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十八章 阿斯纳尔的美食

第十八章 阿斯纳尔的美食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在一周之后,迪亚戈和玛斯雷终于还是决定出发了,对于喜欢冒险与旅行的两个人来说,这里并不是他们此行的终点。但在出发的前一天,杰克·岩腿神神秘秘的邀请他们到铁匠棚去一趟。

    当迪亚戈和玛斯雷满怀好奇的来到铁匠棚的时候,科塔兹·黑锤——那个传说中受到了锻造者卡兹格罗斯启迪的铁匠,正满眼通红,精神亢奋的等待着,他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矮人帮手,看上去他们都已经累坏了。但和黑锤一样,这些矮人同样满怀兴奋,他们都在期待着一件伟大作品的出世。

    棚子中间的空地上,一口西瓜大小的坩埚正在小号熔炉里烧的通红,迪亚戈注意到坩埚里的外壁上有许多凸起的矮人符文,他估计这些符文有增温的效果。此刻,坩埚里的液体正被熬煮的剧烈沸腾着,不时有气泡从里面冒出来,噗噗作响。

    那是满满一坩埚白炽的粘稠液体,看上去就像某种金属被熔化后的熔液。科塔兹黑锤小心翼翼的用铁钳把坩埚从熔炉的炉膛里取出,倒在桌子上。随着坩埚的翻转,里面的粘稠液体被倾倒出来,浇到了事先准备好的洁净的钢板上。迪亚戈注意到它们是被整体倾倒出来的,坩埚里涓滴不剩。

    钢板是特制的,中间微微凹下去了一些,像一个浅碟。红热的液体在钢板上不停的扭曲,蠕动,变形,但却像一团水银一样不会粘连在钢板上。如果不是亲眼看着这团熔液从白热的坩埚里倒出来,迪亚戈都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软泥怪了(软泥怪天生惧怕高温、火焰)。

    “难道是液态记忆金属?这些黑铁矮人是不是要造出来个T1000(电影《终结者》里的液态机器人)?天哪,这个世界真的要崩坏掉了么?”迪亚戈感觉眼前的一幕真的已经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力极限,他很怀疑是不是有个人类同乡穿越成了眼前黑铁矮人中的一个。

    但黑铁矮人们都一动不动,任由那团熔液自行蠕动,扭曲。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它,眼神看上去比那熔液还要炽热。但就在这炽热的眼神注视下,那金属熔液终于开始慢慢的冷却下来。

    随着液体的冷却,迪亚戈看到有一点点的凸起在液体表面显现出来,然后是更多,就好像某种动物的鳞片在浮出水面。

    “难道是一条鱼?”迪亚戈在心底猜测道。好吧,思维模式被打破的他已经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了,艾泽拉斯已经完全不能阻止他的想象力了。

    但事实证明,他完全猜错了。当那团熔液终于静止下来,不再变形,当它变回固态的银白,不再炽热,当它的外形完整的出现在迪亚戈眼前时,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

    那是一件鳞甲,一件闪闪发亮的,精美无比的鳞甲。它的表面如同琉璃一样光滑明亮,即使是苍蝇落到上面,都会滑劈了腿,细碎的光芒在它的表面闪烁着,如同反射着星光和月色。

    科塔兹·黑锤甚至都等不到这件鳞甲完全冷却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把它从钢板上提了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肉类被烤焦的臭味——即使不再红亮,这金属的温度依旧不可小觑——但黑锤却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棚子里的黑铁矮人们发出一阵能掀掉棚顶的巨大欢呼。他们像疯狂科学家一样亢奋而狂热,这件鳞甲被他们挨个传递,就像捧着一件矮人之父卡兹格罗斯赐予的礼物——在矮人们眼里,的确如此。就连迪亚戈和玛斯雷都拿到手里端详了一番。

    这件银闪闪的鳞甲和衬衣的款式差不多,有齐肘的短袖和遮过半截大腿的下摆。它的鳞片形状并不是普通的贝状鱼鳞,而是像鲨鱼的盾形鳞——据说龙鳞也是这种形状的。每个甲片有铜币大小,这些甲片一片压一片,用魔线——这种线常被死灵法师用来缝合憎恶,超级坚韧——精心的一层层串编在一起。

    迪亚戈确定它不是给某个矮人量身打造的,因为没有任何矮人有这种身材,也不是给玛斯雷·熊皮打造的,因为德鲁伊们拒绝任何金属铠甲,这些自然之子认为,任何金属的冶炼和锻造都是对大地的伤害,对于德鲁伊来说,穿上兽皮制成的皮甲,已经是他们能接受的极限了。好吧,迪亚戈已经猜到这应该是黑铁矮人们赠送给他的礼物——虽然并不知道迪亚戈是否是有意为之,但矮人中的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厨艺给矮人带来的巨大帮助。矮人从来都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种族,他们永远会倾尽所有来报答那些忠诚的朋友。

    这件锁子甲通体用秘银打造,摸上去比感觉比柔软的羊皮还要薄,如果穿在罩袍里面甚至都看不出来着了甲——事实上,如果不想故意勾起人们的贪欲,你最好把它穿在罩袍里面。迪亚戈把整件鳞甲提在手里掂了掂,大概有八、九磅重,对于他现在的力量来说,几乎和零负重也没没啥区别。作为自己一生锻造事业的巅峰,黑铁矮人科塔兹·黑锤在这件鳞甲上用光了自己积攒了多年的秘银,营地里其他的黑铁矮人也帮衬了他不少。这种矿石在所有位面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它的延展性如同青铜,但却又可以磨得像钻石一样璀璨。矮人可以将它加工成坚逾钢铁、却又轻如羊皮的金属。它如同白银一般美丽灿烂,但秘银的光泽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氧化衰退。更为神奇的是,这种金属和魔法有着良好的契合性,没有任何金属能比它更适合打造魔法装备了,即使是比它更坚固的瑟银和精金都不行。

    最后,这件鳞甲再次传回到了科塔兹·黑锤手里,他深情严肃的把鳞甲捧在双手上,缓缓的来到迪亚戈身前,深深的行了个最庄重的矮人礼节。

    迪亚戈也不由自主的严肃了起来,他同样庄重的回礼。

    “我,科塔兹·黑锤,格瑞沙·黑锤之子,黑锤家族的第十七代族长!我曾打败过十三次火元素的进攻,也曾从炎魔拉格纳罗斯的奴役下成功逃离。为了黑铁矮人的荣耀,我们誓将返回暗炉城,将拉格纳罗斯赶回火元素界!”科塔兹黑锤豪迈的大声喊出自己的身份,这是黑铁矮人非常正式的一种仪式,那些真正的史诗装备,他们是从来不会出卖的,只会赠送给配得上它们的人。他们会通过这种仪式,将得到泰坦锻造者卡兹格罗斯赐福的装备赠出。

    “为了黑铁矮人的荣耀,我们誓将返回暗炉城,将拉格纳罗斯赶回火元素界!”黑铁矮人们站立在他的周围,严肃的重复道。

    “现在,我将这件鳞甲赠送于您,瑟银兄弟会真正的朋友!希望它随着您的荣耀名扬四方!”科塔兹·黑锤诚挚的说,他将鳞甲高举过头顶,递了过来。

    “我,迪亚戈·阿斯纳尔接受您的馈赠,我将努力使自己配得上它的史诗品质,使它更添光彩,”迪亚戈激动的按照矮人礼节回答道,他恭谨的接过鳞甲,“作为瑟银兄弟会最忠诚的朋友,我会随时响应朋友的召唤,帮助瑟银兄弟会真正的回归暗炉城。”

    事实上,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作为一个松散的类学术团体,当你获得瑟银兄弟会某个成员的友谊时,整个瑟银兄弟会都会对你持友好态度。在矮人的传统中,这意味着盟约的达成。在艾泽拉斯,盟约誓言并不是毫无束缚力的,违誓者往往会受到世界之力的惩罚。像《魔戒》里的丁霍山民,就是因为违背誓约而受到诅咒,死后不得安息,变成怨灵,直到履行誓言,帮助埃西铎的继承人阿拉贡击败索伦的军队之后,才得以解脱。当然,在世界之力的惩罚并非仅仅死后不得安息,根据誓约的不同,惩罚也往往千奇百怪,但不论怎样,誓约这东西,还是别违背的好。

    当然,迪亚戈的誓约也是有条件限制的:“我,迪亚戈·阿斯纳尔接受您的馈赠”这句话说的是立誓的原因;“作为瑟银兄弟会最忠诚的朋友”说的是誓言对象是瑟银兄弟会,而非黑铁矮人,说实话,迪亚戈对瑟银兄弟会之外的黑铁矮人殊无好感;而“随时响应朋友的召唤,帮助瑟银兄弟会真正回归暗炉城”说的是誓言内容,迪亚戈会在瑟银兄弟会对火元素的战斗中出场,而不会参与黑铁矮人对其他种族比如铜须矮人的战斗。

    “它叫什么名字?”迪亚戈把这件鳞甲捧在手里,爱不释手的问。按照矮人的传统,武器或者装备一般都是由它的锻造者来命名的,一些出色的矮人大师往往随着自己的作品而名声大噪。

    “我的锻造灵感其实来自于你,人类!”矮人铁匠有些羞涩的说,不复刚才进行仪式时的豪迈,他指着鳞甲的衣襟部位。迪亚戈把鳞甲凑到眼前,看到那里铭刻着一行小小的矮人文字,“阿斯纳尔的美食——科塔兹·黑锤。”

    “阿斯纳尔的美食?”这个名字令迪亚戈有些莫名其妙,他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科塔兹·黑锤。说实话,迪亚戈简直都要崩溃了。起什么名字不好啊,你看,“巨兽之王胸甲”、“驭龙者胸甲”、“风行者的凯旋战甲”,那一个名字不是威风凛凛,酷炫拉轰啊?实在不行,“银鳞胸甲”这种名字也能接受啊,你弄个“阿斯纳尔的美食”这算怎么回事?

    “这是你给我的灵感。”科塔兹·黑锤回忆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美食的滋味,我从来没有想象过食物对于矮人的吸引力能有这么强大,炎魔被召唤出来的三百年中,我第一次忘记了对拉格纳罗斯的仇恨,忘记了锻造,哦,卡兹在上,请矮人之父原谅我的懈怠。”说到这里,矮人铁匠忙不迭的向泰坦锻造者忏悔着,“你要知道,你的厨艺对于困境中的我们是如此的重要,我敢说,几百年年后,每一个黑铁矮人都会记着这个伟大的名字——迪亚戈·阿斯纳尔,是他拯救了困境中的瑟银兄弟会。我希望每个看到这件宝物的人都能想起,你对黑铁矮人的伟大贡献!”

    矮人说的迪亚戈都有些脸红了,虽然他内心是想帮瑟银兄弟会一把的,但他没想到感恩的矮人们会把他的贡献上升到这个角度。他感觉还是把这个话题岔开的好。他尝试着把鳞甲套在了身上。

    “我们试试它的防御力吧?”他在铁匠棚里扫了一眼,打算寻找一个适合用来试验的家伙。但一个莽撞的家伙根本没给他找到的机会。

    “我来试一试!”玛斯雷大声喊道,说着就变成熊扑了过来,在迪亚戈还没来得及反对之前,巨大的熊爪就已经拍到了他的胸口上,。

    迪亚戈像一个皮球一样被他连人带甲拍了出去,还在地上接连翻滚了好几个跟头,然后爬在地上不动了。

    但是巨熊好像还意犹未尽,他一颠一颠的奔过去,再次举起了爪子。

    “好了,别再试了,”迪亚戈无力的举起手,阻止道。他咳嗽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感觉自己像被搁在铁锤和铁砧之间痛捶了一顿,所有的骨头都断掉了。”

    人群忙不迭的围了上去,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经过暗夜精灵的检查,他只是受了一些挫伤,骨头和内脏都被保护的很好,一点问题都没有。

    迪亚戈自己也在鳞甲上检查了一下,但上面光洁如新,连个爪子印都没留下。

    “我得祝贺你,你捡到宝了!”虽然碍于德鲁伊教义,不能穿戴金属铠甲,但玛斯雷仍然抚摸着光亮的鳞甲,羡慕的说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了这件伟大的作品干一杯!”老洛洛尔最后建议说。

    “为什么不呢?”这个建议立刻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暗夜精灵响应的最为快速。

    对于矮人来说,喝酒这种事,过瘾是排在第一位的,什么口味有时候并不重要,实在憋得没办法的时候,食人魔粗制滥造的戈多克绿酒他们都能下肚解馋。

    所以矮人的酒杯往往很大,许多橡木酒杯看上去比人类的喝水杯都要大。他们往往是直接拿着接近半满的酒杯——大概得有半斤,随便嘟哝一句祝酒词,然后仰脖咕咚咚就是一杯。

    “为了阿斯纳尔的美食!”杰克·岩腿提议道,然后所有人同端一次。

    “为了迪亚戈的美食!”听上去和上一句没啥区别,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真的是为了好吃的,所有人毫不犹豫的再端一个。

    两杯烈酒下肚,迪亚戈已经有些头晕了,要知道即使在穿越前酒鬼遍地的天朝,他都不是个好酒量的。他很快就不记得是为什么喝酒了。

    为旅途顺利,为友谊,为矮人之父,为暗夜精灵,为瑟银兄弟会……,随便什么理由都被拿来用了,最后老洛洛尔还为了女神艾露恩,痛痛快快的来了一杯,但这时,除了他自己,桌子四周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人了。

    好吧,因为这次狂欢,迪亚戈和玛斯雷两个人的出发日期不得不再次推迟了三天。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