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吟语低喃 > 第一章
    “把你的身体和心都交付於我吧!我的小女孩!就算我不能让你得到他的心,也能帮你得到他的身体!”夜魂双手自我身後抱著我,冰冷的双唇触碰著我的耳垂并吐露出诱惑的言语。他的言语是那麽的低沈,甚至不敌那在一墙之隔的客厅里传来的令人春心荡漾的呻吟声。但那诱惑之语却令我犹如看见了生命的火光!

    “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今天就能履行你的承诺!”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并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够得到那自有记忆以来就持续的疯狂的爱恋!

    “怎麽!你就那麽迫不及待的希望被他玩弄你那yindang的身体吗?我的小淫娃!还是那被客厅里的那对淫男荡女勾起了淫欲?”夜魂的手撩起了我的裙子,隔著neiku抚摸者我的sichu。

    “嗯...求你了...!”我被他的举动撩拨的不能自己的呻吟出来。

    “求我?求我ganni?”夜魂的左手隔著衣服揉捏著我的乳房,右手的食指自neiku旁钻进了我的xiaoxue内。

    “啊...我受不了!...”我的身体刚刚在看到客厅里那刺激的zuoai时便已动了情,此时他的玩弄更令我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著!xiaoxue也反射性的收缩著。

    “你真是太yindang了!不过是插根手指你就拼命的吸我!那我待会用roubang搞你你不得吧我的jingye吸光?”夜魂一边在我耳边说著yingsui不堪的话语,一边疯狂的撕扯著彼此的衣物。

    “怎麽!你怕你不能满足我吗?”我转身用妖媚的眼神嘴角含笑的刺激著他以掩饰我的不安。虽然我的身体如此的渴望著他,但我心里却依旧狂热的爱著另一个人!

    “你这个小骚货!你就等著被我干烂,玩死吧!就算我玩不动你了,我也会叫别人来玩你!到时我就在旁边指挥那玩你的男人,叫他狠狠掐你的乳房,捅你的saoxue,让你不停的浪叫!”夜魂张开了双唇把我的左乳整个含住,舌尖拼命的挑逗著我的乳尖,手指也发狠似的放肆抽插。

    “啊...夜魂...哦...”我的身体因他的淫语与玩弄变得兴奋不已,因情欲而变得绯红的身体主动的扭摆摩擦著他,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吟吟...吟吟...你在家吗?!”门外的叫声让我立刻从情欲中清醒过来。

    “不要!云哥哥来了!”我双手推拒著他的胸膛并用哀求的眼神希望他停止对我的爱抚,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甚至开始用他那坚挺的roubang摩擦起我sichu的肉瓣来。

    “你现在真的能停下来?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啧啧!严重的欲求不满!而且你不觉得这种情况下玩起来更刺激!要是你的云哥哥真看到了你被我玩的欲仙欲死的骚样!没准立刻就称了你的心愿跟我一样被你诱惑的恨不得把你搞死在床上呢!”

    夜魂那轻藐的眼神令我恐惧起来!不行!我不能让云哥哥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一定会鄙视我的!我在云哥哥面前是那麽的清纯。“以後我都听你的!现在不行!求你了!”我低声哀求并许下承诺。他终於放开了我并开始整理自己。“夜魂!你怎麽在我妹的房间?”上帝保佑就在我们都穿戴整齐时云哥哥推开了我的房门。“谁叫你们发情也不看地点。在客厅叫的那麽销魂!我只有来你妹这里陪她看电视以守护她那“纯洁”的心灵不被你玷污罗!”夜魂在说纯洁时故意加重了语气让我的脸红的都有要冒烟的感觉。“吟吟!你今天不是要上课吗?怎麽回来了?还有那个...你应该没看见什麽吧?”云哥哥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後甚至带都祈求的味道。“今天学校有户外活动,我不想去就回家了。我回来时你没在!”我不想让云哥哥感到尴尬。赶紧找了个借口回答他。“嗯...我以後不会再让女人进我们家了!”看来我在云哥哥心中的乖乖牌形象塑造的很成功。云哥哥!不久你将不止是家里,我会让所有的女人都远离你的!你的身边只能有我一个人的存在!

    第一次见到云哥哥是在我10岁那年的夏天!那天的我一动不动的坐在一个像皇宫似的房子里。我在等我的妈妈,她说要我在这里乖乖的等她。她很快就会回来。可是我等了快好久好久都没看到她回来。我很怕!怕她会不要我!虽然我在家经常饿肚子。家里也经常会有些样子好凶的叔叔来家里问妈妈要钱,甚至妈妈有一次想把自己卖给那些叔叔说用来抵赌博欠的债!可我还是想回家。

    “少爷。您回来了!”有人来了!我闻声望去。似乎看见了一位正踏著霞光而来的少年仙子!那完美的令人不知如何形容的脸庞就此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望著他。

    “嗯。你就是林吟吧?”仙子走到我面前对我微微一笑。我便又开始对著他痴呆起来。真是致命的微笑啊!

    “小家夥怎麽了?害怕吗?以後你就要跟著云哥哥一起生活了!哥哥会对你很好的!”仙子轻抚著我的脸庞柔和的对我说著动听的话语。

    “好...”我的脸蛋开始微红。仙子哥哥说以後要在一起,还摸了我的脸蛋。这是真的吗?

    这确实是像梦境般的现实,家里除了一个叫秦嫂的做饭阿姨外只有我跟哥哥两个人。秦嫂除了吃饭会叫我外从来不会主动跟我讲话。而哥哥也许是怕我孤单想家,除了去上课外似乎所有的时间都和我呆在一起。带著我去买新衣服,买好吃的,早上帮我疏头发,送我去学校上课,接我放学,教我功课,陪我看电视,晚上哄我睡觉...我的所有时间,我的所有思想都已被被他占据。就连做梦都经常梦见他。我甚至从未想起过我的母亲,直到半年後的一天,我在学校上课时被她叫出去。她见到我之後显得异常的激动与欣喜。并不停的对我诉说著她对我的思念与不舍。最後她说要带我去她的新家看看。我被那从未感受过得母爱所感染。并跟随著她离开了学校。结果我被带到了一个偏僻且破旧的小屋後就被母亲锁在了其中的一间黑屋子里面。我听见外面妈妈在跟人讨价还价的声音,听见她要把我的第一次卖给别人,听见她要让我以後都出去出卖routi为她还债。我什麽都不怕!我只是好怕好怕我以後再也见不到云哥哥了!我歇斯底里的叫喊著,敲打著房门。哀求著妈妈能放我回去。哭喊著云哥哥来救我。可是没有人理我。世界仿佛都把我遗弃了。於是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第二天晚上我醒来时,依旧在那漆黑的小木屋内。外面下著狂风暴雨。小木屋莹破旧的关系有些摇摇欲坠。我忽然间看见了希望。我要逃出去!我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样逃离那梦魇似的小屋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寻找到回家的路!我只是不停的向著有云哥哥的地方跑去!直到晕倒在云哥哥的怀里。从此以後我开始和云哥哥一起上学,一起睡觉。甚至连我第一次来月经,云哥哥告诉我我是小女人了,要勇敢一点,我还是坚持著要和云哥哥在一起睡。其实我已经不再害怕。足够勇敢。可是我早已明白。我爱云哥哥。我要永远与他在一起!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生老病死!无论用尽任何代价!我心亦然!

    我16岁的时候云哥哥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并与她发生了关系。在发生关系的第二天,他们就分手了。因为我告诉云哥哥他女朋友说我是个坏女孩。她不喜欢我。

    半个月之後,云哥哥把秦嫂辞退掉了。因为我告诉云哥哥秦嫂骂我,说我是跟我妈一样的贱人。其实秦嫂没有说错。我也不是故意要害秦嫂离开。只是她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那麽她就必须得离开。

    “你怎麽在这里?”云哥哥与她女朋友分手半个月後居然又出现在我哥的卧室。这令我既担忧又厌恶。

    “我是来照顾你哥的!他身体不舒服!你是回来拿东西的吧?”她看见我後显得异常的紧张,双手後似乎拿著什麽东西。

    “你回去吧!我会照顾我哥的!还有,你手里拿著什麽?”我怀疑的往她身後看去。她却巧妙的绕过我并迅速的往门外走去。

    “你照顾好你哥,我先走了。他好像发高烧!”看著她似乎像落荒而逃的样子总令我觉得可疑。

    “云哥哥?你还好吗?”我跪在床边观察著他的脸色,好像是真的发烧了。脸色通红的,被子没盖不说还一个劲的想扯衣服。

    “给我...”云哥哥忽然间把我扯到床上并压到我身上来并开始撕扯起我的衣服来

    “云哥哥,你怎麽了?”我被云哥哥的举动弄啥了!他怎麽忽然间那麽疯狂的想要我,他确定吗?不会後悔?

    “怎麽了?你这个小贱人!你居然敢给我下药!看我今天不把你搞死!”我们的衣服已被他全部脱掉。他的手开始放肆的亵玩著我的双乳,揉捏著,挤压著,弹弄著。我明白了。肯定是那女人给哥哥下药了。而神志不清的哥哥把我当成了那个女人。我的心开始起来。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能够成为云哥哥的女人。

    “是吗?你打算怎麽把我搞死?”我的脸上绽开了淫邪的笑容。我亲爱的云哥哥。今天我们将属於彼此。让我们尽情的狂欢吧。

    “我要一边把我的roubang塞到你口里让你伺候我吐出津液。一边用手玩弄你的全身,特别是你的乳房和saoxue。让你拼命的求我chani!玩你,搞你。最後整晚都用roubang不停的抽插著你的yinxue,让它不停的流yinye。”天啊!云哥哥怎麽会说出这麽yindang的话来!我实在是震惊的不得了!而我的身体也应云哥哥的淫语而蠢蠢欲动。

    我想我应该先索取那令我梦寐以求的与云哥哥的初吻。“亲爱的,我要你吻我”。我用手指轻划过他的唇,并将他带至我的唇边。我是那麽的期待与云哥哥的缠绵。

    他响应了我的期望,开始想我的嘴唇发起猛烈的进攻。轻咬吸吮著我的唇,舌头也挑开我的牙齿肆意侵略挑逗著我的舌尖甚至口腔的每一处。生涩的我甚至都快有种窒息的感觉。可我却仍激狂的迎合著他。并希望他能更猛烈的掠夺我。

    此时的云哥哥一手撑在我的身边,一手揉捏著我的乳房,右腿插在我的双腿间摩擦著我那yinshui直流sichu。那硬邦邦的roubang也顺势紧压著我的大腿。

    “我...好难受...给我...”。我的大腿紧紧的夹著云哥哥的右腿。腰部也难耐的扭曲著。

    “你就那麽想要吗?都把我的腿当成roubang了?乖!求我!讲yindang的话求我。越yindang越能激起我ganni的兴致!”他用手强硬的掰开了我紧闭的双腿,用邪恶的眼神笑看著我。

    “求你了!我的xiaoxue流了好多yinshui!我好想要你的roubang进来”。我的外表如此斯文正经的云哥哥原来喜欢那种荡女淫娃是吗?那麽我就是云哥哥的小淫娃。

    “哦?是吗?让我来看看你著小淫娃究竟流了多少yinshui。自己把你的yinxue露出来给我看。”云邪笑著注视著我的sichu并命令著我。我依言害羞的缓缓的打开了我的双腿将sichu暴露在他眼前。

    “还真是湿的不得了啊!你看看就连你屁股下面的整片床单都被你弄湿了。而且xiaoxue还在拼命的收缩好挤出更多的yinye好让我进去吗?”云哥哥边说边亵玩起我的xiaoxue来。他的左手按压轻挑著我的小豆豆,而右手的食指开始缓慢的刺入xiaoxue。

    “啊...好舒服...我...给我...”云哥哥的举动让我好爽。我的眼神慢慢的开始迷离。我的嘴唇开始变得异常干燥。我的身体也如xiaoxue般轻颤起来。

    “亲爱的,你的身体真是太棒了!它是这麽的敏感!真想看看它在我手中绽放的模样”云哥哥感叹完後居然把头埋进了我的双腿间的sichu。

    天啊!我的心开始狂热的跳动著,似乎快要冲出我的身体。我的xiaoxue感受到了云哥哥的接触。他的唇在吸吮著我的xiaoxue。就如同与我的唇接吻般。

    “啊...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我想要把云哥哥从我的腿间推开,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刺激一定会让我得到gaochao。我不想把云哥哥弄脏。可云哥哥的紧紧的压制著我。那绚丽的兴奋感也令我的推拒显得那麽柔弱。

    “啊...云哥哥...”就在云哥哥把舌尖刺入我的yindao内的瞬间,我达到了gaochao。我用力推开了他的头然後抓住了他的手死死的按在我的xiaoxue上。一股热流自yindao内奔涌而出。我紧闭著双眼享受著著极致的快乐。

    “天啊!我的小淫娃!你gaochao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而且你还会chaochui!光是看你gaochao的样子我就要受不了了。乖!把我放在你yinxue上的手放开,你期待已久的roubang现在就给你!”云哥哥那热切如火的眼神让我那刚刚gaochao过的身体又重燃起猛烈的欲望之火。我乖乖的放开了他的手。他的roubang立即迫不及待的轻探起我的xiaoxue来。

    “哦...”在roubang与xiaoxue接触的瞬间我们同时发出了呻吟声。

    “亲爱的,快点进来!”我抬起了双手抱住了云哥哥,腰部也向他的方向迎合,只是希望能够让新的快乐尽快到来。

    “啊...!”尽管他的roubang只是稍稍探入部分,而我的也已有足够多aiye的润滑,但那过於紧致的无人探入过的xiaoxue还是有种被他的巨大贯穿撕裂的感觉。

    “好痛...”我抬起了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後紧紧的拥抱住了他。

    “先不要动!求你了!我会被你撕裂了的!”我明白疼痛是必须的。而且它喻示著我已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最爱。但身体的难以忍受的疼痛还是让我退却著。

    他没有答应我的请求。只是深深吻著我。然後趁我意乱情迷之时吧整根roubang完全插了进去。

    “乖!就痛一会,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再不搞你我会疯掉的。”此时的他就如同脱了缰的野马般完全没有理性可言,他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只是一味的摆动著他的腰肢挺进,抽出,再挺进。

    “哦...简直是太舒服了...”云哥哥满足的低喃著。他的每一次进入都那麽深入,那麽强烈,每一次都拉扯著那刺痛的嫩肉。我的xiaoxue被他撑到了最大。甚至都可以感受到那roubang上脉搏的跳动。云在抽插了一阵後开始温柔的爱抚我的全身。慢慢的。我发现疼痛不再那麽难忍了。熟悉的酥麻感开始渐渐强烈起来。

    “嗯...快点...”我开始不耐的催促起他来。我的身体在呐喊,希望可以得到更多。

    “这麽快就开始享受了!不愧是我的小淫娃!不过现在只是开始而已,你确定你待会能承受的了我?”云哥哥用炽热的眼神注视著我,那幽暗的眼里闪动著欲望的火焰。

    “哦...嗯...”我并不回答他,只是随著他的节奏摆动起我的腰肢。

    “你这小妖精。这可是那自找的。看我不狠狠的干死你!”云哥哥被我的反应刺激的兴奋不已。那本来就异常巨大的roubang似乎又微微的膨胀了些。他开始用手指用力的夹紧,拉扯著我的乳尖,roubang也近乎野蛮的进攻者我的xiaoxue。

    “好爽!云!再用力!用力把我搞坏掉!”我大声的尖叫著,呐喊著,身心都沈浸其中,以至於完全忘记家里还有秦嫂的存在。而此时房间的门也是半开半掩著的。

    云哥哥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狂野。我与云哥哥的第一个gaochao终於爆发而至,我的xiaoxue开始极度收缩并贪婪的吸引著云的roubang。我在瞬间犹如置身天堂。

    “啊...云哥哥...我爱你!让我死在你怀里...”我在极度兴奋的情况之时尽情的喊出了那压抑内心的爱语。

    “该死的,怎麽这麽爽,快被你夹死了。叫你勾引我,搞死你,干死你。你这个小淫娃,小骚妇,啊...我也快来了...”云的手忽然摸到了我的小豆豆,然後使劲的按压住它。

    “唔...不要...不要这样玩我,我受不了了!”强烈的身体冲击让我的眼泪顺著眼角流了下来。xiaoxue的收缩也更加猛烈。猛烈的甚至让云的roubang几乎无法动弹。

    “啊...我要射了...快,告诉我,你这骚货是不是要我射到你子宫里!嗯?快告诉我!”云用他那低哑的声音恶狠狠地逼问著。

    “是!我要,给我,无论是什麽都给我,只要是云哥哥的我统统都要。永不遗弃,誓不言悔!”我深情的抚摸著云哥哥的脸坚定的许下了我的承诺。尽管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尽管他只是纯粹的在享受我的routi。

    “啊...”云在剧烈的抽插了十多下後把那滚烫的jingye射入了我的体内。我的身体禁不住又微微颤抖了一阵後便虚脱的昏睡过去。再次醒来时已是凌晨。我睁大了双眼看著用手捂住了我口鼻的秦嫂。

    “不要说话!跟我到客厅来!”它压低著说话的声音,同时小心的观察著睡死在我身旁的云哥哥。我轻轻点了点头。她放开了手并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我镇定的穿好了衣服起身来到了客厅。秦嫂一看见我便开始指著我的鼻子歇斯底里般的怒骂起来。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你跟你妈简直是一个德行!不,你比你妈更可耻!你居然勾引你自己的亲生哥哥!你给我马上滚出这个家!永远都不要在出现!我从小看著云长大,不能眼睁睁的看著你这样把他给毁了!现在!马上给我滚!否则...”

    “否则就到警察局去告我?还是要把我的罪行公之於众?然後让他的人生从此在黑暗与流言蜚语中度过?我还可以告诉你!云他是被今天下午来家里的女人下了chunyao而变得神志不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麽!甚至醒来後可能会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你明白自己该怎麽做。我现在很累,想去睡觉。你也不想把云哥哥吵醒吧?谈话就此结束。我去睡了”。我没去看秦嫂的表情就转身离开了。

    “吟,我的小懒猪!都快九点了,你怎麽还不起床啊!今天又不想去上课了?真是的,这学期都不知道给你请过多少次假了。”第二天早上云哥哥照旧如往常般叫我起床。那无奈的语气里犹带著宠溺的味道。很好。看来昨晚的事他应该都忘记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得慢慢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如果让云哥哥知道了昨晚的事,那麽他一定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到时情况就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尽管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著自己,但对於云哥哥忘记了我们的初夜的事,我还是有些伤心。

    “怎麽了?干嘛用被子盖住头?可别把我的小笨蛋憋坏了!”云哥哥走到床边把我的被子拉了下来。我那通红的眼睛含泪的双眼和那一脸的湿迹立刻显现在他面前。

    “我的小宝贝怎麽了?怎麽哭成这样了?告诉云哥哥!是生病了还是被人欺负了?嗯?”云哥哥著急的问著我。

    “嗯...没有,没人欺负我!”我起身用手抹了抹眼泪,可紧接著新的眼泪又开始掉了下来。

    “我的宝贝肯定是被人欺负了吧?不要怕,快告诉云哥哥是谁。你这样云哥哥会心疼的。就算是美国总统欺负了我家宝贝,我也会像本拉登一样把他给搞的鸡犬不宁。”云哥哥手里拿著纸巾轻柔的擦拭著我脸上的泪水。诱哄著我说出欺负我的人。

    “云哥哥,我是不是也和我妈妈一样是个坏女人?”我低著头手里紧拽著被子轻轻的问。

    “我们家吟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了!而且将永远都是我的小公主。是谁居然敢这样说你?”云哥哥的声音压低了几分,那原本柔和的脸部线条也变得刚硬。我不语。依旧低著头。

    “是秦嫂吧?除了她,没人能跟你讲这种话。你说要哥怎麽办?哥替你撑腰!决不护著她。”云哥哥温柔的把我拥入怀中。用手轻轻抚摸著我的头.

    “ 哥,秦嫂她在我们家呆了这麽多年,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我,但她对你一直是尽心尽力的。昨晚是我们闹矛盾时我顶撞了她,她才说我和我妈一样  是个坏女人,甚至比我妈更贱,我昨天好伤心,哭了一晚上。”我用手环住了云哥哥的腰。眼泪浸湿了云哥哥的衬衫。欲迎还拒的控诉著秦嫂的过错。                “一晚上?你...你真是我的小祖宗!她昨晚肯定把你骂的很凶吧?你昨天就不会告诉我吗?。也都怪哥昨晚身体不舒服才让秦嫂这麽无法无天的欺负到了你头上。我待会就把秦嫂给辞退了。你也真是的。居然哭这麽久。看你哭瞎了怎麽办?”云哥哥抬起了我的脸怒视著我的眼睛生气的说道。

    “不会啦!云哥哥怎麽会让吟吟瞎掉呢?云哥哥最好了!”我开始摆出可爱讨好的表情向云哥哥撒娇以平息他的怒气。

    “你呀!就知道撒娇对付我,怎麽就搞不定别人呢?”云哥哥用手指轻推了下我的额头。笑脸又重回到他的脸上。我重新把头埋进他的怀中。右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有种光芒一闪而过。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顺利完成。只是著顺利似乎带著点诡异。我深吸了一口气。嗯。在云哥哥怀里这麽幸福的时刻怎麽能分身呢?一切不是都很完美吗?相信秦嫂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辞退金的。

    十七岁那年我央求云哥哥提前一年替我办理了毕业手续,并顺理成章的进入了云哥哥的公司当他的私人助理。上班前我就要求云哥哥不能向别人透露我们的关系。云哥哥自豪的说我家吟吟一点都不知道显摆。比起那些千金大小姐来不知道强多少倍。关於那位千金大小姐我知道她已在公司呆了近半个月了。只因在电视上看到了云哥哥的专访,又刚好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云哥哥一面,就占著自己是云哥哥公司大客户女儿的关系,硬是跑到云的办公室来当秘书。云哥哥对她的行为很是反感。因为她在公司总是趾高气扬的,所以听说公司的人也不喜欢她。而我提前毕业也有部分是因为她的原因。

    十七岁就大学毕业在外人看来似乎是只有天才才能干的事情。其实无论是谁只要被云哥哥悉心教导都能成为天才。为了学好英语。家里摆了一大堆的英语原文电影、一有空闲时间就带我去英美旅行、在秦嫂因老家有事而请假回家的那段时间请了位美国的佣人、更有甚者让我采访美国当红偶像明星an。为了学好数学,带我去打台球之类的游戏时跟我演示他是怎样用数学原理把我打败的、在市区给我收购了间时装店,把店里所有跟数字有关联的东西都交给我去打理、带我去建筑公司看他们是怎样运用自己的知识理论在一片平地上矗立起一座高楼大厦的。我曾在an的采访中因对英语的误解而出过大糗、曾在经营时装店时,因漏算成本而让一家原本一直赚大钱的店出现了负盈利。曾在建筑公司把人家辛苦手绘好的建筑图纸给毁了。云哥哥每次都笑著摇摇头,然後给我去收拾烂摊子。

    今天是第一天去云公司上班的日子.昨晚因为看韩国偶像剧看到一点多.所以今天早上一直起不来.云哥哥看我这样只好先去上班了.早上九点半点锺.我终於站在了公司电梯里.电梯里人都计满了.而且身後有一个很猥锁的男人居然在用手摩擦我的屁股.於是在八楼到达时承著有人要进电梯的关系狠狠的才了那人一脚说了声对不起便快速溜出了电梯.我记的附近有一个总经理专用电梯.今天就乘著它上去吧.
    《吟语低喃》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net