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冷战军工帝国 > 第五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五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阿尔贝对黑手党的印象除了在意大利遇到的杰克之外,还有就是那位外号叫芝加哥之王的教父阿尔·彭卡,他留给黑手党乃至后世的遗产都充满着黑色幽默,第一,重机枪比冲锋枪好使;第二,要按时向联邦政府纳税;第三,做-爱时一定要戴安-全-套。阿尔贝对这位没有倒在警察手上而是输在联邦税务部门的枭雄颇有好感。

    当然,阿尔贝对黑帮的印象还没坏到见一个杀一个的地步,毕竟当年国父孙逸-仙先生,就是洪-门弟子嘛,他的信物洪棍到现在还留在广-州的大元帅府中。不过阿尔贝不厌恶黑-帮不代表他心慈手软,现在他现在的身份是比利时王室,有一句话叫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决定想法,比利时王国绝对不允许出现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就像中-国国情一样,我们只有涉-黑团伙,没有黑-恶-势力组织。

    意大利自从墨索里尼上台之后,巴勒莫的区长切萨雷·莫里利用种种特殊势力抵制黑手党的活动,许多黑手党人在他的压制之下锒铛入狱,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远走他乡。看来巴洛口中所说的克罗博家族应该是从1922年墨索里尼上台的时候过来的。

    “跟我讲讲这个家族吧,巴洛。我指的是他们的家族武装,别的我可不在意。”阿尔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巴洛犹豫了一下,抬头看见冰冷阿尔贝身后两个保镖冰冷的眼神,还是说了出来,“杰克·克罗博是克罗博家族的掌舵人,黑-道中也称呼他为老杰克。他的儿子,詹姆斯是家族未来的接班人,据说是一个狠辣精明的角色。克罗博家族拥有五个军团,每个军团下有20名‘士兵’和‘杀手’,全是亡命之徒。这次策划绑架史密斯家族的长女,恐怕就是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纠纷吧。”

    “可是我父母跟黑-道上的势力没有半点关系!”约翰愤怒的吼道。

    阿尔贝出手制止了不理智的约翰,双手交叠微笑的说道,“既然如此,巴洛先生就将绑架的地址透露给我们吧,放心,我们不会将您的正义伸张说出去的。”

    这次巴洛没有丝毫犹豫,他掏出一直金色的钢笔,飞快的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个地址,然后递给阿尔贝。

    阿尔贝接过信纸,笑着说道,“是托斯卡纳的佛罗伦萨出产的白绢信纸?难怪带着一股特殊的薰衣草香味,巴洛先生您真像一位品味高雅的贵族。”

    巴洛做出一个承蒙赞誉的表情,阿尔贝的这个马屁似乎很受用,他亲自将阿尔贝送到门口,临走前还意味深远的说了一句多多保重。

    面无表情的阿尔贝回过头,巴洛正郁闷怎么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只见阿尔贝缓缓开口说道,“下次跟还巴洛先生喝茶的时候,还请将埋伏在一旁的刀斧手全撤走,掷杯为号这玩意中国人一千多年前就玩的比你溜了,而且我的保镖也有自信在你交来一众人马之后把你跟你的手下全部干掉。”

    阿尔贝的语气就像跟老朋友谈论欢快的话题,内容却让巴洛在大热天里一瞬间感到寒冷入骨。

    阿尔贝一众人离开之后,巴洛握紧的拳头终于松了开来,惊采绝艳的后辈他看过不少,那些深受长辈影响的政治家族或者黑-道的后起之秀都带着一股骄傲的机锋百出或者运筹掌握,但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如此老谋深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想到这里,巴洛回头冷冷的对身后的手下说道,“立刻给我去查一下,那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到底是什么人!我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家伙的信息。”

    坐上汽车的阿尔贝并没有让司机开车,他只是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四方形的金属物体,上面有一些奇怪的按钮,还有一个像收音机音箱一样的扩音器正发出滋滋的嘈杂声。

    “这是什么?”约翰好奇地问道。

    “无线窃听器。”阿尔贝迎着三人好奇的目光,一边解释道,“因为之前的矿石无线窃听显得笨拙无比,这是北方工业公司第一次改良的无线发射器,这种远程无线窃听设备主要由微型拾音器、微型无线电发射机和电池组成。这种新的发射器体积只有火柴盒大小,沾附力特强,而且用超短波将所收到的声音发射到直径为5英里的范围之内,用一个灵敏度很高的接收机就能收到。公司打算将这种实验型号的窃听器取名为‘虫戚’。”

    今年二月克格勃特工实行了“金唇行动”,在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内安装了窃听器,不过这种窃听器太过笨重,他们还要在大使馆对面偷偷建一个大型微波接收器,所以使用金唇窃听器是个不明智的选择。而北方工业公司研制的“虫戚”窃听器原本是是克格勃在1950年代中期广泛应用的一种微型无线电窃听器,此时的虫戚窃听器可是代表着当今世界最高的间谍设施水平,但对于阿尔贝这种能搞到任何设计图纸的大挂逼而言,一切都是轻而易举。

    自从朝阳情报组织创立之后,阿尔贝的北方工业公司就围绕着间谍所需物品,展开了一系列的研制工作,而所谓的“虫戚”窃听器不过是其中的一向成果而已。

    “杰克先生,是的,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妥当了。”听筒里传来巴洛声音,带着一股阴谋得逞的意味。

    “他们现在已经前往您指定的那个地方了,估计史密斯家族的长子约翰也会到场,有两个重要的人质,不怕史密斯家族的老狐狸们不会低头。至于前往的其他人,下手清理干净就好。”

    “好的,好的。”巴洛又回应了两声。

    “看来我们还是得回去跟这位不怎么诚实家伙好好聊聊才行啊。”阿尔贝扶着额头说道,一开始巴洛很爽快的把地址给他的时候阿尔贝就觉得其中有猫腻,好在多了一个心眼在他桌子底下装了窃听器,否则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维克多拉动了勃朗宁手枪套筒,子弹上膛,天职是服从命令的军人的他问道,“老板,上不上?”

    阿尔贝笑骂一声,“上,怎么不上了,来个回马枪杀他个措手不及。”

    估计在座其余三人都没听明白回马枪什么意思,但是两个家伙听到要打架则显得很有精神。只有约翰一个人脸色阴沉的盯着荣耀皇后地下夜总会的大门。

    巴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聘请的打手居然这么不堪一击,二十个人就这么被两个人给放倒了,虽然没死,但也够他们在医院里躺上好一段时间了。不过这其实也怪不了他们,维克多和艾伦的马盖普双人掩护射击前进在实在是发挥到了极致,把这群自以为开过几枪的混混打得找不着北。

    两位猛男就这么抬着巴洛把他丢死狗一样的丢到车厢里,丢下一群目瞪口呆或者躺在地板上没气的小弟扬长而去。他们将巴洛带到一间空房子里,四肢全绑了起来,这时灰头土脸的巴洛哪里还有一丝贵族的气息。

    “巴洛先生,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现任国王利奥波德三世的次子,阿尔贝。你勾结克罗博家族,还企图杀王室灭口,这种罪到法官那里,十颗脑袋给你都不够掉啊巴洛先生。”阿尔贝敲着他的脑袋说道。

    “你是王子阿尔贝?”巴洛这一次说话都不利索了,联想到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死十次都不够用。

    阿尔贝特别同情的看着巴洛,“放心,杀人灭口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出来的,不过嘛,小小的惩罚还是有的。”

    阿尔贝打了一个响指,维克多用一块毛巾将巴洛的脸盖住,然后将绑住巴洛的椅子踢到在地,艾伦端来一桶水,慢慢的往巴洛的脸上浇灌。水流控制的很好,不急不缓。但是维克多却想挣扎都做不到。

    严刑逼供也是私人军事承包商必须要学习的一道课程,当你需要逮捕犯人并从他们口中掏出情报的时候,严刑逼供这玩意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此时幸灾乐祸的阿尔贝站在一旁解释道,“水刑自中世纪问世以来,一直被公认为是一种酷刑,这种酷刑会使犯人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水刑就像个单向阀,水不断涌入,而毛巾又防止你把水吐出来,因此你只能呼一次气。即便屏住呼吸,还是感觉空气在被吸走,很痛苦。”

    水刑可是CIA最喜欢用来囚-虐-犯人的酷-刑,因为他基本不会在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关塔那摩监狱里的恐-怖-分-子都基本上享受过这种待遇。

    很快这位娇贵的贵族大人便撑不住了,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说完之后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直喘气。

    阿尔贝蹲下来拍着他的脸说道,“一开始你说实话不就可以不用遭受这种折磨了吗,你这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冷战军工帝国》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