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野人凶猛 > 第三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国王信使

第三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国王信使

    感谢书友影月雨、书友abli打赏的100起点币!

    在战场当中临时建立的粗陋高台上,投降仪式正在举行,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之下,埃尔士伯爵半跪在康沃尔德男爵面前,不甘心的将自己的佩剑递到康沃尔德男爵面前。

    康沃尔德男爵顺手将剑拿在手中,然后,面对下方的士兵,高高举起他手中的佩剑,高喊着:“胜利了!”

    下方,属于男爵的大批士兵同样欢呼着:“胜利了!”

    存活下来的侥幸笼罩在所有人心中,这场几乎看不到胜算,居然如此不可思议的胜利了,还是以如此史诗般的方式获得的胜利。

    而另一边,属于埃尔士伯爵的士兵群当中,则垂头丧气着,士气低落。

    而站在众多士兵最前面的众多骑士里,当时意图保护伯爵的七名骑士更是个个默默的站着。

    战败,对于他们而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一战当中,他们非但没有为自己赚取丝毫荣誉,反而成了这场战争失败的最大罪人。

    即使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强大的不可思议的骑士,但他们此后,也注定要在其他骑士的嘲笑当中度过了。

    这种耻辱,甚至会因此为他们的家族蒙羞。

    除非他们能用一场勇猛的胜利为自己洗刷掉这一耻辱,不然,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不断地耻辱。

    “瞧,就是那个人,你别看他是骑士,他当时和其他六个骑士一起抵挡阿托卡游侠的进攻,结果还是让游侠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的主君给俘虏了……”

    “哦,原来就是他啊,简直是骑士的耻辱啊……”

    “脓包骑士……”

    ……

    七名其实当中,一名看起来较为年轻的骑士双拳死死的握紧,他仿佛能从后背处感受到那些士兵们充满鄙夷和蔑视的目光。

    他甚至不敢去想象那些士兵此刻正在如何谈论他。

    无尽的羞耻充斥着他的内心。

    他的双手颤抖着,终于……

    “锵……”

    在其他骑士惊愕的目光当中,他猛然将自己的佩剑拔出,搭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年轻的脸上,泪流满面。

    “布罗斯,你干什么!”

    “放下、放下,别这么做!”

    “停下!布罗斯!”

    ……

    在周围惊慌的骑士伙伴劝阻声音当中,布罗斯没有去看那试图阻拦他的同伴。

    他抬起头,看着夕阳渐渐落下的天空,满是泪水的脸上,目眦欲裂。

    “啊!!!”

    他大叫着,毫不犹豫的挥动了手中的剑……

    “兹……”

    “呛啷……”

    沾染了血迹的剑掉落在地上,在喷涌而出的血色当中,骑士的身体无力的向地面坠落……

    “砰……”

    他的愿望达到了。

    他的死,可以让他的家族不必再为此蒙受羞耻了。

    ……

    而此刻,造成这一切结果的顾白并没有在投降仪式上。

    他拒绝了男爵希望他能与他一起站在高台上,迎接众人注视的邀请,而是回到了那处战场上。

    虽然这里爆发了一场千人级别的战争,但因为战争时间极短,以至于除了死在顾白手下的十几名士兵外,甚至都只有几个受了不轻不重的伤的人。

    而经过草草收拾后,这里更是丝毫看不出曾经爆发过一场战争的痕迹,只有偶尔可见的一些血迹,才能让人感到这里发生过什么。

    顾白孤独的走在这里,他很快找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

    一匹躺在草丛当中,浑身血染的白马尸体。

    它那颗琉璃通透的大眼睛,呆滞的望着。

    顾白沉默了。

    他蹲下身,抱着死去白马的马头,闭上眼睛,抚摸着早已冰冷的尸体。

    没有和马一起接触过的人,永远难以理解在战场上厮杀时,战马作为你最亲密战友是什么感觉。

    那是生与死的联系。

    可惜,这匹战马最终还是离他而去了。

    ……

    而在此时,正在准备返回康沃尔镇的男爵与骑士们,却正在迎接一位特殊的人物。

    身后,步兵们正排成长龙,沿着来的道路往回走。

    几位骑士和骑士扈从围绕着男爵,好奇与警惕地目光看着眼前,骑在马背上,一副绿色信使打扮的人。

    男爵对着他开口道:“你说,你是德赫思国王的信使?”

    自称信使的男人欠身道:“是的,尊敬的康沃尔德男爵。”

    “那国王有什么命令呢?”

    男爵继续开口问道。

    “国王陛下命我前来向您问好,并停止您与埃尔士伯爵之间的争端,不过……”

    他犹豫的看了看周围那些已经得胜而归的士兵,迟疑的说着:“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闻言,周围几名骑士的脸上非但没有露出被国王帮助调停的欣喜,反而露出愤怒之色。

    “我等主君与埃尔士伯爵之争,何须那个‘邪逆者’来调解?”

    哈修斯骑士面带愤怒,口中更是直接说出了一个矛头直指国王的词汇。

    信使面对骑士的愤怒,显得有些畏惧,不敢多说话。

    也无怪哈修斯如此愤怒,在诸国通行的封臣与主君之间的神圣契约里,封臣为国王提供兵役,主君为封臣提供保护,这是一切的基本。

    而再往下,便是封臣在自己的领地里,享受一切封邑贵族应有的权利,而主君不得干涉,而一旦干涉,就会遭到其他贵族的集体抵触。

    就好比数百年前,一位国王因为看到他的一个骑士在他自己的领地里,打死了一个无辜的农夫,认为不妥,命令他给予那个可怜的农夫家庭一点赔偿。

    结果就引得王国内部轩然大波,众多贵族联合起来,一起推翻了那个国王,改立他的儿子为新国王,以至于一个强盛的王国由盛转衰。

    如诸如开战权,便是这众多权利之一,主君没法强制下令让他的封臣之间停止战争。

    当然,一般来说,主君如果是说希望在中间调停的话,封臣也会给予自己的主君以尊重,尝试谈判,直至和谈结束,或是实在认为双方关系已经无法缓和,继续开战。

    所以,一般主君希望停调的话大多时候都能成功。

    但德赫思国王却绝非如此。

    十几年前,他将叛乱贵族的领地分割给那些农夫、市民的做法,极大的让他遭到了贵族们的反感。若非那些新晋农夫领主,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坚定不移的站在国王那边支撑他,现在的德赫思国王,早就被推翻了。

    即使如此,也让德赫思国王有了“邪逆者”的外号。

    既然如此,来自“邪逆者”国王的调停,在哈修斯这类贵族骑士眼中,当然是属于是被排斥的了。

    男爵看了哈修斯一眼,示意他注意一下言辞,哈修斯骑士虽然不再开口,但眼神当中对国王信使的不屑还是显而易见的。

    男爵对着信使,继续开口道:“想来,国王陛下应该还有其他话要你传递吧。”

    男爵温和的态度极大程度上的缓和了信使的紧张,他回应道:“除此之外,国王陛下还命令我给您和埃尔士伯爵各一封信,他说,只要您看过信后,就知道为什么要停调您和埃尔士伯爵之间的争议战争了。”

    说着,他向男爵递出了一封镶有金色花纹的精致信件,随即欠身,拨马离开。

    男爵看着上面鲜红的纹章印记,确实是国王的印记,他疑惑的拆开信件。

    看着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唰……”

    他猛然抬起头,把信件攥成一团,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

    他拨马,伴随着士兵的方向,快速朝着康沃尔镇的方向赶去。

    几名骑士茫然的相互看看,随即同样驱马跟了上去。

    在迎面吹来的疾风当中,哈修斯骑士催促着胯下的马,勉强跟上男爵的马。

    “主君,怎么回事???”

    因为速度太快,他不得不大声的对着男爵喊着。

    男爵转过头,脸色变得铁青,他对着骑士大喊着:“纳克逊人入侵了!”

    哈修斯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

    纳克逊人,是在吉尔珊迪亚王国东北面,所存在的大量渔猎部落的统称,人数不少,风俗凶悍,但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分散而弱小,几百年来,最多是偶尔与边境要塞发生一点摩擦,根本对吉尔珊迪亚王国构不成威胁,他们又怎么会入侵呢???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而此时,正在祭奠自己白马的顾白还不知道,贵族们之间玩乐一样的“战争游戏”结束了,但真正激烈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野人凶猛》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