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十七章 临阵脱逃?

第十七章 临阵脱逃?

    时间到酉时中刻,盛春园中,参加诗会的士子、夫子们渐渐的都到齐了。

    贵宾席上,澧水中学魏大夫子居中而坐,他的两侧是一群高学士子,还有马腾跃,陈昂等学校的夫子。

    至于四大家的家主辈的金主们却是没有资格进入盛春园的,他们碍于行商的身份,只能另行安排豪华的偏院观摩诗会,陪同他们一起观摩诗会的还有四大家的后院内眷,她们却是没有资格走正门进来的,此时也都差不多到齐了。

    今天澧水诗会的规模和规格都超过了以往,虽然是中学诗会,可是高学士子竟然有三四人之多,另外,四大行商家主都前来观摩,这足以说明,三月诗会备受重视,而这暗中自然还涉及到四大行商之间彼此的较劲。

    还有,这一次诗会有一个十分神秘的参与者,此人就是前段时间在澧水中学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秦国来的唐公子。

    这唐公子可是周家周如海看中的乘龙快婿,关于他的事儿,最近一段时间传得很疯。

    可是其人一直保持神秘,这次三月诗会就在周家举行,其总要现身了吧!

    周如海人称周扒皮向来精于算计,这一次摆出了如此大的阵仗,硬是让这唐公子千呼万唤始出来,大家都想看看,此人究竟有多了不起的才学呢。

    别说是一群中学士子暗中已经备下了手段,就算是几名高学士子事先都被几大行商郑重打了招呼,对这神秘的唐公子也有点兴趣。

    甚至连几大夫子,各自内心也想见见这唐公子,看看究竟是周如海得了失心疯,还是这周扒皮真的是慧眼如炬。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诗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可是在士子群中那高背的紫檀木椅上还是空空如也,那唐公子依旧没有出现。

    渐渐的一众中学士子就有些不满了,暗地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神色之中均浮现出怒色。

    作为主人的周若水眉头也拧了起来,虽然依旧面沉如水,可是却没有了先前的镇定了……

    所有的坐席都坐满了人,唯独一个位置空着,偏偏这是个最显眼的位置,这样一眼扫过去,着实别扭。

    “嘿嘿,这唐公子不是吓破胆了吧!我看是不敢来喽!”

    罗家罗恒故意在周若水的背后大声道。

    周家周林笑嘻嘻的凑到周若水的身边,道:“若水妹子,这是怎么回事?这唐公子莫非又犯痨病了?”

    周林这一说,引得周围一众士子哄然大笑。

    这一笑,大家的议论就更加的肆无忌惮,本来安静的诗会变得很是噪杂。

    贵宾席上,陈夫子急得团团转,一连派了几波人去侧厅询问周如海情况。

    心中却是暗骂这唐公子简直太狂妄,这么多高学士子,还有魏大夫子都在,就等他一个人。

    读书人当礼仪为先,岂能这般失礼?

    偏院之中,此时更乱了套。

    司马家,罗家,武家几大家主纷纷怒斥秦人不懂礼仪,夹枪带棒的,分明就是在斥责唐雨。

    周如海眉头深皱一语不发,可是周夫人却坐不住了,他坐在一众女眷中间,作为主人,偏偏脱不开身,急得满脑门是汗……

    完了,完了,早就知道那姓唐的小子不靠谱,现在诗会还没开始就闹了这么一出,这不是摆明要让周家人下不了台吗?

    蔡常办事也不力,请个人这么就还不来,就是绑也绑来了吧?

    诗会还有一刻时间,可是整个盛春园却气氛怪异,宾主仆从,个个都显得焦躁不安……

    ……

    东厢房,小院之中。

    蔡常浑身一哆嗦,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整个人入坠冰窖,手脚冰凉,脑门上汗珠一滴滴的滴下,声音变得异常嘶哑,还有愤怒:

    “这么大一个活人,怎么可能说失踪就失踪了?快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冬儿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道:“管……管家,半个时辰之前,公子说要出去走走,冬儿以为公子是要去看看诗会的士子,也就并没有在意,只在后面跟着他,可是一出了大门,在人群中冬儿一眼没看清,公……公子就不见了……”

    冬儿是真吓着了,眼泪汪汪的,脸色苍白。

    蔡常也是浑身发抖,他三步变作两步冲进东厢偏房,大声道:“苏老,你倒是说句话!唐公子究竟去哪里了?三月诗会是我周家花了极大的代价才争取过来的,这可不是儿戏。

    唐公子既然接受了邀请,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现在人都不见了,你们……这……究竟是何意?

    你……你们是要将我东家置于何地?”

    苏庸闭目躺在躺椅上,一动不动,半晌才好整以暇的道:

    “蔡管家,那请柬是我代我家公子收下了,可是我不知道我家公子自己有安排,今天有友人相约,他出去了。要说过错,就算我的吧。回头事了,我会跟周老爷当面赔罪,这事不怪你!”

    蔡常气得几乎要跳起来,喝道:“苏老,这么大的事儿,你就一句赔罪了事?你当我周家是何等之家?你们这么做是要置我家老爷于绝境……你……”

    苏庸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眼神如刀,看向蔡常道:“蔡管家,你周家是何等之家用得着你提醒我吗?一商贾之家,难不成我公子书香世家出身,还要处处让你周家来安排?

    区区澧水诗会,我家公子参加了那是给你们周家长脸,没有参加那也再平常不过了。

    听你这意思,你今天还想代替周如海向我们主仆问罪不成?”

    “你……”蔡常那个气啊,嘴唇只哆嗦,可是此时他却还不敢随便说话。

    毕竟老爷曾经说过,万万不能开罪苏老,可是今天这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蔡常就算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这口气。

    可是他没忍下这口气,苏庸接下来更是比他的火气还大。

    “姓蔡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商贾之家的奴才,也敢出如此不逊之言。你快快给我滚蛋,滚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说我家公子赴友人约了,休得再聒噪。否则……”

    苏庸眼神之中闪烁一缕寒芒。

    就这一缕寒芒闪过,蔡常一肚子气瞬间化为乌有。

    蔡常也是识人之人,哪里看不出这苏庸的本事?真要激怒了此人,恐怕自己全身而退都难。

    自己出事了倒罢了,可是老爷和夫人,还有整个澧水诗会都等着自己回话呢!

    时间来不及了,蔡常一咬牙,扭头便走。

    他心中那个气啊,明明是这姓唐的小子怯胆了,不敢参加诗会,回头自己还挨一通臭骂,自己怎么跟老爷交代?

    目送蔡常离去,苏庸倏然从躺椅上竖起来,脸色不再淡然,变得十分的凝重,道:

    “冬儿,还跪着干什么?还不跟我一起去寻公子?”

    “公子啊,公子,您这是去了哪里啊!经历了这一波,咱们主仆还如何能在周家寄居?哎……”苏庸在心中长叹一声。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