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八章 一地鸡毛【求推荐,收藏】

第八章 一地鸡毛【求推荐,收藏】

    丫鬟冬儿满头大汗,花容失色,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气喘吁吁的跟在唐雨身后道:“唐公子,唐公子,您这是要干什么?”

    “抓鸡!”

    “快,快,堵住那边,把那只公鸡给我堵住……”

    “哎,你怎么不动啊!一只鸡都不会抓吗,来,我在这边堵住……你从那边赶……”

    唐雨大声嚷嚷道,挥舞着手臂指挥着一脸惊慌失措的小丫鬟。

    冬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唐公子堂堂的书香门第出身的读书人抓鸡,还捋着衣袖,卷着长袍,这事儿如果传出去,那要闹出多大的笑话来?

    “公子……您抓鸡干什么?还是等苏老回来再……”

    “等他回来还抓什么鸡,快点,快点,逮住那只大的!”

    “扑哧哧,咯咯儿……”冬儿一伸手,这一次终于逮住了一只芦花大公鸡,唐雨大喜过望,猛然窜过来道:

    “好,好,还是你个儿小,灵活!快,快拔下翅膀上的那几根毛……”

    “啧,啧,鹅毛找不到,我就用鸡毛,总好过用毛笔。快拔,快拔,要不然待会儿苏伯回来了,咱又要挨骂了!”唐雨脸上很是兴奋。

    睡不着觉,实在是无聊,脑子里来了灵感,想出了两个函数,却没笔运算。

    毛笔他实在用不习惯,而且毛笔速度太慢,鹅毛也不知上哪儿能找到,他只能把主意打到东厢外院子的几只鸡上。

    “唰,唰!”唐雨快速拔下翅膀上几根长羽,然后一松手,受惊的公鸡“扑哧,扑哧”一通乱窜,逃命去了。

    手上攥着鸡毛,唐雨摆摆手道:“冬儿,你继续给我守着,就像刚才这样再逮几只,我先去把这几支做出来!”

    中世纪西方的鹅毛笔可不是随便用一根鹅毛就能写字的。

    鹅毛需要经过硬化,消减等几道工序,然后再蘸上墨水,才能很好的借助鹅羽绒对墨水的吸附性才能做成笔来使用。

    幸好,唐雨小时候和同伴做过鹅毛笔,虽然这东西极易损坏,可是目前来说,却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书写工具了。

    于是,唐雨便进了房子去**毛笔,冬儿不敢违背唐雨的命令,继续在院子里抓公鸡。

    冬儿年龄很小,约莫也就是十二三岁,也是小孩心性。

    刚开始见唐雨抓公鸡,她着实吓到了。

    可是和唐雨一起抓了鸡,拔了毛,眼见公子笑逐颜开,一扫之前的阴郁沉闷之色,她心中也觉得高兴,所以抓起鸡来很卖力。

    “扑哧,扑哧!”又一只大公鸡被她抓住。

    她大喜,嚷嚷道:“公子,奴家又抓了一只……呃……”

    她脸上的笑容刚刚化开,却迅速的僵在了脸上。

    小园门口,亭亭站着两个人。

    一人身着浅红色长裙,面容森冷,杏目怒睁,一手卡腰,那模样气得是浑身发抖。

    而在其后,则是一身形高挑,满脸惊容,脸色煞白的白袍女子,看到这两人,冬儿:“啊……”一声,吓得魂都没了。

    连忙手一松,公鸡“扑哧扑哧”,一通乱飞乱叫,扑落鸡毛一地。

    “媚……媚儿姐,小……小……姐?”

    冬儿腿一软,就跪倒了地上,浑身发抖。

    大夫人房里的媚儿姐就够让冬儿犯怵了,没想到连小姐都来了,今天这事儿该如何是好?

    郑媚儿环顾这一片狼藉的小园,心中的怒火翻滚升腾,按照她平日的性格,必然要双手卡腰,破口大骂,可是今天……小姐在旁边,小姐性子向来淡,而且是读书人,她这一骂怕辱了小姐的斯文。

    可是……她实在是难以忍受,憋得难受。

    “冬儿……你……”

    她刚开口,就听到东厢书房传来一声爽朗的大笑:“冬儿,表现不错,快快拔毛,再给我抓。在苏伯回来之前,一定要多抓几只……”

    冬儿浑身一抖,脸一下变得苍白。

    而郑媚儿一瞬间也是目瞪口呆。

    “这……这是唐公子?天呐,唐公子这是在干什么?抓鸡拔毛?这和焚琴煮鹤何异?这是读书人干的事情吗?”

    她身后,那白衣女子吓得甚至倒退了一步,不过终究,她还是站定了,脸色却是古怪之极。

    “不是说是个呆子吗?怎么……只是……”

    周若水心中一下乱极了。

    每天母亲都在她耳边唠叨,说那唐公子如何呆呆傻傻,绝无才学,又说老头子得了失心疯,一定要将她往火坑里推。

    父母相濡以沫数十年,可是这些天却屡屡吵架,焦点都集中到这个唐公子的身上,最后连爷爷都惊动了。

    周若水还是第一次见父母之间分歧如此之大。

    在父亲口中,这唐公子乃当时奇才,三岁能诗,五岁能文,可是在母亲说来,这唐公子就是个整天发呆发傻,动辄就吐血的痨病鬼。

    周若水可没见过这唐公子,心中却下意识的有些相信母亲。

    可是在家里,毕竟父亲是一言九鼎,母亲就算再执拗,却也是拗不过父亲的,更何况爷爷也是支持父亲的……

    母亲尚且如此,周若水做女儿的,还能够改变得了父亲的决定?

    这几天她在家里闷闷不乐,加上郑媚儿的撺掇,她一咬牙,就决定亲自见见这个唐公子,真是又呆又傻么?

    呆傻之人,能将这么精致的小院子折腾成这模样?

    “媚儿,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周若水淡淡的道。

    郑媚儿眉头一挑,心中也是有些乱,整个周家上下,谁都说唐公子呆傻呆傻,可看这满院狼藉,是个整天发呆,一动不动的人能干出来的?

    不行!岂能就这样回去,夫人还交代有任务呢。

    当即,她定了定神,上前一步,大声道:“请问唐公子在吗?我是郑媚儿,奉夫人之命前来探望公子!”

    半晌,屋里没有动静。

    过了好大一会儿,书房的门“吱呀!”一声推开了。

    一白袍少年,星眉朗目,笑意盈盈的从里面走出来,他仅仅只是扫了一眼郑媚儿,看到周若水的时候,他眼神微微亮了一下,随即便看向了冬儿。

    冬儿此时已经战战巍巍的起身,双手捏着短衫的衣角,显得很是拘谨。

    “周夫人太客气了,我很好!”

    紫袍少年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道:“我……我这里有点乱,呵呵,媚儿姑娘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回头我转告苏伯就是了。”

    郑媚儿眉头一皱,暗道:“无礼!”

    她再抬头看唐雨,却只见唐雨环顾四周,眼睛四处逡巡,注意力明显在那几只鸡的身上。

    看他那样子,似乎很是遗憾,郑媚儿这一来,他抓不了鸡了。

    倒是冬儿敏锐多了,她抢着道:“媚儿姐,小姐,我……我去准备茶水……”

    冬儿逃之夭夭了,郑媚儿扭头看小姐,却见小姐神色尴尬,眉头深皱,显然也感觉难堪。

    郑媚儿咬咬牙道:“唐公子,是这样,我家小姐要参加三月澧水诗会,这些天闷在家里写诗,偶得几首咏春绝句,夫人知唐公子大才。让我拿给唐公子看看,万望唐公子能给予指点。”

    “诗?”

    唐雨愣了一下,神情变得古怪。

    他沉吟了一下,十分恳诚的道:“媚儿姐,其实我不太懂诗,周家小姐才学比我好,恐怕我难以指点。要说指点,她指点我还差不多……”

    唐雨这话可是十分诚恳的,他的确不懂诗,那个三岁能文,五岁能诗的神童不是他,让他做神童,他也做不来。

    另外,他也不怎么关心苏伯说的那些关系婚约之间的明争暗斗。

    他反正肯定暂时不可能结婚,谁上中学就结婚的?

    所以他坦然自己的情况,心中没有一丝障碍,反正就是不懂呗。

    说不得将来肯定被逼要学,可是就算是学了,唐雨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不认为自己能够学得好。

    唐雨这一说,郑媚儿和周若水都是一惊,唐雨如此诚恳,却出乎他们意料,对唐雨的观感不由得好了一些。

    她们可不会认为唐雨说的是真的,读书人的礼仪,虚怀若谷,寒暄客套那是基本。

    倘若唐雨大大咧咧,大放厥词说自己才学如何如何云云,那就成狂生了,最是为读书人不喜的。

    读书人就算要抬高自己的身价,那也得十分隐晦,绝对不能让人认为自己是一介狂生。

    郑媚儿自然不会放过唐雨,而此时冬儿已经摆上了桌子,藤椅,摆上了茶点,郑媚儿道:“唐公子太谦虚了。您可知道,这一次诗会可是新春诗会之后第一次隆重诗会。

    我家小姐为准备这一次诗会可以说用心良苦,还万望公子帮忙参详参详……”

    她一边说,一边已经在桌子上铺开了一方卷轴。

    “唐公子,您请看……”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