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野人凶猛 > 第十二章 老约翰的一天

第十二章 老约翰的一天

    表示killzeroo同学的500起点币打赏,让我知道原来我这个新人写的东西,也是有人想看的,让我真的很是感动,作为第一个打赏我的人,今天特意加更一张。

    艾丽尔,是隶属于康沃尔德男爵的直辖领地。

    虽然对于康沃尔德男爵而言,很可能他一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一次,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农夫不过是一群会说话的家畜而已,只要那些农夫照常交税、照常劳作就是了。

    康沃尔德男爵对于艾丽尔并不上心,但不代表村庄管事们也能对此不上心,村庄是他们财富与权势的来源,他们必须好好管理这个面积不大,人口不多,却颇为古老的小村庄。

    “啪……啪……啪……”

    不远方,大儿子勤勤奋奋,一声接一声的木耙犁田的声音传入老约翰的耳朵里,让他颇感欣慰。

    从出生到长大、结婚、衰老,一直都在艾丽尔的老约翰,从来没有关于政治、哲学、文化之类的概念,事实上,他甚至从没走出过这个小小的村庄。

    他唯一对于外界的认知,也不过是得益于偶尔来村庄里,给村庄管事们送信的送信人讲的故事而已。

    在他心中,像村庄管事那样威风的人,就是着:“我……刚刚……”

    他看了看手里的木耙,又试着指着地上的半截木耙,一句简单的话,硬是因为慌乱,没能说清楚。

    老约翰看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怒火,对着他低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家里找个木耙来。”

    小约翰本能地“哦”了几声,撒腿便准备往家里跑。

    “等等!”

    老约翰忽然又叫住了他,小约翰停下脚步,满带疑问的看着他。

    “多带几个木耙,那些木耙很多都旧了,不牢固。”

    老约翰补充道。

    待小约翰跑远了以后,老约翰转过头来,看着面前断成两截的木耙,捡起来,满脸痛心的自言自语着:“唉,这可是做成不久,用了才不到一年的东西啊。”

    惋惜之色,不言而喻。

    对于老约翰而言,每一把木耙子,都是家庭的财富,眼看着一把原本能用很久木耙就这么断掉,他岂能不心疼。

    “这个小约翰。”

    想到这个大儿子,老约翰心中罕有的生出了一丝不满。

    ……

    没有一会儿,小约翰喘着粗气,手里抱着一堆或旧或破损的木耙回到了耕地上。

    在他面前,老约翰照常劳作着,翻土、分壤,一丝不苟,井然有序,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耙、耙子,都在这里了。”

    小约翰把木耙丢在地上,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老约翰没有看他,依旧继续一下又一下的剥翻田地里的土壤,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

    小约翰也不敢多言,捡起一个旧木耙,就继续劳作起来,只是手上的劲道,明显轻了许多。

    为了节省食物,包括老约翰一家在内的很多艾丽尔村庄的农夫,都习惯于一天两餐,中午一餐,晚上一餐,所以,两人一直从正午劳作到渐渐太阳下山。

    “好了,回去吧。”

    看了看天,老约翰说道。

    “哦。”

    小约翰顺从的应了一声。

    两人扛着木耙,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凉风习习,倒是为他们稍微驱赶走了不少劳累和炎热。

    艾丽尔村庄虽然不大,但为了养活自己和缴纳种种物品税,这里的农夫却是拼了命的疯狂开垦农田,以至于,两人一路上所经之处,到处都是成片成片尚未栽秧的农田。

    往往每几十米,便会有一间木质狭小屋子。

    如果几乎就是由一堆长短不一的木材,加上大捆大捆的稻草,横七竖八的拼凑起来的建筑物也能算木屋的话。

    这些,都是领主的农奴居住的地方。

    这些人,或是先辈犯了罪,或是失去了土地,实在无力维持生计了,不得不自愿卖身为奴,总之,这是一群生活在艾丽尔村庄最底层的人。

    作为卖身为奴的代价,他们不得不拼了命的一年从头忙到尾,承受远比其他农夫更加严苛的劳役、吃着还远不如牲畜一样的吃食,不过,他们也是唯一一群不需要缴纳税收的人……

    因为包括他们自己在内,他们的一切都是属于领主的,又何需再去缴纳什么多余的赋税呢?

    此刻,就连约翰父子都已经要要归家时,那些农田里,还不时可以看见或是衣衫褴褛、勉强蔽体或是连衣物都没有,骨瘦如柴的农奴在田间苦苦劳作。

    面对这种情景,约翰父子却是早已习以为常,丝毫没有在意。

    这时,突然迎面走来几个人,领头的正是一名衣服整洁,胡子斑白的老者。

    与连乞丐都不如的农奴,还有衣服虽然还能蔽体,但多年不洗,以至于形同拖把布一样的老约翰父子相比,这名老者看起来简直整洁的不行。

    老约翰赶忙拉扯着小约翰,不顾梗土下方全是泥水,侧身避退到一旁,唯恐挡了对方的道。

    当那名老者走到老约翰身旁时,老约翰恭恭敬敬的弯腰致敬,口里称道:“皮格老爷。”

    被他称呼为皮格老爷的老者没有回应他,视若不闻,继续向前走,脸上眉关紧锁,忧心忡忡,好像有什么难处一样。

    不过,老约翰可不会管这些,等老者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后,他才抬起头来,一巴掌拍在还盯着村庄管事离去背影看的小约翰后脑勺上。

    他训斥道:“还不快走。”

    慌忙点头称是的小约翰紧跟着父亲前进。

    继续向村庄中心前进,房屋建筑开始变得密集起来,从往往几十米一栋木屋,到十几米间隔一栋木屋,木屋的形状,也逐渐从让人匪夷所思的毕加索抽象画,变成了还勉强可看的儿童铅笔画。

    而老约翰一家就居住在这片区域里。

    直接推开没有锁的木门,正在里面用大锅煮着什么的中年农妇转过头,露出一张因为过度操劳而显得衰老,开始布满皱纹的脸,她低声道:“你回来了。”

    “嗯。”

    简单的回应了一句,老约翰和小约翰将木耙堆放在了墙角。

    “卡洛呢?”

    “他睡着了。”

    农妇在一旁默默用长柄木勺搅拌着大锅里的食物,随口道。

    老约翰眼睛转动着,在漆黑一片的屋子里,他熟悉的找到了床铺的位置。

    只见几片木板拼成的床铺上,一个身材瘦弱,看起来七八岁的孩子昏沉沉的睡着。

    这是他的小儿子,卡洛,与继承了他名字的小约翰不同,作为他的幼子,按照农夫们的传统,老约翰用一个新的名字为他的小儿子取名。

    熟悉小孩子的人都知道,七八岁的孩子,虽然白天精力旺盛,可一旦到了夜晚,就很容易感到疲倦,在这个时候睡着了,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老约翰却不这么认为。

    他皱起眉头,开口道:“卡洛太懒了。”

    “他还很小……”

    农妇轻声辩解道。

    “已经不小了,七八岁了,是时候帮着在田里干点事了。”

    老约翰打断了他的话,他的话语当中带着些许的不满。

    农妇没有再开口了,在这个家里,遵循着原始而简单的地位划分:能者居上。

    作为家庭的卡洛应该干点什么了,那卡洛就该干点什么了。

    “家里的食物可养不起不能做事的人,明天,就让卡洛去地里学着开垦田地的事。”

    老约翰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疲惫,或许是真的老了,他今天的劳作,让他少有的感到了疲乏。

    农妇听出了他的疲惫,她开口道:“再一会儿就煮好了。”

    “好。”

    老约翰随即坐在自己的床榻上,静静等待着食物煮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野人凶猛》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