打出手。

    在索瑞森的东边,大概距离四五天的路程,是燃烧平原的一大势力——火腹食人魔的地盘。

    巨槌石,这座依然在不停喷发着的活火山远离主要通路,位于燃烧平原的北部地区。火腹食人魔盘踞在这里。神奇的是,这座到处都流淌着灼热岩浆的火山的山腹深处居然还有水源存在,而且出水量还很大,甚至在岩洞里汇聚出一片池塘。要知道,在到处都干的冒烟的燃烧平原,这足以令所有人疯狂了。黑铁矮人、黑石兽人、人类、龙人,几乎所有燃烧平原上的智慧种族都蜂拥而来,打着这里的注意,但很多年过去了,这座神奇的火山依然掌握在火腹氏族的手里,让人不得不感叹这伙食人魔的凶猛与强大。

    这些来自南方的食人魔懂得使用魔法,但他们强健的体格使其在肉搏方面也毫不逊色。如果一名食人魔法师手持棍棒,他就能用这根棍子打死最强壮的矮人战士。火腹食人魔据说是兽人战争期间经过这里的兽人大军中的残余,他们中的一部分,尤其是那些被改造出双头的食人魔有着很高的智慧,完全不同于他们蠢笨的同族。至少,他们知道拥有一块领土的必要性。

    所以,这个残暴的种族单方面宣称燃烧平原是食人魔的领土,不过在入侵艾泽拉斯的兽人被击败之后,这个领土要求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因为联盟绝不允许发生此类事件,因为他们不会放弃这条去往北方的唯一通路,至于新部落、黑铁矮人和龙族就更无法接受食人魔这种说法了。

    不过,食人魔的词典里显然没有外交这个单词,这座要塞里的食人魔没有任何同盟,他们决心把其他的任何种族都驱赶出这片土地。巨槌石戒备森严,在这座火山的山谷里纵横交错的设置了食人魔防御工事。除了自己的族人,食人魔不会对其他种族的任何人表现出善意,这一切可以从军营边的荒野中悬挂于树上的撕碎的肢体看出来。吃腐肉的生物大多生活在这里,因为那些挂在树上的残羹冷炙对于他们来说是难得的美味佳肴。作为这种扭曲的共生关系的回报,如果有人敢闯入这个地区,这些食腐者往往会把他驱赶到食人魔的面前。

    不过迪亚戈一行人也没有打算凑过去试探一下食人魔捍卫自己领土的决心,他们远远的眺望了这座山峰一会,就迈开步子,转往南方。

    在巨槌石北面的烈焰峰,新部落在那里的一处洞穴附近建立了前哨站,但由于不是位于前往赤脊山的必经之路上,迪亚戈也没有心情去触那个霉头。况且,他也不是种族主义者,对于部落种族,他没有任何歧视,他很清楚的记得提里奥·弗丁说过这么一段话:“种族并不代表荣誉,我知道有些兽人,他们像最高贵的骑士那样可敬;我还知道有些人类,他们像最残忍的亡灵天灾那样邪恶。”

    他知道,血仇与宿怨并不是短暂的并肩作战就能消弭的。虽然有着脆弱的协议,但随着部落与联盟之间的裂痕被一次次冲突与摩擦所扩大,两者之间的全面战争,必将再度掀起。作为一个人类,迪亚戈很清楚自己的屁股要坐在那边,这无关道德与品质,而是最基本的立场问题。

    他们往南走了五个白天和一个上午。时间快到中午时,他们终于看到了那条隔绝燃烧平原与暴风城的山脉——赤脊山。这里是暴风城王国的边界,这条山脉的后面,就是那个梦幻般的人类国度的领土了。

    旅行者们变得急切起来,经过在蛮荒地带的漫长跋涉,他们十分渴望着回到文明世界去,去享受那里的喧嚣与繁华。就连迪亚戈都有些激动起来。他抖了一下科多兽的缰绳,示意它走的再快一些。

    但事实上,他们离那座山的距离比看起来的要更远一些。他们花了两个小时,中间还在路上吃了顿午餐——说实话,几个人都真的不想再靠这些柴梗一样的硬肉干过活了,但现实总是无奈的。

    大概到吃下午茶的时候,他们抵达了那个山谷——通往赤脊山的山口。

    虽然很想马上就前往湖畔镇,但温德索尔请求他们先和他同行,以寻求帮助。毕竟,他们即将要干的这件大事单靠他们三个的话,太过人单势孤了。

    于是他们没进山口,而是沿着山脉往东面走。没过多远,温德索尔就发现了一条掩没在矮草丛中的小路——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感佩生命的顽强,在燃烧平原靠近南方的这些地方,一些低矮的耐旱植物已经开始出现,以前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植物被焚烧后留下的灰烬和火山灰混合在一起,给它们提供了丰富的营养。

    沿着这条崎岖的山路,他们往山上攀行。山势很陡,他们三个有时候不得不从科多兽背上跳了下来,步行上山。说实话,科多兽这种大家伙对于爬山路并不在行,相比于这种山间小道,它更乐意于在原野中驱驰。不过没隔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摩根的岗哨。

    这个营地隐藏在一座小山窝里面。一道坚固的木墙挡住了山谷的出口。木墙上有一道可以向上翻起的门,但现在这门是关闭着的。木墙的两端搭建着简易的箭塔,几个穿着链甲的士兵正手持弓箭在上面警戒着。他们看上去也不是没见过血的新兵,因为即使当他们看到科多兽这种庞然大物时,也只是略微惊讶与紧张,而不是惊慌失措。

    “赞美圣光!”那些士兵中,一个看上去像是头领的高声喊道。这种和陌生人打招呼的方式在联盟的底层士兵中很是流行,因为他们相信那些被恶魔控制的绿皮兽人是不会这样喊得,即使那些想混进营地的兽人想这样喊,他们的恶魔主子也不会允许。不得不说,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哲学。

    “永生永世!”温德索尔大声回应道,他有些不耐烦,“我是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嘿,菲德尔,是你吗?快开门,难道你认不出我来了吗?”

    “正因为是您,我才不能打开大门。”那个菲德尔一本正经的说道,他的表情很奇怪,看上去在憋着笑,而且憋的很辛苦。

    “没有命令,谁都不能开门!”旁边的一个哨兵解释说,他看上去同样在忍着笑。

    “好吧,那么,麦克斯韦尔元帅在吗?”温德索尔有些无奈的问道,他有些尴尬的回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低声腹诽着,“见鬼,这是在搞什么?”

    “元帅度假去了,好像是和奈辛瓦里去荆棘谷打猎去了,估计得两到三个月才能回来了。”木墙上的人回答道。

    “度假?我被黑铁矮人抓去,他却去度假?”温德索尔忍不住叫了起来。他脸上写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其实不光是他,迪亚戈同样感觉不可思议,他在这个营地的见闻几乎是完全颠覆了他前世的记忆,这还是他记忆里的那个艾泽拉斯么?这是要崩坏的节奏啊!

    倒是一旁的玛斯雷像看戏一样看的津津有味,要知道,在泰达希尔,可是很少有这种狗血戏码上演的。

    “那么,谁能告诉我,这里还有谁是我认识的,我是说,除了摩根。”过了很久,温德索尔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有些低落的问。

    “那就只有奥拉留斯老头儿了。”哨兵们互相看了看,同情的说道。

    “那么好吧,去通传他一声吧,希望他还没有喝醉。”温德索尔有气无力的说道,看上去他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

    箭塔上传来一阵踩动木梯的声音,一个卫兵攀下箭塔,往营地内去了。

    没过多久,迪亚戈听到围墙内传来一阵叮咣作响的脚步声。那脚步听起来非常急促,两分钟之后,那脚步声在木墙后停了下来。

    一个粗豪的声音在木墙的另一边嚎叫着:“是你吗,雷吉?”

    “是我,奥拉留斯,你这个老酒鬼,圣光保佑,你还没有喝醉!”元帅喜出望外的喊道,他从木墙的缝隙里往里瞧了瞧,然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我喝醉了,谁给你开门呢!”粗嗓子在里面喊道,即使墙外的人们都能听出这声音里饱含的喜悦。

    十几秒钟之后,木门被打开了,一个矮壮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是一个须发皓白的老矮人。他脑门上的头发已经掉光了,残存的头发在后脑勺处胡乱绑了个短辫。他有着一副典型的矮人长相和长可及胸的浓密胡须,脑袋上戴着一个头箍,身上则穿着一身链甲,重要部位像昆虫节肢一样覆盖着闪闪发亮的钢制板甲。看上去就像一只闪闪发亮的银色圣甲虫。

    “嘿,雷吉,我的老朋友!真高兴你还活着!”老矮人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温德索尔的腰部——他只能够得着这个位置。

    “我也没想到我能活下来,那的确很艰难,”温德索尔用力拍打着矮人的后背,感慨的说,他透过大门,往营地内看去,“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你不能怪麦克维尔,雷吉。你被抓走之后,他到处组织人手救你,他甚至还自己掏腰包雇了一队冒险者,准备亲自带队去营救你,但卡特拉娜·普瑞斯托那个婊~子禁止任何人离开营地。他一怒之下,撂挑子不干了,跟赫米特去了荆棘谷。”老矮人伤感的说道,他带着温德索尔往营地内走去,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的和温德索尔唠叨着,看上去和任何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没什么不同。

    科多兽被留在了大门外,栓在一根拴马桩上。迪亚戈很难说服卫兵这个庞然大物不会在营地里突然暴走,也只好这样了,不过迪亚戈可从来不认为那条还不如科多兽大腿粗的木桩对它有什么约束力。

    ……

    注:赫米特·奈辛瓦里,艾泽拉斯最著名的猎人,一位活着的传奇,著有自传体游记《荆棘谷的青山》、《白色雷象般的山丘》和《诺森德的雪》。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