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六十七章 第一比!【求推荐】

第六十七章 第一比!【求推荐】

    指南中学甲级学堂中。

    所有的士子都正襟危坐,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迷茫之色。

    今天的夫子讲经,让他们措手不及。

    昨天和苏夫子辩经,吃了瘪,挨了骂,一个个回去都苦苦钻研经学,做足了准备。

    甚至有几个用功的士子,彻夜温习经典,指望今天辩经之时能够有更好的表现,柳河便是其中之一。

    一夜的苦修,他本来信心十足,满以为今天自己能出一出风头,说不定还能压过唐雨,得到他梦中人苏夫子另眼相看。

    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今天讲经一开始,苏夫子便直接点名唐雨。

    然后两人便是你问我答,开始了天马行空的经辩。

    说是天马行空,是因为两人所辩辞都极其的晦涩,往往一句经典脱口而出,在座的士子不仅不能释义,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指南中学藏书的《儒经注解》是大学士苏光所作。

    大学士苏光以偏,怪,深,傲著称,他的著作几乎全是深奥晦涩的释义。

    一本儒经,经过他释义之后,意思大变,用词也是古老之极,就算是高学士子,甚至是院学士子,有些关窍也难以一一弄清楚。

    唐雨和苏雨樵上了就是比博闻强记,内容都是《儒经注解》的,两人一问一答,其实全是照本宣科。

    苏雨樵倒也罢了,估摸着大部分都能明白含义。

    唐雨则完全是死记硬背,大部分释义他根本懂不了。

    是其他的士子却不明所以啊,只当两人是在辩经,而且能听出所辩经典为《儒经》,两人辨得内容之精深繁奥,他们几乎只能说能略微触及到皮毛。

    这对他们来说,震撼太大了!

    同样是甲级班的士子,差距怎么能这么大?

    众人心中惭愧,疑惑,不解,是夫子苏雨樵根本不理众人,只见她凝神蹙眉,脸色潮红,双目犀利,眼睛牢牢的锁定唐雨,一个个问题如连珠炮似的问出来。

    再反观唐雨,他依旧是那副恭敬有礼的样子。

    似乎每回答一个问题都需要略微思索,语气也似乎不是很肯定。

    但是苏雨樵问多少,他便能“勉强”回答多少。

    偶尔他似乎遇到了难题,但是他结结巴巴,却又似乎把问题都回答上了。

    双方一问一答,节奏很快,而且是越来越快。

    起初大家还能从两人的对答之中摸到一些皮毛端倪,到后面节奏快了,就算是谢聪和柳河这等才学上优的士子,也只配看西洋镜了。

    这样足足是大半个时辰,苏雨樵和唐雨完全是旁若无人,对其他的士子来说,这简直就是煎熬……

    “好了,最后一个发问……”

    苏雨樵语气拉得很长。

    她抿了抿嘴唇,终究还是端起了桌上的瓷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清茶。

    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似乎在仔细的斟酌思考。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唐雨,是等了半晌,她的问题都还没发出来。

    一本苏大学士版《儒经释义》,苏雨樵从头问到尾,唐雨竟然对答如流,这让满怀信心的苏雨樵也难掩内心的震惊。

    从去年开始,每一次进入书阁,苏雨樵就钻研这一本注解。

    她自问自己对苏大学士释义已然完全融会贯通,对释义内容更是了若指掌了。

    然而今天,她碰到了唐雨才发现,不仅他了若指掌,唐雨似乎更是能通背此书。

    单单说强闻博记,她却似乎还输了。

    要知道这本书有两百多页,而且全是深奥晦涩的文字,要背下来难度之大想而知。

    就算是苏雨樵看了不下百遍,却也不一定能通背。

    这让苏雨樵感觉受到了挫败,内心不甘,而脸色却是越来越发红了。

    苏雨樵半天没发问,唐雨便道:“夫子,您最后一个问题我定然回答不出来!今日夫子不吝指点,让学生受益匪浅。一本《儒经》竟然能包罗万象,有如此深的奥义在其中,学生惭愧,往日每天治经典,却是疏漏众多,着实惭愧……”

    唐雨准备收兵了。

    这一通照本宣科的背诵,也基本他昨晚一夜强记的内容给掏空了。

    而他也总算见识到了苏雨樵的厉害,这个女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自己能背下来,全靠那个逆天的梦中书城的神通,而苏雨樵则完全靠自己下功夫治经典,这些文字,有些念出来舌头都转不过弯,她竟然能背诵,而且还能释义?

    唐雨现在是真有些服气了。

    恰好,此时也差不多一个时辰了,马上到巳时了,其他的士子还没参与进来呢!

    “好!今日就到此,明日辩易经!”苏雨樵道。

    此时的她,内心的震惊被唐雨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雨来自秦国,秦国士子怎么能如此精通《儒经》,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再说了,唐雨年龄比她还小了两岁,以这样的年龄,就能够通背苏大学士的艰深晦涩之作,他其才学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

    苏雨樵最抓狂的就是这一点。

    对自己的才学她很有自信,自忖在高学士子之中能和她比肩的鲜有存在。

    指南中学李勃也是才高的夫子,是对李勃的底细,她非常的清楚。

    而眼前的唐雨,自从她认识唐雨以来,就一直没摸清唐雨究竟有多深底细。

    眼前的这个士子,现在她发觉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诗词绝佳,那是毋庸置疑的,苏雨樵很汗颜。

    制艺之学,唐雨从来就没作过,她很难了解。

    而经典之学,唐雨明显精深,苏雨樵现在使出浑身解数,却根本探不到他的深浅。

    深不测!

    苏雨樵现在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唐雨了。

    她心中依旧不服,依旧有熊熊的斗志,但是内心深处,她已然出现了那么一丝丝的不自信,这对她来说,是从未有过之事。

    终于解脱了!

    唐雨落座,耳观鼻,鼻观心,还待继续听苏雨樵讲经。

    却没料到苏雨樵朗声道:“今日讲经到此结束,尔等回去认真参悟经典,明日继续……”

    “啊?这就结束了?”

    唐雨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来。

    其他的士子更是震惊莫名,今天哪里有讲经,开场便是辩经,一辩就是一个多时辰,参与辩经的就唐雨一人,其他的士子全部成了陪衬。

    讲坛之上,苏雨樵却根本不理众人的表,转身就走,出了学堂,消失得无影无踪。

    渐渐的众士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大半士子齐齐聚向唐雨这一边。

    “唐兄啊,马荣以前唐突啊。没料到唐雨经学竟然如斯精深,惭愧惭愧,我等同为指南士子,我及不上你万一啊……”叫马荣的士子拱手道,毫不掩饰自己对唐雨的崇拜和尊敬。

    谢聪过来苦笑道:“先觉啊,今日这一辩,我不服不行。当日高师看中你,我还颇觉得不以为然,今日想来,高师目光如炬,非我能及万一……”

    士子们你一,我一语,全是追捧之词,唐雨又尴尬又无奈,却还没发分辩。

    忽然他觉得远处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他眉头一皱,抬眼望过去,却恰好和柳河的眼神对视。

    柳河一双眼布满了血丝,英俊的脸庞扭曲成一团,似乎是很痛苦,是看向自己的眼神着实骇人之极,似乎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唐雨心中一凛,对柳河他至今还心有余悸。

    这家伙是个单相思成疯的变态,眼看是追苏雨樵不成,却貌似嫉恨上自己了。

    一念及此,唐雨心中糟糕透了,当即和众士子辞别,拎着书篮就往家里赶。

    【推荐票加油啊,目前刚过五百!咱们今天是一千的目标!

    推荐一本朋友新作《数神》,貌似貌似吸取了我的教训,主角高中落榜者呢!哈哈……】xh118

    </td>

    </tr>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